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夫人威武,将军求饶快夫人威武,将军求饶快听风听雨眠|古言前生,顾谨看着宁若从城墙一跃而下,可是她还在对他笑,一如既往:"哥哥,我没事。"他能看懂她的唇型,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那日,大昭灭,大昭皇后宁若殉国,大昭景帝生死不明。他抱着她冰冷的尸体,哭得肝肠寸断。 那日炎国将军,前大昭丞相养子顾谨叛国,屠城。大昭都城__金陵血流成河。 顾谨对宁若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阿宁,天下人负了你,我便覆了这天下。现在哥哥来陪你,下辈子你喜欢我好不好。" 重生归来的顾谨,从小就开始养妻子,宠妻子。 金陵城的人都知道,顾谨小将军是妹控。谁要接近宁小姐,谁就滚蛋;谁要娶宁小姐,先过了宁将军这一关。 于是乎,宁小姐的婚事,成了丞相夫妇的一大心病。 丞相夫人:"你说,这金陵的人是瞎了吗?为什么,我宁宁如此优秀,竟然还找不到夫家?" "是啊。"丞相也无奈。 这时,顾小将军收网了。 "父亲,母亲。儿子也喜欢阿宁。"顾小将军出手了。 丞相夫妇,乐见其成,当天便敲定了二人婚事。 大婚当日,顾小将军十里红妆,将心心念念的小姑娘娶进了门。 婚后。 "将军,夫人..." 属下的话还没说完,顾谨急了。 "谁又欺负阿宁了?" 下属翻了个白眼,有您罩着,谁敢动夫人?不过还是把话说完了。 "夫人,去...去了青楼。" 果然顾小将军拍案而起。 "去,把青楼给我抄喽。敢勾引我家阿宁。"然后夺门而出,直奔"醉仙楼"。 夜晚,宁若,是被自家亲亲的夫君抗回家的。 "阿宁,胆子肥了,敢逛青楼。看来是夫君没满足你。过来,过来,,夫君好好伺候你。"顾谨勾勾手指,脸上带着淡笑。 宁若吓得抱紧了小被子。"谁把宠我的哥哥还给我?" 当晚,宁若被顾谨在床上狠狠收拾了一顿。最关键的是这家伙还逼着她叫"哥哥"。 从宁若的哥哥,变成宁若的丈夫,顾谨花了几十年,但是,他将用一辈子去宠,去爱宁若。 宁若看着哥哥一夜之间成了丈夫,懵懵懂懂的,认为哥哥和丈夫没区别。 但是久了,区别就大了。每天起来腰酸背痛,动不动就在床上交流。 后来的后来,宁若和顾谨都懂得了。原来最好的我们,不是暗恋,而是我爱你的时候刚好你也喜欢我。
  • 十里红妆:倾城世子妃十里红妆:倾城世子妃盲色微凉|古言一场梦,她坚持要去那陌生的异世界,这一切究竟又是福是祸。梦里的他真的就如同那璀璨星空明亮照耀着她的心吗?十年期,十年梦。换一场不变的期许。
  • 君契之殇君契之殇莫南心|古言她在一次意外中偶遇南城城主。她以血为祭,与君立下契约。执子之手,生死与共……无情的辜负,血契終成囚牢。
  • 草包王爷的逆袭之路草包王爷的逆袭之路浅浅陌离|古言她是西晋王朝最年轻有为的大将军王,却遭人暗算,从人人敬佩的大将军王变成胆小如鼠的草包王爷,呵呵,草包,她斗嫡姐,抢皇位,算不算胆小?当母皇面调戏自己的父君,算不算胆小?她狂妄自大却遭各路美男的追捧。看草包王爷如何在逆袭之路收复各路美男?
  • 重生之重生有毒重生之重生有毒啊点点|古言她,不过就是一个农家女,上有哥哥,下有弟弟,在家不受宠,胆小如鼠,却被绝美王爷看中,进了王爷府当了王妃........
  • 一本菜谱闯天下一本菜谱闯天下没钱没药|古言一朝穿越,脑子里多了个APP菜谱,苏芽儿磨刀,从零做起神马的,小意思喽~
  • 贵妃请自重贵妃请自重路九公子|古言【苏爽,甜宠,虐渣】 陆子虞:前世的酒吧女,今生的国公府千金,早知晓家族命途坎坷,拜了花楼里的娘子为师,专门学尽了狐媚子功夫。这一世看她如何翻云覆雨,让家族重回巅峰。 众人称:听说京城九皇子是个清冷禁欲的人! 某妖孽:是么?他要是不对我动手动脚,我还真看不出来。 众人称:听说陆家四娘子是个乡下来的草包!! 某妖孽:不好意思,本小姐除了掏粪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众人称:听说暮沧斋里的东西贵着呢,想必陆家四娘一个子儿都买不起!!! 某妖孽:让诸位见笑了,暮沧斋是我的私有财产。 众人称:...大佬您厉害 这是一个女人,处心积虑勾搭一个男人的故事,亦是一个男人,娇宠疼爱一个女人一生的故事。
  • 战国谋:商定江山战国谋:商定江山光素|古言四国分久必合,天下战乱忽起,谁才会是真正的最后赢家?她,一介奸商,生意开到了四国各地,本与世无争,只想成为这个大陆上最富有的人,可却因为身上的责任和身份,不得不加入战争。他,本是一个休闲王爷,为了护她一世周全,争夺权势,只为有更强大的力量。五百年前的四国之间的恩恩怨怨,四国鼎立的源头到底是什么?“陌源,愿从此你我二人天各一方不再相见。”“柠云,没有了你的天下,我夺来,还有何用?”……[爽文,读者群:328395781]
  • 短篇小说:因为遗憾所以唯美短篇小说:因为遗憾所以唯美violet凉薄|古言有些人,尽管曾为他执着的等待了多年,最后还是没选择与之白首。有些人,尽管曾为他不惧流言的追求着,最后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有些人,尽管曾为他从开朗到冷漠,从乐观到悲凉,最后还是断然放手。有些人,尽管曾为他一次次卑微自己,不管曾经做过任何,但…那只是曾经……不会有人无底线的为谁停在原地等……不愿放手只是伤得不够深……
  • 冥王的腹黑王妃冥王的腹黑王妃盛夏的流星|古言“你想干嘛啊?”某女谨慎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娘子,为夫要……”“滚!”某女扶着腰气急败坏的吼道。妈的,还想要。“娘子,为夫只是想说要上朝去了。莫非,娘子你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