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前妻不乖

作者:不小童
人气(273)评论(0)字数(206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傲娇老公狠虐冷淡美娇妻……过世前女友,现任女朋友,掂对冷清溪。好好先生的上司、霸气多金的男主好友、品学兼优的男同事……围绕冷清溪。冷清溪大吼“老娘,有人爱,不缺你一个。”慕氏总裁——慕寻城。因为契约婚不待见冷清溪,极尽虐待之能事。喜欢冷清溪,死鸭嘴硬说不出,别扭引误会……

最新章节

第628章 大结局:再要个孩子吧(2019-10-01 09:04:44)

同类热门
  • 我在这里,陪你我在这里,陪你粉欣点点|现言同一个寝室四位个性不同的小女生,在校园中发生的不同青春回忆,拥有了甜蜜爱情吴佳的,坚持只是男闺蜜的李怡,酷爱运动的余菲,看似强势却超级可爱的徐欣,四个人一起玩,一起闹,深夜的寝室夜谈,一起吐槽班长,这是属于她们的大学故事……
  • 闪婚萌妻,征服亿万总裁!闪婚萌妻,征服亿万总裁!若水流深|现言新文《隐婚老公太野蛮》:http://novel.hongxiu.com/a/1320023/请猛戳【加入书架】,O(∩_∩)O~。*一场意外而荒唐的午夜缠绵,她却从不知那晚的男人竟然是……*黎皓远,34岁,香江最炙手可热的钻石单身权贵,名下产业数以亿万计。家族企业濒临破产,安妮无计可施不得已利用了一下高冷矜贵的黎大公子。却被他暧昧地抵进女洗手间,“一回生二回熟,我很期待你今晚的表现。”躲开男人灼烫的气息,她心虚不已,“黎总,我很抱歉造成您家人的误会——”可是黎先生说,“我需要一个妻子。”而年仅22岁就被迫扛起沉重家业的唐安妮,更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支撑。*各取所需的婚姻。她选择埋葬掉那段楔入骨髓的青春疼痛,努力扮演好黎太太的角色。直至那晚,他解开腰间的皮带,冷笑着拍上她的小脸,“小丫子片子,我还不信治不了你了!”她大惊失色,“黎皓远,你别乱来!婚内强……也是犯罪!”男人凉薄的唇却将她最后的一丝抵抗也狠狠碾压掉,“你以为我还有退路吗?对你,我早已经罪孽深重……”*全香江都知道,黎皓远的心里住了一个女人。一个让他甘愿放逐自己,十年空窗仍相思刻骨的心尖宠。可是,最后他却出人意料地将唐安妮纳入了他殷厚的胸膛里,不但许了唐氏一个辉煌前程,也许了她万千宠爱。唐安妮说:黎皓远根本就是一个居心叵测、觊觎不轨的阴谋家。黎皓远却说,这世上他唯一觊觎的,不过只是一张在青葱岁月里历久不褪的清丽小脸而已。*【离婚篇】黎太太拖着行李离开的那个清晨,黎先生醉眼惺忪地从身后圈住了她的腰,“要走,也得带上我一起。”黎太太怒:“无耻!你明明还一直喜欢她的——”一向优雅从容的黎先生难得爆了粗,“对,我无耻!我TM什么女人都不要,就要他的安妮!就要他的安妮做我的黎太太!”黎太太满脸黑线:“……”黎先生,还没有酒醒么?
  • 外来的妹子会念经外来的妹子会念经微微安心|现言我不想说我很亲切,我不想说我还很纯洁,我只想说——打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那么问题来了,十几岁的乡下土妞一头撞进纸醉金迷的花花都市,到底干啥来了?
  • 欢喜冤家,你好欢喜冤家,你好沐寒梦春|现言“喂,你挡着本小姐了”“是嘛,那你就别过去了”“凭什么听你的”“因为你是我老婆啊”某女脸变得红扑扑的“你,你胡说!”“都同居了,我哪有胡说。好了,亲爱的老婆,回家吧”
  • 三千岁豪嫁三千岁豪嫁远离氧气|现言她被挖过肾,被挖过眼,连死后的心脏都被挖了,那个她苦苦深爱的男人,到头来,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她临死的时候,他怀里抱着别的女人在花天酒地。 “少爷,少奶奶……” “怎么,她又闹了?” “不是……少奶奶,死了……”
  • 你必须刷我卡你必须刷我卡齐雨茗|现言祁询递过一张黑卡:“以后,你必须每天刷我的卡” 顾晴筱果断接下:“行。” 接下来一周,顾询看着每天收到的短信,这女人拿着他的黑卡,每天买杯奶茶,真的是……气死他了,天天奶茶多不健康,知不知道要多喝热水!
  • 遇见,既是美丽遇见,既是美丽白宛|现言遇见你,是我生命中的一场美丽。所有的故事都在继续,你要的旅行正在路途之中。所有美好之物皆因爱上你开始。青春正好,相爱无罪。
  • 无爱婚姻虐虐虐无爱婚姻虐虐虐云舒苏|现言他错认了她,可却爱上了她,也许这就是感觉,喜欢或爱,只是他的无情让她伤了心。 面对曾经的一切,她只想遗忘,她的心能否在次为他心动。 因他儿时的承诺,让她信了一辈子,爱了一生。
  • 孤声孤声夏末已寒|现言我们近在咫尺,日夜相见,但我们好像隔了一个世纪的距离,即使再近也触摸不到,你的心里装了一个人,而我的心里装着一个你,如果人的一生是一部电影,我在你的那部电影里一定是一个配角,一个丑陋的配角,一个不知量力的小丑,我想我为什么不是你的女主角呢?为什么你爱的不是我呢?我爱你就够了!
  • 照着你的笔迹写封信给我照着你的笔迹写封信给我苗尹休|现言八年前,梁慕绅站在河堤边听到赵筱等说:我求求你;那个少女穿着一袭白裙站在他对面,她说我求求你;那个少女手里紧紧牵着一个男孩,她说我求求你。她的右手那么修长纤细,紧抓住的那只手却伤痕密布,残留大片血渍,而他知道那是终其一生都无法抵达的位置。是不是没有修齐的插足,一切都能如愿?还是上一辈错综复杂,鲜血淋漓的仇怨纠葛早就注定的一切?赵筱等把生命里仅有的热血都给了那位撑着船桨,笑语盈盈向她走过来的少年。即便所有人都告诉她,修齐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回来了。那般美好的人,怎么会没有了呢?这只是一个梦,一个噩梦,是梦终会有醒的那一天,无论有多长,无论是多久。她要等他,日日夜夜都要等他,一生一世都要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