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离开的不一定回来

作者:离梦的地方
人气(37)评论(0)字数(0.3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也许你会明白,有些事,是时候面对了。。。。。。

同类热门
  • 歌与沫歌与沫纯白无暇|现言在旅游的时候,林沫忽然想到了一个很久以前就想问的问题,扭头对身边的男人问道“傲娇王,你那时为什么要送我回去呢?”“哦?你想知道?”白歌对上她闪着亮光的眼睛,轻笑道,“对啊~说吧!”“呵呵,那是因为——我看你长相对了我的口味!看来我的口味真差~”林沫瞪着他,威胁道“什么?!那我是配不上你了?哼!”白歌笑笑,没有说话,只是拉住了她的小手,握的紧紧的,任由她乱发脾气。其实,缘分这事儿,还真不好说呢~
  • 拽你入凡尘拽你入凡尘轩林成孤|现言你拽我入凡尘,我藏你在心底 氤氲灯光,首映礼后台不起眼的隔间。 何姜的手被死死钳制在上方,宋宴埋在她的颈边发了狠地亲她,力气大到她根本无法反抗。 宋宴的喘息就在她耳边,像魔鬼的呢喃。 “小骗子,我会死的。” 何姜红了眼眶,不再挣扎。 你可知,我爱你超过了我的命。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呢?
  • 血少的神秘妻血少的神秘妻君夜泽|现言我爱的人,和姐姐一起背叛了我,替姐姐嫁个了一个完美老公,老公却是个吸血鬼。
  • 今天影帝又撒糖了今天影帝又撒糖了武璎|现言〔甜宠风格,防腻慎入〕 #话痨少女VS高冷男神# 她高贵,她清纯,她如琬似花,她气质不凡。 有人说她是幸运女神的宠儿,有人说她是锦鲤现世,有人说她是国民女神,有人说她是狐狸精附身。 他高冷,他潇洒,他清新俊逸,他俊群之才。 有人说他是可触不可及的神,有人说他是为艺术而生,有人说他是国民老公,有人说他是正义的化身。 遇见你,是我一辈子的运气;与你相爱,是我拯救银河系的回报。 她说:“如果我丢了怎么办?” 某男毫不在乎的说:“报警就好了。” 可却在这时收到了某女警告的信号,他瞬间改了口:“抱紧我就好了。”
  • 我的两个老公我的两个老公木头还在后山|现言这辈子就是她欠他的,就是因为她让他失去父母,所以,无论许少封对她做任何的事,她都甘心的去接受。无论白天把她宠上天的许少封也好,还是黑暗里那犹如魔鬼般的许少封也罢,她都深深的爱着。。。
  • 何以解忧唯有抬杠何以解忧唯有抬杠是你雨啊|现言“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候再……”拨 司南赴眼角抽了抽“汀酒,你吃饱了撑的?” 某人不甘:“请稍候再……”拨 司南赴挑眉,佯装惊讶:“关机了?唉,看来今天晚上的满星宴酒儿去不成了,真是可惜” 汀酒一个鲤鱼打挺,一般的席宴她汀酒可不去,她是一个对吃极尽苛刻的饭桶! “嘟嘟嘟”这挨千刀的挂电话了! 汀酒决定再也不理他了,哼 不出3分钟,某大厦内,司南赴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来电,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刚一接通,就穿出了一个激动的女声:“司大爷,哦不,老公,刚刚你怎么挂电话了呀” “手滑” 我呸,明明就是利用我对美食的心理“勾引”我,报复我这些天对你的“家暴” “哦~没事,老公我今天真的好爱你” 管他三七二十一,马屁先拍好 “那以前是不爱我?” 汀酒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个臭男人,得了便宜还买乖!不过……大局为重!呜 “哪能呀,老公,你回眸一笑就把我半条命都勾去了………哦不,把我的整颗心都勾去了,我可是你的超级大粉丝呢!” 这话说的汀酒都想吐了,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这男人居然很受用??!! “你知道就好” 啊啊啊,面对强势老公,就算是机灵鬼汀酒也招架不住,求破解方法!在线等,急!!!
  • 今生不能再错过今生不能再错过浅浅如烟|现言为了梦想,她拼尽所有。 为了她,他不惜代价。 任世事变幻,初心始终不变。 风风雨雨,感天动地, 点点滴滴,平平淡淡。 真情永在心间。 无穿越,无架空,无空间。
  • 腹黑boos的小丫鬟腹黑boos的小丫鬟谭筱|现言暗夜的鬼魅,人心中无法抹去的恶魔,她,纳兰雨心,是s市的金牌杀手,在一次任务中,她要去暗杀整个s市最有权威的男人,百里爵可是,令纳兰雨心惊讶的是,自己竟然失败了,不仅失败了,还把自己的青春年华赔了进去,被那个可恶的男人当做了小丫鬟?好好,那就让我纳兰雨心好好伺候你这个娇惯的大少爷吧!
  • 先婚后爱,楚少慢慢来先婚后爱,楚少慢慢来天青烟雨|现言为了弥补多年前对妹妹的伤害,她替妹出嫁,嫁给一个又丑又瘫的男人。新婚夜却发现男人英俊潇洒,惊为天人。但同时她也发现了男人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她自己的悲惨身世也逐渐被揭开。男人答应为她复仇,她则承诺给他一个孩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莫然回首只在云曦处莫然回首只在云曦处张家燕子|现言传闻莫家公子莫总裁不近女色,待人及冷 可顾云锡怎么就没感觉到呢 "老婆,我饿了" "老婆,我给你暖好床了,快来吧" "老婆,你看这孩子好可爱啊,我们的基因这么好,孩子肯定也好可爱吧" 最后,顾云锡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莫玄觞,你要是在缠着我,我就离开你了" 第二天 "老公,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保证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