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郡主反穿:复仇千金作者:桃夭公子
人气(1)评论(0)字数(4.45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北萧三百六十八年,七月。八十万士兵惨死扶沙谷,风王风少华战死沙场!十月,辽夏联军攻破北萧皇宫,在太平岭行宫活捉北萧帝,下令屠杀北萧皇室所有人!并展开了一系列的城池大屠杀,每夺一座城池便下令屠城,不论男女老少,凡是北萧国的人通通处死!其手段血腥残忍无比!次年正月,北萧国覆灭。几百万北萧臣民被活埋!几千万士兵被残忍杀死!此战史上称为“扶沙之乱”!卿歌郡主,风少华之妹。为了报仇不顾师父师兄反对,与凶猛嗜杀的辽军厮杀,以一人之力残杀辽夏联军六万多人,终敌众我寡,被逼扶沙谷断天崖。北萧在,她生!北萧亡,她死!誓与北萧共存亡!纵身跳下断天崖,从此宣告北萧彻底的灭亡,北萧上下千万性命没有一个活口!

同类热门
  • 罪之花罪之花夜已深沉|现代言情幸福是什么?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曾经,她以为幸福离她很远。现在她觉得幸福离她很近。曾经,她以为眼泪对她是奢求,现在她知道即使流泪也能如此温暖。但是,为什么却总是有人要不惜一切代价摧毁她的幸福?她,绝不容许任何人毁灭她的幸福,伤害她的家人,任何伤害她家人的人,她都将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因为她是——蓝雨薇。【PS:关于安德鲁与蓝雨薇的前半段故事,可阅读深沉另一本小说《二战悲歌:梦断莱茵河》】
  • tfboys之剩下的爱恋tfboys之剩下的爱恋陌恋幽香|现代言情曾经他们爱过她们,曾经她们爱过他们,他们的爱坎坷不平。麻烦他们在一起注定是一场错误,他们是应该放弃还是应该一错再错?在樱花下许下的诺言,八年后是否还会实现?八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可是八年他们会变吗?他们的爱情能守候八年吗?八年樱花开了,谢了,开了,谢了,开过八次,谢过八次,可这一切都变了,而他们的爱情还会像八年前一样,还是先樱花一样谢了。在这个金光灿烂的秋天,让我们一起来守候这份脆弱的爱情,让我们一起等待明年春天的花开和明年的花落。这场爱情你就是主角,你就是这张乐谱的谱写人,你就是决定命运的命运之神,让我们一起守候吧!
  • 说声我爱你说声我爱你小饼|现代言情她从小就习惯了失去的可怕,失去妈妈、失去声音、失去爸爸的爱……一夜之间她由一个清洁工变成总裁身边的红人,不知道有多少人不悦,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她不愿呢……爱,往往就是刹那间的感觉,如果在对的时候捉住了,那就是永恒。
  • 重生1994重生1994李四公子|现代言情李惜,女,在20岁时经历了闺蜜与男友双双背叛,父母抛弃,众叛亲离等等一系列惨无人睹地遭遇后,准备身残志坚地离开此地重新开始生活,却被一场车祸带到1994年刚出生的时候……且看她如何避开渣男,找到真爱,与家人奔向小康的励(dou)志(bi)奋(ai)斗(qing)史!
  • 名门闪婚名门闪婚空空姑娘|现代言情五年前阴错阳差,三个人情缘纠结不断。五年后再聚首已是物是人非,陌生的一对男女忽然结为夫妻,开始了啼笑皆非的婚后生活。
  • 缠绵99度:娱乐总裁的野蛮妻缠绵99度:娱乐总裁的野蛮妻浅陌离殇|现代言情他是D市的夜少她是瑶家的千金在一次意外追尾的事故中。他知道了她的野蛮性格。在一次意外联婚中,她既然是他的未婚妻……对此某女只能感慨一句:卧槽某腹黑小萌包:粑粑,麻麻说脏话了哦。夜少盯着面前的萌娃一脸认真的说:没事,爸爸去好~好的管教下……话落某腹黑便去好好的“管教”去了……
  • 姐弟养成计划姐弟养成计划莫老爷|现代言情一岁抓周的时候,顾天朗抓起一只毛笔把顾天晴揍哭了,害她什么也没抓到。三岁的时候,顾天晴用牙签在大苹果上戳洞,骗顾天朗说大苹果都是长虫的,从此顾天朗只吃小苹果。初中的时候,他们发现了顾天晴的收养单,才知道两人不是双胞胎。但即使不是亲姐弟,他们已不知不觉间成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淡淡的故事,没什么波澜,淡淡的长大。×××××××××××××××××××××××××××××因为喜欢青梅竹马题材无聊写的小言,6月份本人《影后毁婚记》书号1221780正在PK,期间穿插更新此小言。读者群53348651,喜欢聊天的人可以进来。
  • 黑道校草之夺了我的心黑道校草之夺了我的心恋上校草的吻|现代言情校园的相遇又会有怎样的故事,往事的回忆又会掀起怎样的一场风波。
  • 大婚晚成:暖妻,结婚吧大婚晚成:暖妻,结婚吧东窗晓|现代言情“老公,听说唐人街昨天开业生意很好?”“……”“既然生意不错那能不能借我点资金周转一下?”“要多少?”“不多,一千万。”“……”“不借算了,我去找别的男人。”闻言,一直很安静的某男忽然勾唇一笑:“老婆,钱不是问题,只不过……你忘了一件事。”某女微愣……结果证明,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不付出劳动就可以借来的钱!
  • 恶魔狂恋:溺宠纨绔少夫人恶魔狂恋:溺宠纨绔少夫人抱抱狗熊|现代言情超级特工重生到了一位软弱的豪门千金身上,慕蓝慵懒的伸了伸腰肢,“当千金小姐,真是太TMD享受了。”狂妄地半眯起明眸扫视了一下面那群人,“谁敢欺负老娘,给我滚出来!”坐在车后座假寐的男人:“蓝儿。”他宠溺的轻唤了一声。慕蓝大惊,这个可怕的男人又做什么?!“乖一点,现在咱们回家。”冰眸蕴着笑意淡淡的说道。一听,吓得撒丫子跑落。。。“鬼才要跟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