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美人权术

作者:怀箴公主
人气(1156)评论(0)字数(285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本是永乐帝女,玉叶金枝。因宫闱惊变,母妃惨死,被迫隐匿于尚书府邸。还君明珠,杳然无期。他,原是方孝孺公十族血案遗孤,终生以刺杀朱棣为己任。豪气凌霄汉,长风吹客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当他们的命运有了交集......暗潮涌,风云动,荆棘满怀天未明。

最新章节

第569章 少年子弟江湖老(2019-09-27 13:09:26)

同类热门
  • 穿越之女配生活录穿越之女配生活录十里画梅|古代言情穿越也是技术活,人家穿越她苏青青也穿越,可是……她这是来到了什么地方?前有主角光环笼罩的穿越女主,后有大开金手指的重生女二号,你妹啊!不带这么玩人的!她苏青青居然穿越成了言情小说中最苦逼的炮灰女配角!这RP得负多少个零啊!【远离女主,珍爱生命】为了在这个狗血天雷无处不在的世界里混下去,为了改变自己那终将被挂掉的悲催命运,苏青青被赶鸭子上架,开始了自己的女配人生【这是一部格式整齐标准的女配生活录——东风吹战鼓擂,穿成女配谁怕谁!】
  • 金牌庶女金牌庶女雪牡丹|古代言情穿越了?原主的身份,秦思思那可是扬名京城!草包、花痴、不孝、生生的逼死了她!说她废物,看着天下谁的才情能与我两千年的智慧比肩!说她不孝,就休怪她六亲不认让所有算计与美梦蛋打鸡飞!为了解毒上了逍遥王并非她的本意,可是怎么就这么倒霉怀上娃了?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外星嫡女重生手札外星嫡女重生手札万里长枪|古代言情自从有了她,爹娘再也不怕我被人欺负了老夫人:自从有了她,老身再也不怕后院女人的安危了哥哥:自从有了她,我说话越来越直了,完全不像读圣贤书的人嫂嫂:自从有了她,出嫁前娘教的宅斗艺术,我完全用不上,总觉得很桑心众姐妹们:自从有了她,外面一张脸,里面一张脸,累觉不爱外面的人:自从有了她,总觉得自家媳妇儿贤惠得不行未来相公: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这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外星人重生到窦家嫡女身上,所展开的一系列幸福生活。
  • 弘成中兴之张皇后弘成中兴之张皇后雪飞叶|古代言情那一年,他是所有人眼中的怪物,她却不顾众人异样的目光与他亲近;那一年,他连皇祖母殿中的水都不敢随意喝下,却鬼使神差的吃下了她递过来的桃花糕;那一年,他母妃的祭日,他倔强的站在大雨中,拒绝所有人的接近,却在她温暖的怀抱中痛哭失声……转眼间,时间飞逝,他与她成为陌路,清冷无情的他登基为帝,而满心期待的她则被家族硬塞入选秀中去,成为最心不甘情不愿的秀女。--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榻上风云:废材逆袭夜来香榻上风云:废材逆袭夜来香清风道长|古代言情她是一名官宦人家的女儿,不受父母宠爱,姐妹也看不起她。一场意外的邂逅遇上了他,从此进宫,开始了勾心斗角的生活!
  • 葬情缘:蛮女拽古代葬情缘:蛮女拽古代堕天使之恋|古代言情此书有内容要加修改。不必观看,等改完后会告知。谢谢。
  • 兽妃凶猛:误惹妖孽殿下兽妃凶猛:误惹妖孽殿下逆风如解意|古代言情这是废材的崛起史!顾灵兮,被誉为特工界的不败神话,一朝穿越,成为国公府人人皆可欺辱的废材四小姐,从此怯懦的灵魂不在。于人前,她扮无辜扮清纯,于人后,她韬光养晦,步步为营,百般算计!她用完美的演技骗过了所有人,只有那个人,看着她轻轻说道;“整天带着面具演戏,不会累吗?片段一:终于有一天,她锋芒毕露,光芒万丈,她轻蔑的抬头,看着曾经她只能仰望的男子:“你终于再也不能控制我了。”他邪魅一笑,宠溺的摸着她的头:“风筝飞得再高,线,还是握在人的手里的。从卑微到强大,从蝼蚁到王者,从任人宰割到傲视天下,当昔日的废材浴火重生强势归来,多少人悔不当初错不鱼目当珍珠……
  • 国师苏阳离国师苏阳离白驹锦嫣然|古代言情一个是初掌帝位腹黑君王,一个是女扮男装的苏家后人。一个立誓给天下一个太平盛世,一个天命所定一路助其成就帝业。一路之上迷雾重重,故事不断,是从陌路到白头?还是路不同,不相谋?
  • 桃色千金攻桃色千金攻璞灵|古代言情她横冲直撞的闯入他的心里,搂着他瘦削白皙的脖颈狠狠地留下舌吻,在他面前招摇过市的拎着一块‘此子是本小姐的,狐狸精们滚地远远的’霸道牌子,真正危险来临时,怎么?还当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他可以一边温柔的任她欺负,又可以一边为她斩尽危险荆棘,看霸道萌的她如何攻下忧郁小鲜肉。入洞房了,快点,别慢吞吞的!他嗤笑,心想没见过新娘子这么着急的,手脚并用的进入帘幔内。子时过后,还来吗?来个鸟!左云鸢你不是个受吗?左云鸢:适当逆袭有好处啊
  • 薄情佣兵妃:王爷妻不可欺薄情佣兵妃:王爷妻不可欺野北|古代言情她穿越而来,腹黑薄情;他强势霸道,嚣张冷血。赤焰王奉旨选妃,一眼看中楚家最乖的九小姐,谁想到,乖巧外衣下却是那样的不羁轻狂。他偏不信,他堂堂一藩之王搞不定她这个小LOLI?!硬得不行来软的,索性他就把她宠得人神共愤,无法无天,待那时,倒要看,她当真还能那样对他不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