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零棋作者:戾气七七
人气(10)评论(0)字数(1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简介:【1V1爽文,宠文】一世又一世,我们兜兜转转时有跳出了命运的轮回,也许谁都没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钰儿,等你长发及腰,我娶你可好,好呀,墨炎哥哥;我没有受伤,只是忘记了微笑的模样;你的眼圈越发的黑,白开水喝出了酒的味,我希望自己依旧还是个孩子

本书标签

戾气七七 零棋

最新章节

第115章 下月初八(2019-12-24 22:39:05)

同类热门
  • 女汉子的春夏秋冬女汉子的春夏秋冬千面阿颜|青春什么是相见不如怀念。用一句话来说,是毕业多好,你永远是我最爱的模样。(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一路有你,岁月静好一路有你,岁月静好夏明泽|青春我想说:在爱情里,有人你追我逃,他追得越快,我跑得越快,这种近乎压抑的爱情得到了又如何?为什么不停下来,给对方充足的时间好好考虑一下?有人只求奉献,希望将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送给另一方,殊不知真正的爱情不是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本文的女主是一个“傻白甜”,她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很中二,一旦关于命运的抉择,她就会变成精明强干的女王。
  • 霸道校草的追鱼计划!霸道校草的追鱼计划!洛银韵|青春天上落下个大萌宝!竟被人称“白马”王子的校草捡中!!“丫头,被我捡到了还想跑!!”霸道的校草将她栓在身边!追了1年后竟然发现她是一只鱼!!还是一只具有可以掌控整片海洋的蓝眼睛的鱼……
  • 青春,无处可逃的伤青春,无处可逃的伤伊洲|青春我的回忆里,总是你的捉弄伴随着我的尴尬。你总是误解我的意思,我只是想靠近你,你为什么要逃得那么远?方少阳,你这个笨蛋,你喜欢上了一个既自私又没心的人,只能怪你自己没防备。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我保证。岁月,到底经得起多少蹉跎?风,决定了蒲公英的方向。如我离去,你可会幸福?南国之南,北国之北……那些风景,类似爱情……
  • 深情她不知深情她不知时枘|青春有种深情她不知,盛晴晴因为一只拖鞋,和宁华年结缘。 关于宁华年这个人,有人说他高冷无比,暗恋他的女孩鼓起勇气给他发消息: “男神,你属什么?” “属狗。” “不,你属于我。” “嗯,你是狗吗?” “……” 聊天记录一经传出,宁华年就更是让人形容成了一朵“高岭之花”。 可是谁能告诉盛晴晴,为什么她遇到的宁华年,是另外一个样子的? 某一天宁华年双手支着下巴,冲着盛晴晴微笑: “我以后不养狗了。” “为什么?” “我养你,毕竟养猪能够发家致富。”
  • 年少有你之易烊千玺年少有你之易烊千玺是橘落|青春“请问苏小姐你跟纪总认识多久了啊?”苏清头大的说“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苏小姐纪总每天早晨对你说的第一句话是什啊?”苏清无奈的说“我只想和你做四件事,一日三餐”“苏小姐,你和纪总约定最重要的事儿是什么?”“生五个崽!”纪尘说道,此时苏清心里,数个白眼翻给纪尘,你当老娘是猪啊,一生生一窝“那苏小姐,你初见纪总是什么感觉啊?”这时纪尘,抱住苏清对着记者们说“爱人的感觉,对吧宝贝儿”说完抱着苏清走了留下一大堆记者,默默地端着这碗黄金狗粮啃
  • 亲亲宝贝,来一个亲亲宝贝,来一个陌雨暄|青春“啊,变态呀!”慕容芸吼道“你说谁是变态?”宫正楠,眼底打量着慕容芸“就,就你呀。”“哦?要不要我变态给你看啊?”“喂,……”这可不行,话还没说完,宫正楠吻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嗯,味道不错,很甜呢。”慕容芸的小脸红极了,心里不停咒骂着这混蛋。
  • 洛斯特学院洛斯特学院夜夏汐|青春她沉睡10年,8岁之时的仇一直深记。无奈遇见了他,初见,他把她逼到墙角,嘴角邪魅勾起,附耳与她说道:“宝贝,你是我的。”再见,他是洛斯特学院神秘学生会会长,在众人眼里神秘莫测、狂肆绝魅,却独独在她面前展现温柔“小诺儿,你是我的全部,有我的地方便是你的家。”“小诺儿,今天我坚决不要睡书房了,我要睡床,可好?”“小诺儿,若世人的人全与你为敌,我就为你杀了这天下人。”
  • 牧羊星牧羊星袋二|青春傅思洁追寻着林默城的脚印来到安大上学,遇见了恭候多时的高兴,腹黑毒舌的高兴,温柔沉默的青梅竹马刘桓,他们会和傅思洁有什么样的纠葛呢?大概所有甜蜜忧伤的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她觉得自己追寻着远山的明月一路磕磕绊绊来到这里,可是越接近那个地方,她就也不知道该前往何处,为什么成长总是要伴随着分别和疼痛?在纳新面试会上,当他低头望进那一双明媚如四月的眼睛时,在这个寒秋压枝的十一月,他的春天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来临了。他总是站在她身后一眼可以望见的地方,陪着她一起笑,一起哭,看着她远离,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跌倒难过一个人哭泣,思洁,如果疲惫了,请你回头看看我,不管你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我始终都是等待你的人。
  • 晴天若安晴天若安初阿晨|青春莫名其妙的住进他家,还好不好的进错房间,差点看到某人的身体。“那个,我不是有意的。”“哦?不是有意的,那就是故意的。”“你!”那一年,她八岁,他十岁,他对她心有不满,她对他心有歉意。之后,她对他百般讨好,生怕他生气,把她赶走。“请问你要咖啡,还是桔汁?”“西瓜汁。”“哈?”那一年,她十五岁,他十七岁,他对她心有爱情,她对他心有亲情。爱恋朦胧的年纪,他喜欢她,她不知道,而她喜欢那个他,他却知道。那天,她心动,他心痛。他选择放手,对她说至少你的世界,我曾经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