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重生之玩转爱情作者:长不高的短短
人气(2)评论(0)字数(0.38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前一世的苏斯诺为了那个男人呕心沥血却最终被狠狠背叛,老天既然让我重活一次,那就看我如何勇逗渣男,大打小三,获得自己的爱情的下一春。

最新章节

第3章 黔家大小姐的Party(2019-10-02 15:52:55)

同类热门
  • 豪门钟情今生不见豪门钟情今生不见红豆粉|现言推荐新文【重生千金很腹黑】。她曾经写下绝书,今生不见,下世不续以为从此陌路再见,他恨她入骨髓,抢她儿子,虐她如草芥,只为当初的抛弃。儿子被夺,她一无所有,痛彻心扉。当她的血染红了整个浴缸,她却隐隐听见他说“谷忆柔,你敢死,我就将你的尸体拿去喂狗”好狠的男人,连死都让她死无全尸。【红豆粉书评群已建,492515399,欢迎加入。】
  • 晚安,小青梅晚安,小青梅墨羽凌|现言她为他的青梅,他为她的竹马,二十多年的感情,转化成爱...片段1:“老婆大人,我可以上床吗?”“想都别想了!”“好吧,老婆大人我饿了。”“你随便吃点什么吧!”“好啊!老婆大人,我就吃你了!”说罢扑身而上,“啊!!!”片段2:“爸爸,妈妈今天来亲戚了,让我告诉你,你不用进去了,对了,我陪妈妈就行了!”门被关上了,某夜无语...(宠文,放心入坑。)读者群536011447
  • 冷漠情人:总裁的租约(全本)冷漠情人:总裁的租约(全本)水沁檬檬|现言【注:评论区有番外】七年前,他租她做女伴;而如今,他租她做床伴。“你的妻子无法满足你吗?还花这种钱?”“食物太单一,对身体不好。”他邪魅地笑道,“再说,我很怀恋你的味道……”租给他可以,但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妈咪,我们要看爹地的照片!”“不是看过了吗?”她躲在厕所里小小声打电话。“那都多少年了啊?我们要现在照的!还要妈咪照的!妈咪照的肯定跟别人照的不一样啦!嗯嘛~妈咪~人家要嘛~”她抖了抖鸡皮疙瘩:“好啦好啦……别发嗲了!”“偶也!”欢呼声,“那……妈咪,有木有裸照呢?”“……裸裸裸——”“妈、咪!好东西要大家分享哦,爹地健硕的身材不能你一个人享用!”“……”.宝宝片段一——“爹地!”半路,被俩小孩拦截。他脸黑,问身后众员工:“这谁的?来认领。”“哇塞,爹地真人比照片好看耶!”小孩望着他。另一个掏出他一张熟睡的半身裸照:“可是照片比较乖,不会发脾气……”他一把抢过来,爆发:“殷北晴!我要告你欺诈、盗窃、侵犯肖像权!”.宝宝片段二——早上,还在熟睡中。两小孩嘀嘀咕咕——“哇塞,爸爸的小弟弟比我的大好多!”“真的耶!为什么硬硬的?你的都软软的……咦?还会动耶!”“我摸摸……哇塞!还会变大!”“不知道折一折会怎样呢?”某男突然狂暴跳起:“殷北晴!我要杀了你!你怎么教孩子的?!”
  • 凉心生我心凉心生我心肉肉花椰菜|现言这就是个冷了情凉了心的姑娘相亲内心逗逼的暖男,闪婚后重新被带入歧途的故事。“现在去领证?”梁辛“。。。。。。”周俊笙“行,我们就走,不行,我离开”梁辛“。。。。。。”周俊笙
  • 奉婚而至之我的兵我的妻奉婚而至之我的兵我的妻伊欣w|现言小虐怡情,大虐养性。小甜润心,大甜不腻~ 她,一个初来乍到的小兵,只为证明自己,进入军队
  • 拽丫头遇上总裁哥哥拽丫头遇上总裁哥哥颜语梦|现言她与他人前是兄妹关系,殊不知他们在家中却是情侣关系。片段一:“谈逸泽我要包包、戒指、项链、化妆品......还有男人!”“嗯,其它行,唯独那个男人不行。你只能是我的!”“那如果那个男人是你嘞!”“那勉强考虑一下,我也不能随便被你吃豆腐吧!那我谈少的颜面何在呢!"片段二:就在谈少要把沫依压在墙上时,他们的爸妈破门而入时非常开心:”你看,老头子,我说她俩能在一起吧!你还不信,孩子们,我们去旅游了,你们继续,给我生个孙子!“谈氏兄妹一脸蒙逼的看着对方,她俩不是兄妹吗?妈妈竟然还能笑得出来!“当你尝过每一次掉泪身边都没有陪伴与安慰的滋味,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有一种人她的表情永远都是微笑的。”这是沫依说的。
  • 友谊天长地久,友谊天长地久,rfsefg|现言主角鹿勋和花雪是从小的青梅竹马,却因为一个男人,两人之间发生了许多破坏感情的故事。。。。
  • 无关风月有关你无关风月有关你夏凉笙|现言为了钱,我舍弃初恋,嫁入豪门,我原本以为生活就是这样了,我曲意逢迎,游走在豪门利益之间,突然有一天我的植物人丈夫醒了……
  • 霸总逼我谈恋爱霸总逼我谈恋爱初六儿|现言一直以来。 乔兮最满意的就是自己的肤白貌美大长腿。 再醒来时,她却成了个三无软萌小萝莉? 却没想到招惹上的男人会是这么厉害! 从此以后,身为颜狗的她再也不敢乱犯花痴。 不仅如此,他还买一赠一,送了个儿子来监督她! 只是…… 她怎么不知道她啥时候生了个四岁的儿子?!
  • 替嫁萌妻替嫁萌妻蘑菇|现言姐姐的叛逆离家,让她成为了豪门联姻的牺牲品!而他娶妻,只不过是为了完成爷爷的遗愿,娶进门的是谁都不重要。而一次意外让他明白,他的小哑妻,一点儿也不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