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商女寻恩

作者:觥尝日乐
人气(85)评论(0)字数(9.88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女主甄男,高学历高收入高年龄剩女,原本是商界叱咤风云精明能干的女罗刹,更是当代炙手可热的中医药世家的娇娇女,居然被不靠谱的老祖宗以亲情绑架,穿越去寻找家族的恩人报恩。老祖宗答应以至死不渝的爱情作为她的报酬。可是男闺蜜的突然出现使她阴差阳错穿越成了瘦弱的小女孩,更是身处刚被敌军屠戮过的死城里。气得甄男直骂祖宗,却是发现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即便是女强人在陌生的时代独自拼搏也是不容易的,还好遇到了那个人,不,确切的说是三个人。一个与她两小无猜情深意重,一个为她机关算尽不惜一切,还有一个对她似敌非友却又以命相承。到底哪个才是情人?谁又是恩人?不靠谱老祖宗这是要玩死她的节奏吗?

最新章节

第28章 彪悍的大夫(2019-09-30 02:31:53)

同类热门
  • 情绪系统:夫人娇养手册情绪系统:夫人娇养手册北九竹|古言被砸死的霉中介穿越了,被追杀还不忘记抱上一根粗大腿。啥?粗大腿是将军,代替了她身份那个女人的未婚夫?呸,这个男人是我的,抢回来。妹妹极品?呸,这不是我妹妹,肖想我的东西,有多远滚多远。皇室斗争?哼,我有系统我怕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王爷原来好我这口王爷原来好我这口薄云柒|古言当今墨下凡后发现自己缩水成了一个小包子,内心是崩溃的,月老,我被你坑惨了! 但是,即使‘身’‘心’受挫,她也没忘记自己下凡来的目的,那就是——搞定贺宸书!呃,说错了,是帮贺宸书搞定他未来的媳妇! 天知道贺宸书的眼光有多挑剔,她靠着卖萌把漂亮姐姐一个一个地哄回家,他居然一个都看不上? “贺宸书,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啊?” “嗯……可爱的。” “原来你好这口,早说嘛!我马上给你找一个来!” 贺宸书看着她勾了勾唇,“不用找了,家里就有一个。” 高甜暖文,强势来袭,不甜你别找我!
  • 邪王宠溺:最强小兽妃邪王宠溺:最强小兽妃紫魅妖女|古言X市最顶级的特工居然穿越了???穿越也就罢了,可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美女,她却是一只狐狸(精)!好吧好吧,算她倒霉!穿越到了兽界。幸好异能还在,哼!古代她也能横着走!竟然有人,啊呸,有兽说她是废物,好家伙,瞧瞧真正的废物到底是谁,殊不知她已不是以前那个胆小懦弱的她了,敢惹她,哼!不想活了啊!只是......谁特么的能告诉她,身边这只骚老虎是谁?说好的高冷呢?说好的嗜血呢?说好的不进女色嘞?为啥子都木有嘞?
  • 逆雪凄风逆雪凄风涵谦心|古言一场选秀,使得姐妹俩距离愈来愈远。深宫之中,爱的人却不能爱;不爱的人却必须爱;信任的人背叛。风凄惨的吹过,时代变了,连人心也变了,她该如何面对这多变的世界?
  • 皇后太难了皇后太难了风簌簌1|古言这不是一部正经的宫斗文 简而言之:憨憨皇后与戏精皇帝斗智斗勇的日常
  • 冷情小姐乱世情冷情小姐乱世情落月成孤倚|古言理云鬓,着素装,为君洗手做羹汤的儿女情长却是南柯梦一场,命运的轮回是对谁倾诉的衷肠。一场虐恋情殇为谁痴狂,谁为谁白了青丝三千,谁为谁放手爱恨仇怨?一轮轮年回,心一动,情就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承诺终将铸就爱而不得的殇痛。一支梅花白玉簪,迷了谁的眼,乱了谁的情?彼岸花,亦倾城;往事梦,亦入骨;爱太深,亦成魔。
  • 忆清雪忆清雪翰墨悲殇|古言若今生无缘,又怎会在冥冥中遇见。弱水三千,只为你如花笑颜。一朝变迁,追忆往昔,方大梦初醒,而你却早已不见。若有来生,我定执子之手永不放,陪你到地老天荒……
  • 凤临天下之祸国妖后凤临天下之祸国妖后离歌倾城|古言一个皇室最尊贵的天之骄女因通敌叛国之罪名流落他国为奴,生活似乎就在一夜之间从天入地,可后来有人告诉她那个毁了她一家通敌叛国的罪名不过是奸佞小人的诛心之言,可笑亦可悲! 就算后来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用十数座城池将自己换回来,对于他终究还是亲近不起来。 朝代更替,自己却始终在这皇城之中兜兜转转,一个九王家的小郡主终是生成了别人口中祸国之妖后,该笑命运捉弄,还是该笑自己荒唐!
  • 下山抢个男子做夫君下山抢个男子做夫君蜜糖四四|古言1.“小姑娘,你跟在我的身后做什么?” “嘿嘿,这位郎君生的颇为俊俏,不知可否做我的压寨夫君”…………“爷!爷!爷!我错了,绕了我吧” 2.“一个小姑娘,总跟在我身后成什么体统?快!回家去!”而她抓着他的衣角不松手! “我的千年醉啊!你竟……全喝了。” “嘿嘿,来!小言言,咱亲一口”她捧着他的脸,低头,他看着她越来越近的脸,未躲开
  • 应知春风寒应知春风寒岚杉意|古言都说那相国府二小姐貌若天仙,容可倾城。 可只有她知道,她的长姐才是天人之姿,连那天仙都比不上。 众人都说那相国府二小姐着实可怜,常被长姐苛责辱骂。 只有江疏如知道,她的长姐温雅端庄,对她尽是温声细语。 都说那乌兰郡主聪慧过人,凡人之心思,她皆能看透。 可只江疏如知道,有一人,她穷极一生也无法摸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