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一个警花三个黑老大作者:风兮兮
人气(17580)评论(0)字数(94万)评分(0)收藏(1)完结

她,秦无霜,脸太媚,胸太大,腰太细,臀太圆,不折不扣一狐狸精样,谁会相信她是一个女警。可恶警长为了物尽其用,居然把她丢到黑社会老窝里做貂蝉,还要搞定军火王,毒品王,杀手王这三个骇人听闻的黑老大!坑爹的,卧底也没当得这么杯具啊!

最新章节

第504章 坐拥江山美夫(25)(2019-09-04 13:43:35)

同类热门
  • 夜钟情:首席前夫大胆爱夜钟情:首席前夫大胆爱写书的老外|现代言情一夜失身,他轻描淡写:“抱歉,认错人了。”怀孕后他主动负责,两天不到,他怀抱小三,还是云淡风轻:“乖,别闹。”婚礼现场,小三拿着医院报告,嚣张宣布:“我怀了他的孩子!”她成全这对狗男女!四年后,她带着宝宝归来,碰上了他!“我的孩子?”他表情阴郁。“司先生,你想太多了。”
  • 废女不可欺废女不可欺伊非笑|现代言情“在这个世界上第一眼看到他时就喜欢,喜欢了整整十三秒,就那么喜欢着,然后死了,再睁开,这样活到第十三世,然后才发现,还是太喜欢了。不管是一个月还是两个月。我只是想和那个人在一起,就算他跟我不是一个世界,就算我说的话他以为是搜索网,就算要死在这里,只要能就这样子不醒来,我只是想这样做,就是想这么做。这样伤天上理了吗?真的不行吗?那么,你娶我可以吗?”
  • 我的青梅是阵师我的青梅是阵师冥胥天落|现代言情这是一个没有节操,没有下限的死灵阵师,和她的竹马没有节操,没有下限的爱情故事。顺带众多和她签下契约的鬼魂之间,没有节操,没有下限的欢脱日常。“楚棺棺,你不是给我带了纪念礼物?”“带了,你自己挑。”“这,这是嘛?”高挑干练的女人从盒子里嫌弃的拿出脏兮兮的布条。“哦,那个是木乃伊的绷带啊!它之前貌似诈尸了,然后我就扒了它的绷带。”“楚棺棺!!!!你给我带着这箱东西,然后滚出去!!!!”
  • 重生之天字三号重生之天字三号淡微|现代言情她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她的代号是天字三号。天字三号忧伤,她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让她当鬼飘着?天字三号哀嚎,其实我很懒的一点都不想再活一次啊!面对腹黑高官的压迫,重生后的天字三号决定还是躺平算了,反抗什么的太累。
  • 重生女王欲火凤凰重生女王欲火凤凰百萌娘|现代言情一个衣食无忧,被人宠爱的大小姐,偏偏因为另一个人的到来,使自己从天堂坠入地狱。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爱她的人都离她远去……“林依雪,我,欧穆菲又回来了”是的,她重生了,重生到了6岁,她要变得强大,她要让林依雪上一世所亏欠她的,在这一世,加倍奉还!
  • 一纸契约:搞定亿万总裁一纸契约:搞定亿万总裁紫琼|现代言情他本是百货总裁,高不可攀。她却是一个正在上学的纯洁学生。不平凡的一天哥哥突出车祸是意外还是人为......他强迫她签下一纸契约,要她在每个夜晚来别墅陪他,天亮前离开,白天即使相见也形如陌路,她只出现在夜里,如同她的宠物,想玩则玩不想玩则弃。他白天是堂堂总裁,晚上是折磨她的恶魔。他曾对她这么的着迷,可惜,合约期未满,他就不再需要她........
  • 女戏霸的反骨人生:羽坠无声女戏霸的反骨人生:羽坠无声夏栩之|现代言情本是京剧演员,却因前途黯淡,走上了演员的道路;本是影后,却无心恋战,做起了酒楼老板。不料一场意外的大火烧了叶澜的老板梦,背负一身巨额的债务,她只能重新杀回娱乐圈,较真负责的工作态度让她迅速坐上了女戏霸的榜首。叶澜生来性格桀骜,天生反骨,岂能只做甘心被人操纵的女演员?面对穆怀皓的悔婚和突然被过档给对手公司的命运,却毫不示弱,成功翻盘。深谙“唯有爬上金字塔的顶端才能睥睨天下”的道理,叶澜靠着金牌经纪人纪晓天的力捧迅速登上甩开其他花旦,登顶娱乐圈的金子塔顶端。意外的发现令颜之钰惊觉自己的人生和爱情早已被别人所操控,如何寻回失去的爱人?如何才能摆脱操控?又如何才能从诡谲多变的娱乐圈全身而退?
  • 错嫁豪门错嫁豪门宛心怡|现代言情双十年华,宛招蒂爱上了宗志林,爱的无所保留,彻彻底底。她和他在一起整整七年,大学三年,结婚四年,但终没有逃过七年之痒,看到他身边女人的那一刻,她放手了,离婚后的她,又会有怎样的改变?面对众多男主,又将何去何从?
  • 废柴三小姐废柴三小姐莫非离|现代言情她,刁蛮任性,无理取闹,打架斗殴,经常性莫名其妙地抽风。她是薛家三小姐,世人眼中的废柴小姐。他,福利院的孤儿,因为她的一句“谦谦君子”改名为君少谦。五年训练成为她的护卫,因为她的一句“他是我的男人”从此护卫不仅仅是护卫。是谁说的,对望时间过长,关系就会改变?他是她众多“枕边人”中的一个,她是他的小姐。奈何到底谁才是谁读不懂的那本书,越读越心痛?繁华褪尽,她薛芷宁也就是一个女人,一个被宠坏的孩子……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染染闪婚记染染闪婚记月色浅清|现代言情第一次,她觉得与他在一起就是噩梦,酒后误事,原本以为永远不会在自己身上发生,她想错了!是她自己太想念那个人。她觉得他们之间到此为止,根本不会有交集。第二次,她因利益被经理算计而又与他相见了,这次她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孔。那个陌生男人说:“其实我们可以交往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