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弃妃重生之毒女神医

作者:风挽琴
人气(91906)评论(0)字数(194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王府弃妃重生成落魄家族的失宠庶女,一卷报仇雪恨、硝烟弥漫的画卷,从此慢慢铺开。手掌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灵泉,花映初一手做神医,一手做毒女,救所有该救之人,杀一切该杀之人!从落魄小户到高门大宅,从深宅主妇到祸水权臣,她步步为营,冷心断情,只求尘埃落定之后,一处安身立命之地。以为挑中一个可靠的相公,可以做相敬如冰的协议夫妻,没料到他外表面瘫冷淡,内里却细致温柔,不动声色间,将她的心悄悄拿下。当烽烟四起,国仇家恨横亘其间,一份单薄的爱情,能否经得住战火的焚烧?当天下已定,权势荣华唾手可得,两颗饱经风霜的心,还能否坚守最初的心动?【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最新章节

第763章 长锦,我们回家(2019-10-01 13:53:37)

同类热门
  • 重生女配之夫君我是真的爱你重生女配之夫君我是真的爱你本非鱼|古言我后悔了,我怎么会放着他不要 偏偏跟你耗了一辈子如果重新来一次,我要好好对他。
  • 孤山雪孤山雪羊儿咩咩|古言一名令人闻风丧胆的江湖杀手,因为同门中唯一的朋友遭门派追杀而一夜间将本门师兄弟弑杀殆尽,并音讯全无,这一惊世血案发生1年后,他唯一的朋友,也是那个骗他背信弃义杀尽同门而后将精疲力竭的他打入湖中的她却发现他健康的跟随在一名普通的渔家女子身边,面容上有她一世未见的柔情,心生恨意。她,年轻貌美,心肠歹毒,害人无数,却是世人眼中的除魔女侠;他,俊逸无双,心地善良,只求一个真心待他的人,却是世人眼中嗜血的狂魔,他的她,只是一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渔家女,单纯善良,只求一生平安,寻得心爱之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当这样三个人顺从命运的轮回相遇,怎样的剧情会上演……
  • 梨园独酌梨园独酌cheng咩|古言一朝穿越身处异世命格奇异百花齐放妖星曜日红莲注额世人皆道妖女出世定有大祸我偏不信天定要覆手为雨
  • 揽青华揽青华花开九幽|古言赤华落不死干 紫铃动长天缘 露聚魂散还系石 因轮八苦九变一 他,因一句上古流传下来的真言,知其一,不解其二,却妄渡情节,累还因果···否则露不聚,日不落,天地浩劫将至。 她,因一块黑不拉几的石头,魂穿异世。不知前路为何,小心为上,又因一时的错过,知晓一个因她而来的阴谋,为寻其真相,渐渐走近了他··· 她与他的相遇会碰撞出怎样的故事--是可歌可泣、唯美清新,还是生死大爱、悲虐成河···可谁知一切果皆有因。
  • 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蛋蛋哥儿|古言现代堂堂企业老总,却穿越到古代一个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身边有奇葩作死的亲戚,外面有奸猾狡诈的乡里乡亲。好在中华上下五千年各色菜谱让女主走出困境,发家致富。 qq群,479919685,喜欢这本书的小伙伴们,都可以在这里面找我聊聊哦~
  • 一曲清歌遇瑶光一曲清歌遇瑶光温柔一锤|古言一场空难,让催眠大师穿越到古代。自此,曲瑶牌七王妃走马上任。她一改原主柔善可欺的软弱性格,斗小三,虐渣男,弄权术,谋皇位,惊才绝艳倾尽天下。萧遇辰,遇到我,不亏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蔻丹|古言前世,她为了爱情,甘为人妾,受尽折辱,却得不到爱人的体谅。面对他的质问,她终于心灰意冷,挥刀自刎。重活一世,当前世的疑云误解一点点剖开,露出残忍血腥的真相。她发誓,这一世必倾其所能,不再重蹈覆辙。
  • 穿越之老婆换我来追你穿越之老婆换我来追你姚歌歌|古言女主本是现代某财经学院的职专生,与同校女学生发生了矛盾然而因为一个契机,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没有的一个王国。遇到一个腹黑冷酷的王爷,活在乱世注定要战争才能生存。她能改变男主命运吗?一个尊贵无上的古代王爷居然倒追女主到现代,落魄到给丈母娘家卖土豆。
  • 婆娑居婆娑居好奇小天蝎|古言我是,归竹。之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就连归竹这个名字都是别人帮我取的。后来,来了一个人,一身白衣胜雪,我只知他叫姜长亭。再后来,我和姜长亭来到人间开了一间茶馆,名为婆娑居。我们一起逛花灯节,一起破案,一起经历生死。渐渐地变得更加亲密,更加在乎,更加离不开对方。但是我知道他一直爱着一个叫做笙笙的女人。他不说,我也不问,我们两个便这样在这人间糊里糊涂过了许久。直到有一天,那个前朝公主找上了我,那时我才明白,他为何一直错叫我为笙笙,他为何一直给我买我不爱吃的桂花糕,他又为何让我穿我最不喜的素色衣裙。可我却不知,这究竟是我的幸?还是我的劫?
  • 明镜珠弦明镜珠弦葭易|古言帝国之内,各方权谋交织成网。长姐香消玉殒,姐夫皇权加身,却强行将她封妃。她,芮连弦,宫廷争斗中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那么她不要再当棋子,她要成为那个下棋的人!“宫里人人都在算计,别人能的为何我却不能?我不要再有无奈,我要他们所有人都向我臣服!”他,文琅竟,纵使坐拥天下,却不能一报杀妻之仇。“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只是一介布衣,与她一世长相厮守。”为了皇权,可以放下仇恨?为了荣华富贵,可以摒弃本性?“不!这不是我芮连弦,也不是你文琅竟!”皇权之争从来都是你死我活。只道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