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谨姝

作者:斯人若彩虹
人气(291)评论(0)字数(273万)评分(0)收藏(0)连载

雪里曲,浮花尽,不见三春晖;

共福难,在歧路,了断金兰义;

夜东风,水空流,遍看桃千树;

仰天啸,九州同,归来临天下;

红颜薄,相思灰,难为一世安;

美人心,帝王泪,谁解其中情。

最新章节

第99章 偿命(2019-09-30 10:59:04)

同类热门
  • 嗨你好王爷大人嗨你好王爷大人五月的我|古言突入其来的穿越,还被皇上赐婚给那个冷酷无情的摄政王。本来打算顺其自然吧居然当我瞎。在我眼前勾引我的未婚夫好孰可忍孰不可忍既然你无情休怪我无意好玩是吗我也勾引你老公小姐那可是皇上呀对就是皇上
  • 造反成功的女帝造反成功的女帝百合竹灵|古言二十一世纪的心理学大师蓝倩倩,胎穿成洪武王朝,云中郡首富的女儿,外表柔弱实际武力值爆表的怪力小萝莉,洪武236年,在“偷听”到当朝权贵觊觎自家财富,自家将要有抄家灭们的危机来临,带着家人开启了逃亡之路,本打算找个世外桃源,做个富贵闲人,无奈到处都是霍乱之象,朝廷奸臣当道,皇室昏聩,权贵争权夺势,洪武上空一片乌云罩顶。“既然退无可退,我有钱,又有粮,我何不争他一争,自己把权力拿在手,驱了这魑魅魍魉,自己定制一个世界”于是蓝家小姐脱掉身上的襦裙,摘掉金钗头饰,穿上铠甲,变成女战士 白烨:倩倩,到我们明珠岛来,岛主给你当,你主外我主内。 我们一起建一个世外桃源可好?(白岛主:儿呀,我是娶个儿媳,不是嫁儿子,你可别做赔本买卖。) 霍庭轩:倩倩,你想争夺天下,我可以帮你,我把霍家军, 送你,家业送你,还有我也送你(叮,,!霍家大哥已经提剑前来,准备接受一万点暴击吧!败家玩意!) 萌宝蓝冰冰举着小肥手:姐夫好难选呀姐姐!要不都娶过来好了!
  • 秋时晚秋时晚越冰蓝|古言她,一个普通花妖。为了长生杀人无数,却最终陷入他的情网。寒冷的月色下,她绝美的眸子泪光闪现,凄凉一笑,对着他指着她的剑锋上,一刻倾心。她死了,他却丝毫没有喜悦的感觉,甚至感觉有些呼吸不过来,原来,陷入情网的不止她,渐渐地谎言撒的连他自己都信了。冷风嗖嗖,只留一袭白衣。他再见她时,她一脸迷茫地望着他“我们,,认识吗”他一愣,接着看似满不在乎地一笑“不,我们不认识”下一秒,他不可思议地凝视着她刺入他胸膛的长剑以及她冷笑的脸,“那,再见了,凡人。”
  • 重生之正妻之道重生之正妻之道苏苏a|古言为了枕边人,犹如亲姐妹的女子居然害得她一尸两命,重活一世看她如何虐渣女。偷窥她夫君?可以,就看夫君要不要你。耍阴招?不怕,我有夫君在!装可怜?滚蛋,姐姐我也会!前世的痛,她会连本带利的要回来。
  • 医路繁花医路繁花千镜八荒|古言这是一个中医大夫穿越异界,想要救死扶伤,证明自我的故事。
  • 锦鲤嫁到:重生极品农家锦鲤嫁到:重生极品农家抹茶红豆|古言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爹,撒泼耍滑,邋里邋遢的娘,卖啥赔啥却总想发大财的哥哥,还有熊孩子的侄子,外加穿越过去天天挥霍的败家女苏欢宝,真真是极品一家。被迫绑定败家系统不败家就会死的苏欢宝很绝望,因为她自带锦鲤体质。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缘尽欢缘尽欢玥兮澜尘|古言第一世 “娘子,我真的知道错啦!”这是风浔夜对梦熏樱说的。 第二世 “在娘子面前绝对不要脸。”这是宫流殇对风浔夜和梦熏樱的女儿说的。 事实证明了,想讨好娘子必须不要脸。而且要不要脸到下线。 无底线的不要脸。 重点就是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 这是我第一部作品和第二部作品的合集。 文笔可能有点儿渣。有点儿乱。 请谅解,因为我是一位新手。
  • 魔尊独宠:废柴九小姐魔尊独宠:废柴九小姐hx莫子柒|古言她,21世纪排名第一的异能女杀手,人前冷似冰霜,人后小鸟依人,却被最爱之人背叛,一朝穿越,龙鳞大陆中废柴崛起。踢渣男,撕白莲,收神兽,炼金丹。哈?我没靠山?抱歉!我家宠物刚不小心摸了下地上的金刚石,地上的无底洞怎么解释?爪爪走火了......想用三品金丹当聘礼娶我?抱歉哈,你要是需要丹药的话,向前走,左转那有个垃圾站,里面的一品金丹随便拿哈我不介意。但是.........这帅哥是啥玩意儿根本打不动啊‘滚!’‘梦儿是想滚床单吗?’话落,抱起某女走向大床............猛然回首间,这场穿越,究竟是命中注定,还是南柯一梦,都,无从知晓……
  • 商相商相歌舒|古言现代女扮男装的古武世家少主云轩,为脱离危险而身受重伤,,虽被家族以特殊方法送到异世界云隐大陆以调养身体,却仍然留下了隐疾。在这个陌生的大陆,又会因她的到来而发生怎样的变化呢?……………………云轩,云隐大陆第一首富,五年前以“亦汐”商行创建者的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身份虽是商人,但在多数人看来却是绝对的守信!凭借着这绝对的实力及信誉,“亦汐”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商业界崛起。
  • 灵忆流年灵忆流年频星|古言正值金钗之年的她遗失了之前的记忆,她替养父走镖无意结识他,而她的命运随着他的出现逐渐改变。一块罕见的红血玉有着她的身世之谜,一块普质的玉饰让她陷入了一场本不该是她感情漩涡。谁对谁错谁是谁非如今已无论说的必要了,因为该发生的和不该发生的都已然发生。现在她该如何主宰自己的命运?她能否抑制住自己炽热的情感?她能否突出重重阻碍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爱自己相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