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岁月如歌

作者:九烟
人气(41)评论(0)字数(17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一场金融风暴的变故,从公主一夜之间落魄到灰姑娘的富家千金陆知青,被债主们从家里赶了出去。她的男朋友在媒体和陆知青面前分饰角色,打着保护陆知青的旗号,将陆知青手上仅存的一点儿债券全部搜刮到手之后,她最后的一点活下去的希望泯灭。太平盛世时候的陆知青,是个恶魔一样存在的女人,她冰冷喜新厌旧甚至不懂得怜悯周遭的任何人,她的脑子里只有吃喝玩乐,她认为有限的生命之中如果不消遣,那就真是白白的浪费了,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一场暴风雨过后出现的彩虹,竟然也能让将她推至地狱。未婚夫、表妹、同学等于背叛。“输?什么是输?我这辈子对任何事情,对任何人,从来都没有输,这一次我当然也不会输。”

本书标签

九烟岁月如歌

最新章节

第59章 风景看透细水自长流(2019-10-01 13:29:39)

同类热门
  • 幻月残影初霁夜幻月残影初霁夜桃妘|现言-“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少年初见时,是一袭白衬衣,嘴角挂着笑,眉眼如画,四目相投,就是一辈子。” —-“再见,就是陌生人” ——“和你的一切回忆,都是能带进坟墓的珍贵” “第一个愿望,赐给我一个帅气多金身材好的男人吧。” “第二个愿望,我身边的人要一直健康快乐。” “第三个愿望,让我永保青春吧!”
  • 所以我们是真的所以我们是真的君彧酱|现言被恶心经纪人强迫走黑红路线,纯良尹诺表示没得选,不过怎么就遇到了他,尹诺表示自己是攻,王弈枫:?,尹诺:好吧你是。
  • 帝妃驾到帝妃驾到木白柏bai子|现言上一世,他是皇帝,她是宠妃。这一世,他是影帝,她是刚出道的38线艺人,中间隔着数以万计的吃瓜群众。李璐瑶这辈子只打算努力奋斗紧抱前世皇上的大粗腿,却发现这个记得前世一切唯独忘了她的皇上好像瞒了她一个天大的秘密?
  • 霸道公主的恋爱之旅霸道公主的恋爱之旅王冠不能掉|现言刚从国外回来的她就接到爸妈的电话:“喂,宝贝啊,我是老爸啊,老爷子想念我们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啊,再过一段时间你二哥过来照顾你啊。好了,宝贝我们要登机了,不说了啊。”“喂喂喂,老爸?老爸?”她就这样被抛弃了吗?苍天啊,好坑啊。没办法,只好留在国内咯。且看霸道少女如何俘获腹黑校草的心
  • 宠妻元素:妖魅总裁扑过来宠妻元素:妖魅总裁扑过来倾心柒小妞|现言梦浅溪,聪明可爱,古灵精股,重要的是单纯善良长得漂亮。墨锦黎,有权、有势、有钱、有颜、重要的是高冷专情会撩妹。失恋当晚古灵精股的梦浅溪一不小心“地咚”了老冷男神墨锦黎,从此两个人的命运便纠葛在了一起。某酒店房间,一男一女,一屋凌乱。“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这位小姐我想你好像是搞错状况了吧!不是我对你做了什么!昨天好像是你对我做了什么!”“……”
  • 后来遇见他后来遇见他白水一一|现言后来遇见的那个他,和你一样,爱她爱到骨子里,暖了她的整个世界。
  • 为了我,赶紧娶她为了我,赶紧娶她傅嘉玲|现言某大厦总裁办公室里,一个女生的甜美的声音就这么传出来了“为了我,你赶紧把她追到手,最好是干脆把她娶回家,更好的是,希望你和她一个月之内就完婚”。“倾城沐沐,你是不是在做白日梦?”倾城莫非一副很是惊吓的说。
  • 大佬的合法夫人大佬的合法夫人三只鱼在天空|现言早上。 大佬问:想吃点什么? 余归窝在沙发里玩游戏,头也没抬的回:随便。 中午。 大佬又问:想吃点什么? 余归抽出一个抱枕垫在手下,然后快速的干掉对方的刺客,瞅了眼站着没动的大佬,想了想:随便吧。 傍晚。 大佬依靠在沙发上,低头问入迷的某某:晚饭想吃点什么? 余归极其不耐烦的回:随便了。 心里暗搓搓的骂:猪队友真多。 还没等余归点下匹配,手机就被大佬抽走,接着扔到了一边。 余归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脱衣服的大佬问:你干嘛。 大佬撇了她一眼,动作利落的扔掉衬衣,想了下:我刚刚决定,以后叫随便。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愿你明亮如星辰愿你明亮如星辰少糖枣糕|现言当偏执狂小姐遇到毛病多先生。 他第一次见她,因为一张与故人相似的脸被她吸引。 第二次见她,她温柔的笑不是对他,却让他失了神。 第三次见她,暖风吹过她雪白的裙子,她似有愁容,彻底将他此刻,包括往后所有的目光吸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