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明相

作者:屋顶骑兵
人气(190)评论(0)字数(18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徐寿辰徐阿继,现代人李云不慎回到大明万历年间,寄托在这个乡野少年的身上。但命运却不让他过上平静的生活。为了争夺入继权必须考中秀才。为了家产不被吞并必须高中举人。为了不被党争的巨轮碾碎必须金榜题名。命运的捉弄,逼着他步步深陷,大明朝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官场之中。这是万历的官场,这是不问青红皂白都要反对的官场,这是你死我活非此即彼的官场,这是表面歌舞升平却内忧外患的官场,这还是东林、楚、浙、齐、宣、阉党殊死争夺的官场。阿继如履薄冰,步步惊心,但他必须在重重迷雾中,闯出一片朗朗乾坤。

本书标签

屋顶骑兵 明相

最新章节

第80章 贼人偷袭(4)漏网之鱼(2019-09-24 05:03:12)

同类热门
  • 锦衣卫锦衣卫胡杨|历史如果在明朝的历史中选取关键词,“锦衣卫”是为必选。这是中国最早的特务机构,从建立之初。其触角就遍及了王朝的每一个角落。他们不是钦差大臣,但却有着比钦差大臣更为恐怖的力量。他们是专属于皇帝的监察机构、侦察机构,以及最为有效的行动队伍。在明朝276年的历史中,锦衣卫成了秘密审查与特别行动的代名词,而它与东西两厂之间的权力斗争更让人触目惊心……
  • 天地三书之碧落天地三书之碧落北骥行空|历史第一卷开封风雷南宋宁宗开禧年间,权臣韩侂胄把持朝纲,权倾一时。韩侂胄为北宋抗击西夏的名臣刘琦五世孙,热心建盖世功名,遂有意北伐金国。但金强宋弱已不知凡几之年,韩侂胄并无取胜把握。后一神秘人面见韩侂胄,告知其在吐蕃桑耶寺,藏有秘宝“梵天之首”,威力足以灭世。若将之为用,金国一夕之间便可灰飞烟灭。急于建立功名威望以巩固朝中地位的韩侂胄大喜过望,尽遣朝中精锐高手,潜入藏边,将“梵颅法宝”盗出。而西夏、金国高手亦闻风而至。身为秘宝守护者一族的谷玄,也终于在千年寂静后,有所行动……
  • 我是穿越者我是穿越者不会飞的龙|历史问:穿越到三国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答:装装逼。
  • 天启之后天启之后寞晗|历史睡梦中,灵魂穿越回到了明末年的天启年间,成了本该夭折的皇太子。不割地,不赔款,不和亲,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且看二十一世纪小生,如何在百疴缠身的大明乱世中渐行渐远。有些历史爱好和穿越小情结,权作一梦,聊发牢骚。小子一梦,不知所云。
  • 国医如月国医如月墨微刘铮|历史国医如月,照耀了茫茫黑夜中痛苦不堪的病人。扁鹊家境贫寒,但是,扁鹊善良,勤奋,懂得尊敬老人,才被世外高人长桑君看中,带到古洞中学习医术.正是避深山修身养性,出古洞四海扬名.扁鹊学成医术,也从一名不文到百姓爱戴,士大夫阶层敬佩,国君宠爱,但是,扁鹊并没有忘乎所以,忘记自己曾经是草根出身,而依然是同情百姓,治病救人,悬壶济世,不收取贫苦百姓的就医钱.
  • 曾国藩集团与晚清政局曾国藩集团与晚清政局朱东安|历史《曾国藩集团与晚清政局》以镇压太平天国农民运动起家的曾国藩及集团的产生背景,形成发展过程,特别是深入探索了其数十年暗中操纵晚清政局所起的政治作用和巨大影响。《曾国藩集团与晚清政局》既写曾国藩的文韬武略,也写他的待人处民与生活态度;既写他的困厄与成功,也写他的得宠与失宠。曾国藩制胜的兵法、治军行政的方针,他独特的人生观、处世哲学,他的文化素养和人格品位等等,都在书中得到精彩的体现。历史小说难得,好的长篇历史小说更难得,读毕此书,当有收益。
  • 大宠臣大宠臣想吃天鹅肉的蛤蟆|历史一场车祸,某市纪委书记王申因阳寿未尽,身体毁坏无法还阳的原因,因祸得福成了天神准备在凡间改变历史进程的代言人。他在重生成成为和珅以后,通过不断献媚邀宠中步步为营地攫取权力和金钱、美色。同时又一步一步地引领已成衰落之势的中华大地驶离其衰落的边缘。
  • 大唐昏君大唐昏君吃货小联盟|历史新书《历史必须爽》发布,欢迎订阅。 穿越成为末唐最后一个皇帝李柷,昏君就该有个昏君的样子,调戏妹子、偷鸡摸狗、掷骰子、斗蛐蛐、打闷棍、绑票,无恶不作。 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收看《大唐昏君》! 福全:"陛下,这要是被太后知道了,非打死奴婢不可的。" 李柷:"哦,是这样啊,那你被太后打死好了。" 福全:“……” “放开那个女孩,让朕来!” 朱友能:“李兄,我是个败家子,你是个小昏君,咱俩臭味相投。” “嗯,你说得对,那朕诛你九族。” 可,真的是这样的么? PS:群号669231341。 智商爽文,偏向轻松。(当然我是说没遇到女主的时候,昏君见了女人就石乐志。)
  • 师爷来了师爷来了解五毛|历史许子言一觉醒来,却蓦然发现自己已身处崇祯十一年。而且,自己竟然成了一伙流寇的狗头师爷。更让他惊掉半条命的是,自己辅佐的流寇头子竟然称帝了,然后,没多久就托孤了……
  • 乱世枭雄谱乱世枭雄谱鳞甲战狼|历史如果你有一个梦想,那么你一定会遍体鳞伤。哥写的不是书,是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