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王爷,王妃太妖孽作者:海风压衾
人气(1)评论(0)字数(0.6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穿越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父亲不疼,继母看她不顺眼,妹妹想置她于死地,遇到各种带莲花,心机表然而辛好有他,让她在这人世间感觉到了温暖欢迎入坑

最新章节

第5章 肖氏借题发作1(2019-10-01 20:45:59)

同类热门
  • 腹黑郡主讨人爱腹黑郡主讨人爱莫知我悲|古言云兮,年纪轻轻便成为南凤赫赫有名的女将军,十三岁的时候便已经从了军,受万人敬仰,一心为了心爱之人,守护江山。 当初爱上了卑微的皇子,不惜为他戎马征战十年,娶她为后什么的都皆为妄言,将他送上了皇位,而他却给予她一个支离破碎的梦。 大婚当夜甜言蜜语相待,次日以谋逆之名将其押入天牢,毁她筋脉如同废人,放纵泼妇叫嚣毁她容颜。 终究上天对她不薄,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遇,什么命有凶劫,逢劫必毙,她这次偏要逆天改命,书写她自己的人生! 我欲成王何人敢拦?我欲逆天何人能阻? “云兮,你太强势了,这可不好。”公子华一脸忧心,似乎很是头疼。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大婚当日不也要爬上我的床?”云兮一脸傲气的看着他
  • 绝色炼器师:纨绔大小姐绝色炼器师:纨绔大小姐六年青春|古言她是26世纪的金牌杀手,一天穿越到了一个玄幻的大陆,她成为了将军府的独生女,京城第一色女——跋扈大小姐。废物?小爷让你看看什么叫神级天才!丑陋?小爷会亲“手”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易容丹!好色?你就是嫉妒小爷周围有美男环绕!白莲花,绿茶婊统统都滚蛋!看她天才神力恶作剧耍人!冰山、中央空调统统不要!小爷我只钟情于萌宠!可是为什么这个冰山总是对她痴缠不清?呵呵……那小爷就勉强收了你吧!
  • 凤起千寻凤起千寻叶尔|古言一朝凤女被害,重生为害人侄女,她为报仇受尽艰苦最终一屈雪恨,获得爱情。
  • 今生许你百里红妆今生许你百里红妆程冉七|古言她,是宸王最爱的女子,当家族被灭,她失踪后… 传说,宸王从一个活泼的开朗王爷变成了冷面王爷 传说,宸王一夜白头,却与精致妖孽的脸毫无违和感, 传说,三年后的宸王突然性情大变,又变回了三年前爱笑的王爷,笑颜只为新王妃开。 传说,新王妃的尊容竟与前云丞相家嫡小姐云挽歌长得一般无二 传说,新王妃与宸王一样,杀人不眨眼,一个眼神就可以要了你的命。 后来,烛光下,一对璧人斜躺在床上,一个清和的女声响起“宸,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因为你是挽儿啊!”“那为何下那么多的聘礼?”因为在你失踪时,我就承诺过,今生我定当许你百里红妆…
  • 穿越时空:贵妃扭转乾坤穿越时空:贵妃扭转乾坤白鼠i|古言因为一面神奇的镜子,尹茉竟穿越时空来到了古代,成为了太子的嫔妃,一直不起眼的她性格大变,成功引起了太子的注意..不过当尹茉发现太子和穿越前遇到的渣男生的一副皮囊时,她便一心想踹了他,另寻他处...
  • 假公子重生记假公子重生记浮世孤狼|古言九天仙女下凡,天上星君挡路,且看一介凡人秦玥如何玩转于各色美男美女中,将“扮猪吃虎”大业进展到底!注:感情估计会很纠结
  • 一品女爵:瘫王爷宠上天一品女爵:瘫王爷宠上天王谣歌|古言一抹甘甜的龙涎香味道,手掌传来温热的体温和有力的心跳,她赫然发现自己扑在一名男子的怀里!大齐国独享尊荣的一品女爵,却因家族没落遁世而自小被禁足,不准踏出府门半步。直到十五岁及笄那年偷溜出去,在京城大街上险遇紫眼妖男,由此她的命运发生了巨变!堂堂女爵寄人篱下一味隐忍苟活,任人践踏欺辱,尤避不开居心叵测之人的算计。她被迫与瘫子王爷定下‘卖身三年’的契约,结成同盟。约满‘合离’之时,他将她紧拥入怀:“待我拱手河山讨妳欢,本王可有幸与妳生生世世海枯石烂!”
  • 涵涟往事涵涟往事泓渊钰|古言穿越至古代的穆卿函很莫名其妙的当上了备受宠!爱!的王爷......
  • 穿越之农家绣女穿越之农家绣女落梦棠|古言世人都知道,翊王殿下是个妻管严,翊王妃说东他不敢往西。 在翊王殿下的眼里,王妃娘娘说什么都是对的,就算是错的,那也是对的。 偏偏,这么完美的翊王殿下,他的翊王妃却是个瑕疵品。 因为在嫁给翊王殿下之前,翊王妃是个寡妇,据说还是个被丈夫抛弃的寡妇。 对此,翊王殿下很有意见,委屈巴巴道:“娘子,他们说我是妻管严?” 坐在绣架前刺绣的翊王妃头也没抬道:“难道你不是吗?” 翊王殿下连连点头,“是是是,娘子说的都对。” 那模样,狗腿的不得了。
  • 鬼瞳阎帝鬼瞳阎帝孤夜影|古言“王爷,王妃出去找闺蜜了。”“哦?是么,终于肯和女人在一起学点温柔的了。”“王,王爷。”“嗯?”“王王王,王妃,来来,来,来了。”“嗯?你结巴了?等等,王妃来了?”“嗯哼~”清丽妖娆的声音传来。某帅锅感觉背后凉飕飕,面前黑乎乎。(夜:那是王妃威武雄壮的影子。。好像有点不太对呐。)“痕~你怎么在我背后说坏话呢~这是乖呐~”“额。。。羽,您,您误会了。。”“是么。。”屋内“啊~~~~~~~!”侍卫在屋外默默擦汗。“娘呀,吓死我了。王妃的方法真奏效,果然对王爷得用暴力啊。”(夜:你究竟是哪边的?侍卫:当然是王妃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