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闪婚成爱:冰山首席手到擒来

作者:邢嘉仪
人气(201)评论(0)字数(109万)评分(0)收藏(0)完结

男友劈腿,她伤心不已。女友出国,他黯然神伤。两个失恋失神的人碰在一起,像是命运小插曲中的恶作剧,一面之缘,赶了个新潮来了个闪婚。他为了维护心爱之人在父母心中的完美形象,不惜利用她,让她一直背负着小三的骂名。她为了忘掉旧情,答应他结婚的提议。两人婚后相敬如冰,误会不断,前男友成了自己表妹夫,她不仅要笑着祝福,还要装得若无其事。他心爱之人提前回国,而他已经习惯有她的存在,当三人同时在机场出现,他才知道她口口声声的好姐姐竟是他心心念念的女人……明白一切后,她默默退出,却不知爱情的种子早已根深蒂固,谁也离不开谁了。

最新章节

第233章(2019-09-24 10:28:14)

同类热门
  • 腹黑萌宝,爹地再爱我妈咪一次腹黑萌宝,爹地再爱我妈咪一次唯爱鸿|现代言情曾经,他与她一见钟情,一夜乱情,却让两人分道扬镳!再次相遇,他对她步步紧追,可是命运却没有让两个人现在在一起。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梦泽,你晚上回来吗?”“蓝欣儿!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这样叫我!我觉得恶心!如果你受不了,马上带着你的儿子滚出我的世界!”
  • 隰有荷华隰有荷华远树含烟|现代言情一切只因止澜山中的相遇,他说,“你叫荷华。山有扶苏,隰有荷华。那本公子就叫扶苏吧。”一朝惊变,一纸诏书。她成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宸王的正王妃。一个名字,三个身份。一个是体贴风趣的八闲王,一个是温润如玉的三哥,一个是机智锋锐的南繁太子焉,到底谁才是当初那个‘扶苏公子’?一步踏错步步错,那时她才知道自己有多离谱。到最后他说,“我只是希望,你爱上的不是扶苏这个名字,而是我这个人。”
  • 总裁家的俏媳妇总裁家的俏媳妇孔孔|现代言情堂堂诗家大小姐,现在落得个扫地出门的下场,在街上游荡,意外救得一美男。为了复仇而想要放弃爱情的她,却又意外的得到萌宝小诗子。小诗子:“妈咪,爸爸想帮我改名耶。。”“那就改了啊。”“人家不要叫小孙子了啦。”囧。。。
  • 小河淌水小河淌水高原|现代言情这是真人真事,为纪念曾经爱和被爱的人,献给我活着的和已经逝去的亲人
  • 家有小怪兽家有小怪兽妲嬉娃娃|现代言情这个世界上总是一物降一物,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于是,当徐亦欢这个为非作歹、无法无天的小怪兽,遇上许大官人那一刻,也只有俯首称臣的料……即将开始的就是塘西街上最萌最忠犬的不良少女和柔弱贵公子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敬请期待~~(注:本文不长请放心跳坑,如果您能喜欢,这将是我的荣幸~O(∩_∩)O~)
  • 骗婚:恶少很无赖骗婚:恶少很无赖凝玉雪儿|现代言情一次卧底任务中,为救小空姐性命,不得不采取过激的手段。谁知,再次见面她当众给他一记过肩摔,还要抓他去警局。在得知他身份后又暗地里开溜装不认识。好,她敢装失忆,他就为她长长记性,非要要把她娶进门好好调教!
  • 双面公主的绝美爱恋双面公主的绝美爱恋baby妖泪|现代言情“你,是愿意相信她们?还是相信我?”一向冷酷高傲的她,第一次这样低声下气,带着一丝祈求的语气朝他说道。而他,沉默了,他犹豫了……她自嘲一笑,他明明说过他爱她的!可是,一直幻想着的这一切的仅有的温存,却被这一场情敌之间的戏给打破了。她笑了,再一次笑了,笑的那么无奈,“从今以后,我们就形同陌路吧……”话语末了,她犹如逃离似的离开了这个令人心痛的十字路口,害怕被他看到自己流泪,还未正式开始的爱,就已经轰轰烈烈的结束了!这场毫无预兆的倾盆大雨,是不是就是最好的见证呢?当她被血再次唤醒的时候,她变了,变的嗜血残酷了,当他们再次相遇的时候,一句‘别来无恙’。冷酷的复仇女王,又该何去何从呢?
  • 誓不为妻:冷面boss的新欢誓不为妻:冷面boss的新欢猪好美|现代言情25岁的我之所以被人称作小白,是因为我白痴到丈夫和保姆在眼皮底下偷欢都不知道。结婚三年后,父母车祸双亡,丈夫继承财产,公婆来袭之前竟然查出不孕,无奈听取丈夫意见领养个小孩。如果说不是忘记喝下保姆送来的那杯牛奶,也不会发现丈夫竟然和保姆在浴室里偷情,更意想不到的事,自己的婚姻一开始就是个局。在一哭二闹三上吊后,用情至深的我都留不住渣男的心,无奈最后选择与小三同归于尽,结果却被渣男丈夫一家亲手送进了精神病院。45岁的许霆均之所以被称作冷面,是因为青梅竹马的恋人在为他生下一儿一女后,竟然为了一个外国人选择抛夫弃女。如果说不是那次游泳,也不会被一个自寻短见的疯女人给砸个正着。从此他的生活就乱套了……
  • 夏末她走了夏末她走了夜郎小子|现代言情我们没有过完那个夏天天国的列车就把她带走了,分隔以后,我把自己活成了她的全部。叶丽雅,你在那边还过得好吗?
  • 一遇成劫一遇成劫冰月|现代言情两个女人,一个是黑色单翼恶魔,一个是笑面杀手;相似的断眉伤痕,若隐若现的记忆串联……两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两个男人,一个是背叛父亲和胞弟的黑道罗刹,一个是善良的普通大学生。相互影响的思绪,他们又是对方的谁?为何背叛?谁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