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天才宝宝:妈咪有令,爹地请自重

作者:落尘携殇
人气(4)评论(0)字数(141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海晏初遇,她和他阴差阳错抵死缠绵。再遇,她成为这个腹黑傲娇总裁的心理咨询师。当一个天才宝宝遇上一个全能深沉爹地,宝宝说了:“妈咪有令,爹地请自重!”海晏初遇,她和他阴差阳错抵死缠绵。机场再遇,她带着天才宝宝双贱合璧,骄傲的送了他一张名片。再次相遇,他摇身一变变成了她的首席总裁,她却和天才儿子‘珠胎暗结’,成为了他的网络知己。当一个心理咨询师遇上一个腹黑傲娇总裁。

同类热门
  • 始终如一始终如一晨曦一懒猫|现言厉始再次见到钟如一是在大学礼堂里,此时的他是大三的学生会会长,是主持这场新生晚会的主持人,钟如一是新生代表。厉始站在舞台的一侧,看着那个侃侃而谈的女孩,她的形象瞬间就和自己脑海中的那个小女孩贴合在一起。站在舞台一侧的厉始嘴角微扬,你回来了,我的女孩。对于钟如一来说,厉始这个学校的风云人物更像是一个麻烦精。传说厉始为人绅士,又不喜欢女人这种生物。传说厉始能力非凡,但最使人注意的就是非凡的长相。传说厉始.......但是钟如一只看到了摘掉眼镜的厉始那双勾人的凤眼,和粘人的性格。
  • 重生八零之华彩人生重生八零之华彩人生我家有宝|现言前世她忘却了他,嫁人生子,后弃生离世,竟想起了那个狠心的男人! 得机缘重生,今世她不要再有遗憾,愿亲人和睦,共创辉煌! 那个军哥哥,你给我站住!你今生我要跟着你,哪怕再次面对生死!我也绝不放手!……文案无能,原谅宝妈吧(?????)
  • 他掌心的那颗糖他掌心的那颗糖童漫漫|现言【甜宠文】 软绵绵小少女VS霸道温柔大叔 雨夜里的第一次相见,他把她捡回家收养,自此多了个小姑娘叫他“二哥”。 那个众人眼中杀伐决断的男人视她为生命全部,把她捧在掌心,放在心头。 他教她自信,给她宠爱,送她上学,陪她成长。 对她有求必应,却只自私得一次又一次掐断了她的桃花。 他的肋骨只有一根不能碰,就是他的小姑娘。 她是他的此生挚爱兼白月光。 【1V1双洁,女主柔软温柔】 剧场:顾总捡了个小可爱。 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有求必应已是常态。 “喜欢这里吗? “喜欢。” “那就买下这条街。” ?“不用了吧,喜欢不一定非要买啊。” ?“既然喜欢,为何不拥有。” ?他止住笑意,声音掺了丝夜晚的凉薄,眼底暗沉。 如果上天允许,他会从她十八岁一直宠她到老。 这样,她下辈子就会记得他的好。 不会再如今生一样,晚了十年才来到他身边。 “任何人休想觊觎我的小姑娘。” “任何人?”她清澈的双眸望着他,“包括您吗?” 他步步逼近:“你说呢” 她勾住他的脖子:“做腻了您的小姑娘,想做您的顾太太。”
  • 白雾天堂白雾天堂Anchor|现言你挥手一别的各个角落,我流连许多时光。(首次推出长篇自白文。)
  • 食神大美娘食神大美娘花样食神|现言一家华夏小店,一位美女厨师,一张看上去让人目瞪口呆的价目单,一道道让人流连忘返的极品美食…………
  • 甜文一爱江山更爱美人甜文一爱江山更爱美人计小阡|现言圆是由点动成线,绕了一圈,原点与最后的点相接,构成了一个圆。爱情亦是如此,无论起点和过程在哪,还是有多远,最终回到原点。
  • 我工作那点事儿我工作那点事儿西湖万柳|现言大学毕业的外地女孩李婧,在税务基层工作几年,通过自己努力,考取注册会计师和律师证书。 跳槽至事务所,工作数年。 最终自己成立自己的事务所,实现了自我的故事。
  • 伪醺伪醺壹98叁|现言深圳版---情定大饭店 通过3个女主故事,勾勒出深圳过去19年的变化和女主成长经历,缘来缘去,财进财散
  • 爱情秘籍:男神变老公爱情秘籍:男神变老公月风凝|现言因为她公司的事情,她觉得他在无形之中挑衅了她,所以她不甘心,去找了,但却没有想到这次竟意外失身与他,what???两人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就这么的睡了??在冷风清的公司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女生不能穿裙子,孟雨婷一直不明白。直到两人在一起很久了,孟雨婷才看着冷风清问道:“为什么在你公司女生不能穿裙子?”冷风清听到孟雨婷的话,沉默许久,雨婷看到冷风清这个样子怒了。第二天,雨婷就穿了一个性感裙子去了公司,给公司的男同事们带来了福利。但郁闷的是孟雨婷那天晚上回到家里就被狠狠压在床上教训了,以至于雨婷说再也不敢在公司穿裙子了。
  • 冷情总裁的契约甜宠冷情总裁的契约甜宠薄荷浅浅|现言为筹集奶奶的医疗费,她去夜总会兼职,却不想惹来恶魔的纠缠。他是赫赫有名的商界天才,果断冷酷,手段残酷。对她霸道掠夺、囚身囚心、肆意玩弄羞辱。她只是替身,正主的回归,她默然离开。五年后,她成为有名的广告设计师,因公司和冷氏合作,被迫带着儿子回国,倾国倾城,冷艳高贵。“女人,你引起了我的兴趣,就没有权利离开。”“冷傲尘,你怎么能这么卑鄙、无耻、下流……”“我无耻下流?那你为了钱爬上我的床岂不更下流,更无耻。”“大叔,长的象不一定是父子,我们的内在完全不同,肯定不会是父子关系。”“内在不同?”“对呀!妈咪说一我绝不做二,可按大叔你的基因分析,应该只会生个叛逆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