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妖孽难缠:甜妻离婚好着急

作者:星沫雨
人气(379)评论(0)字数(102万)评分(0)收藏(0)完结

第一次见苏墨的时候,我直接把他当成是服务业;结账前,他笑着说道,“不用了,一回生二回熟,这次算试做!”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宁宇的股东大会上,他作为新上任的营销总监被介绍进来;我看着他衣冠楚楚的样子,好奇地问道,“这么辛苦?白天卖产品,晚上有兼职,忙的过来吗?”苏墨指了指不远处的角落里,抱着啃在一起的凌炜浩和安怡然,反问道,“林依依,你不也是白天忙着当容忍丈夫出轨两年的贤妻,晚上四处发泄吗?还真是平日昼颜妻啊!”是啊,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讽刺苏墨呢?如果不是为了报复凌炜浩和安怡然围城之外所谓的真爱,我又怎么会遇上苏墨?

同类热门
  • 喜欢得到论证喜欢得到论证是阿琳啊|现言万花丛中过的苏果果自从一场舞会后对他念念不忘,每天都厚着脸皮纠缠。 在她每天想着如何创造偶然的时候,顾臻在想如何把她拐进门。 苏家四兄弟看着自己养的小肥猪慢慢的进入猎户圈口,每天都想方法阻挡……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自家的小肥猪还是离开了……
  • 惹火萌妻:老公轻点宠惹火萌妻:老公轻点宠芊芊如葱|现言他是只手遮天,冷酷绝情的豪门总裁,却偏偏对她宠到无可救药。然而一朝捡回记忆,她才惊觉原来是两人之前竟是那种关系。她惊,她怒,她逃离,却始终挣不脱两样最可怕的东西:褚随意,和关灯后的褚随意。
  • 重来只为与你相遇重来只为与你相遇邑楷妈|现言宋雅岚死里逃生,重来一切,只想报仇,报仇,把那些让自己吃尽苦头的仇人一个个往死里踩! 但这一个个往自己身边靠拢的帅哥、美女,你们到底在图什么? 那个负心汉还有白莲花闺蜜居然,还有脸找上门来,姐我不踩死你,当姐好欺负不成? 那个传说中高冷的男人,为何几次后就对自己露了笑脸,还紧追不放,明明拒绝了好几次,还死皮赖脸! 喂,男人,你的脸皮呢!
  • 给你一世温柔给你一世温柔云九妃|现言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赵以纯,二十五岁时因上司“咸猪手”毅然辞职。随手往大公司投了一份简历,竟然被破格录取。上班第一天发现上司竟然是一起长大的林瑜哥哥。而公司的大老板夏凉城也出现了。。。。
  • 新晋金主她失忆了新晋金主她失忆了姬简|现言一觉醒来看见男神躺在背后是什么体验?!! 黎妤觉得自己不过就是睡了一觉,就从黎大小姐变成了黎总,还成了自己暗恋的校草的金主?!这就算了,但是两个灵魂共用一个身体过分了吧? 而且……老子明明才十八!!!怎么就变老了两岁?而且,苏止你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你高冷禁欲的人设崩了啊!! #我们的距离是两年半,两年暗无天日,半年刀光剑影# 本文1v1,主娱乐圈,女主人格分裂
  • 总裁不按套路来总裁不按套路来叶狂歌|现言他是最年轻的霸道总裁,她是豪门大户的千金小姐。她一直觉得霸道总裁是要跟小白花凑成一对,而自己则要找个普通帅哥结婚。没想到她把他当兄弟,他却想泡她?放着好好的甜宠专情路线不走,非要跟她死磕。他是个霸道总裁,她也是啊!
  • 沈笨笨的超甜男友沈笨笨的超甜男友铃木纯一|现言请问一个如明月般清冷的男神怎么变得和棒棒糖一样甜甜甜? 沈蹦蹦:谁能告诉她,他妈被一个系统缠上该怎么摆脱??!!垃圾系统,说什么转运转运,让她运气越来越差,一天到晚喝西北风! 姬月白:想当年他也是叱咤风云的大能,纵使不能修灵,也能修念,谁能想到,有朝一日,竟成为一个垃圾系统的小小灵宠,还悲催地签了主仆契约…… 这是一个三观出走的贱萌沙雕女孩和傲娇大神甜蜜又闹腾的爱情故事~ 不论是修灵还是修灵还是修念,谈恋爱才是正经事! 请小可爱们扒一扒~
  • 快穿之宿主太拽怎么办快穿之宿主太拽怎么办阿祈.|现言云词死了,莫名其妙的绑定了主神空间内最狂傲的系统,云词和系统两脸懵逼。一段时间后,系统内心OS:宿主比我还拽,能怎么办,自然是一起拽了,自此玩崩一个又一个位面,只是为什么同一个人穿梭不同一个角色的bug是不是要修复一下?还自带粘人属性??云词无奈认命。(男女主1v1双洁双强,女宠男无边际甜文无玻璃渣。)
  • 想逃,我同意了么想逃,我同意了么李朵朵|现言她,从小被父母抛弃,被一位行走江湖的女人所收养,她起小就喊她为姥姥。当然,也是她的师傅,从小教她练习武功,一是为了防身,二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自己死后有人可以继承自己的一切。十八年了,姥姥把她培养成为了一名数一数二的杀手,但她只知道姥姥是一位行走江湖之人,她自小跟随姥姥行走江湖,行侠仗义,也完成了许多姥姥交给自己的任务,但至今仍不知道姥姥的真实身份。。。。。。。
  • 名门霸爱:暖婚总裁吻上瘾名门霸爱:暖婚总裁吻上瘾兔子花开|现言第一次见面,她正大闹前男友的婚礼。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强吻了他。第二次见面,是在她公司。他说:“你要报复,而我正好需要一个妻子,我们各取所需怎么样?”第三次见面,他带着聘礼而来:“嫁给我舅舅或者嫁给我,你自己选!”新婚夜,某女悲愤不已:“传闻你不是弯的吗?”某男剔着牙意犹未尽:“就在刚才不小心被你掰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