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重生空间之欣欣向然

作者:紫一月
人气(111)评论(0)字数(133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林雨欣,前世错信渣男,害得自己身死。今世,得空间,虐渣男渣女,努力当个学霸,去追求自己梦想,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亲人为她饱受折磨,后悔不已……

最新章节

第622章 (2020-02-08 02:00:50)

同类热门
  • 甜蜜未婚妻:总裁大人真奇怪!甜蜜未婚妻:总裁大人真奇怪!楼楼云|现言一位不知名的邮件开始了筱悠的繁忙人生! 莫名其妙成为了一个五岁男孩的妈妈, 莫名其妙成为了一个没事就会炸毛的男人的妻子 最后莫名成为了全国最羡慕的女人。 “慕总,请问你对于您的夫人买了一个岛养猪有什么看法?” “她开心就好!” “慕总,听说您夫人还请了两个年轻帅气的小伙一起帮她养猪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某人突然炸毛,几天后,全国猪肉突然降价,鼎盛集团慕倾止将一个岛的猪低价出售!
  • 修成正果修成正果瞳颜无计|现言青春最容易遇见心动,用所有的一念执着不过是为了换那句非你不可。钟漠:钱茈情?她是我见过最别扭的女生。钱茈情:钟漠?他能离我远一点儿吗?
  • 先婚后爱:总裁的新妻先婚后爱:总裁的新妻陌柒柒|现言她是狂傲不羁的富家千金,却因一场意外上了贼‘船’,一夜过后莫名奇妙的成了已婚妇女。眼看事情无力改变,她眯眼道:“你脑子是不是有泡,干嘛找个三无女人?”谁知他头都没抬道:“因为我觉得自己将三无开发出来,有成就感!”叶倩无力吐槽,咬牙道:“我以为人活着应该有点追求......”慕容风一本正经的答:“你说的对,我会好好追求我想要的!”看向叶倩的眸子里隐藏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 婚久言爱婚久言爱落凉忆|现言本以为只是一场被逼无奈,各取所需的交易,却不想竟渐渐搭进去一颗真心,输得一塌糊涂。浮华散尽,一切已不是最初的模样。经年回首,才发觉赢的人竟是她。冷妍心:“我本以为此生再不会有爱,却不料爱惨了你。”凌郢宸:“都说最先爱上的人,总会是输得最惨的那一个。虽败,我甘之如饴。”恩怨情仇,家族纷争,在我爱上你的那一刻,早已灰飞烟灭……
  • 时先生,为了遇上你时先生,为了遇上你杏花满头|现言【你风尘仆仆走向我,胜过所有遥远的温柔。】 回国的飞机上,郝柒柒被三年未见的时锦辰堵在了洗手间。看着面前俊美无斯的男人,郝柒柒心尖直颤……当回忆交织现在,情窦初开的小心翼翼遇上情根深种的步步紧逼。郝柒柒看着红灿灿的结婚证,才知道自己是时锦辰蓄谋已久的情深不悔。 【小剧场】 “我来海城出差,这几天我就住在你家。” 想保护照顾她,他总要编个理由接近她。 “啊?你......在我这里住?” “嗯。海城我不熟,只认识你。” “可是……可是我家又小又乱……” “我不嫌弃。” “可是……你平常出差不都是住总统套房吗?住那里可比我家舒服多了。” “酒店太贵,这笔钱能省则省。” 总裁出差住宿费都要省?郝柒柒不相信:“时总,我家没有多余的床。” “没关系,我自己带了床借宿” “……” 话音刚落,门铃响起,装修师傅站在门外。 半个小时后,郝柒柒躺在柔软的新床上:“时总,咱们能换张床吗?” 时锦辰闻言,在床边站定,嗓音低沉:“我这个人睡觉择床,换床是不行的。但是我不介意分你一半床位。” 【遇撩则撩时总裁×十项全能摄影师】
  • 良言叁冬暖良言叁冬暖一只美猪|现言命运让她们相遇,身体的残疾让他不敢说“爱”,良言说“我不配”,温暖却倔强的摇头,将头深深埋在他的怀里“我只要你”!
  • 傲娇萌妻不好惹:99次逃婚傲娇萌妻不好惹:99次逃婚菱小妹|现言钟情第99次‘逃婚’被抓回易简的公寓后,坐在沙发上看着贵妃榻上的易简,一本正经的说:“易小贱,我不要结婚!!!”“不要结婚!!!”“不要结婚!!!”终于在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后——易简一个闪身直接扑倒沙发上的钟情,嘴角上杨:“那可由不得你。”说完便伸手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两本红本本,扔到茶几上,“木已成舟,你逃不掉了!”婚前钟情想着怎么摆脱和易简的娃娃亲,婚后钟情每天钻研怎么让易简出轨。看男神追妻路漫漫,女神商界树新风。
  • 亲亲总裁抱不够亲亲总裁抱不够紫薯.|现言在S市人人都知道,自家祖坟动得,XS集团太子爷的东西动不得,那一次,她却偏偏倒霉的错砸了他的。他向她索要一百万赔偿款,她甩给他一张冥币,然后想方设法开了溜,本以为能就此摆脱他,却不料,他竟再次找上门。
  • 婚途以南婚途以南曦墨|现言身世显赫高在云端的地产富商,多年前在一场突发的意外中被一名途经的女生救下,意外重逢后,他不惜设下情爱陷阱引她入局,她恨他,可当所有谜团解开时,浮现他隐晦的爱意,那么浓烈执着。商战浮沉,豪门欲望的纠葛伴着两人因执念而逃避,彼此折磨,彼此慰藉。长相思兮长相忆,惟愿与你厮守浮世!
  • 辣妻太迷人:老公求放过辣妻太迷人:老公求放过夜辰萱|现言“不……不要了!”黎梓默实在是抵挡不住某男的体力,呜咽求饶。“你说什么?”某男仿若未闻,低头噙住她的唇含在嘴里,细细品尝。“唔....檠铭,不要了!”黎梓默左右摇晃着头,拒绝他的吻。“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冷檠铭也不恼,侧躺看着枕在自己臂弯里刚刚激战过的女人,“老公……不要了,我真的好累!”冷檠铭终于听到想听的,勾起邪魅一笑,“作为奖赏……我们继续!”不容黎梓默反抗,翻身压在她身上,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