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余生有你寒风暖

作者:墨裳影华
人气(130)评论(0)字数(342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第一次见面,他救了她。“丫头,你要报答我。”“……”“嫁给我,两清”,古逸寒表示,这样的机会他只会留给一个人。

某日,一小包子拦路抱住古逸寒的腿,开口就叫“爹地”。“爹地,妈咪跟人跑了,求收留!”男人先是一怔,接着丢下数亿大单,抱上跟自己如出一辙的小包子往外就跑……“女人,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的,上天入地我都要把你……宠回来”。【宠文一对一,身心干净,放心跳坑】

最新章节

第84章 他们的新房(2019-09-23 17:07:24)

同类热门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凡尘潇潇凡尘潇潇蜗牛姐姐|现言“这是我的演出费。”林尘眸光闪烁,低头吻住了她。明知道她利用他,却甘心陪她演这一场戏。“这就叫丈母娘相女婿越看越顺眼。”苏宇飞笑嘻嘻地凑过来说。几年后,这个笑容如春风般温润的少年已长成棱角分明的俊朗男人,阴郁地盯着她,“这么多年,你从来没考虑过我。以前有林尘,我退出。可现在,你宁愿跟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他的语气中有无奈有愤怒,但更多是无力的哀伤
  • 呆萌小鹿:丫头你跑不掉呆萌小鹿:丫头你跑不掉萧千依|现言作为一个毕业于北传的傻白甜鹿,装傻卖萌当然是主要任务,可是谁吃这一套呢!当然有人吃…“你好!我是茗小鹿!”浩景燃撇了一眼她,我勒个去,“你是幼儿园还没毕业吧!茗小鹿?”茗小鹿点点头,“是呆小鹿吧!”……见面没两天就成了人家女朋友,到头来还赖死不放手,怪我咯?自己的男朋友竟然是害自己父母出车祸的人的儿子!“上一辈的恩怨就让它过去好嘛?”她沉默了……“让我来弥补父亲犯的错,好好来弥补你吧……!”
  • 冬年幸而有你冬年幸而有你苏打热|现言一场误会错别五年。五年后,她一身荣耀低调回国,与他不期而遇。“莫先生,你又要干什么?”同学聚会前他把她压在车座上。美名其曰:“帮你看看妆花没。”本以为五年后,他们的关系会是最熟悉最亲密的好朋友。结果,最熟悉最亲密是做到了,可是‘’好朋友‘’去哪了?
  • 云朵的故乡云朵的故乡凉酒热|现言没有那么多人有一段世人艳羡的爱情,有一个称为传奇的人生。
  • 护你,以爱之名护你,以爱之名雪青|现言他们的相识从一场异地地震灾区的相遇开始。自那惊鸿一瞥,爱慕的花朵在她的心间悄然绽放。而她却不知,从捡起那个U盘的瞬间,两个人的命运就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所有的危险开始无孔不入的渗入她的生活。她因他而开始变得不幸,危险接踵而至,唯一的亲人也惨遭歹人毒手。原以为生命中最后一束爱情的篝火能够照亮她的未来,却不曾想更大的磨难正在等待着她。面对那布满荆棘似乎总是斩不断的光明之路,面对黑暗势力的重重打击与摧残,他们的爱情能否固若金汤?
  • 网游之妖精不认输网游之妖精不认输妖泠子|现言人生因为游戏更多了几分乐趣,而“爱”也因游戏起源、因游戏缔结。舒以轩没有想到,不过一次谈判,谈下的是项目,投资出去却还有自己。 征战游戏数年,吴崆怎么也不会料到,自己多年的队友会他携手一生。
  • 你好余生有你你好余生有你六一6161|现言倪好好不知道是第几次向他说你好。也不知道是第几次看着他走远。 在倪好好的世界里,他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而在他的世界里,倪好好的你好,不管说多少次,都如初见那般美好。 你好(倪好好),余生(陆余生)有你
  • 腹黑宸后vs高冷凯皇腹黑宸后vs高冷凯皇伊寒love|现言【宸凯】凯,我们不合适。为什么,你不是说爱我吗?我说过,可是。。。【宸源】大源,你还小,不懂什么叫爱情为什么你还小的你就只喜欢大哥吗?【宸玺】千玺,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人不,不行千玺,你。。。你如同我的命。这是伊寒的第一本书,希望大家多多提意见,让伊寒要进步。觉得收藏。加伊寒QQ:2773674119
  • 君慕于尔君慕于尔跳下悬崖的猫|现言“余尓,你消失在我世界里的三年已经是我人生的极限,现在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允许你离开我的世界。”慕君言这样说。 爱慕君言,无可厚非,答案是肯定的。越想得到却又害怕再失去。 余尓是慕君言的,这是慕君言始终坚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