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十宗罪2

作者:蜘蛛
人气(13264)评论(0)字数(20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本书是系列的第二季。根据真实案例改编而成,涉案地名人名均为化名。十起变态恐怖凶杀案,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每一个都是曾被媒体严密封锁,大众讳莫如深的奇案大案。公厕女尸、有鬼电梯、蔷薇杀手、鬼胎娃娃、恐怖旅馆……以及轰动网络、骇人听闻的红衣男孩案,案情均极其恐怖变态。步步追查,步步惊心!让你惊声尖叫!

本书标签

蜘蛛 十宗罪2

最新章节

第56章 老年痴呆(2019-09-23 10:29:23)

同类热门
  • 不为人知的私生活揭秘:艺校女生不为人知的私生活揭秘:艺校女生桃小桃|小说您揭秘艺校女生们不为人知的私密生活!绚丽的青春难免有虚荣的幻想。但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纯粹的经历,爱一个人并被其所爱。长路渐行渐远,心里却有着单纯坚定的意愿。总有那么一个人值得等待和坚守。
  • 说唐三传说唐三传无名氏|小说《说唐三传》,八十八回,又题《薛丁山、樊梨花全传》,署“中都遗叟编次”,说薛丁山征西故事。这部小说是接续《说唐后传》的《薛家府传》之后而叙写薛家将的始末的。从薛仁贵挂帅征西起,到薛刚扶佐中宗复位,又续写韦后专权,谋害中宗,薛强扶助睿宗剿除韦党,唐朝中兴。
  • 飞越云之南飞越云之南薛舒|小说中短篇小说集《飞越云之南》,集薛舒多年创作的中短篇小说精华,反映有关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来城市与人的关系变迁、沉浮,现实、历史和文化的变化,以及揭示人性、揭示传统流失,审视当代生活层面,以及当代生活对传统价值观的动摇,警醒人伦道德的七部中短篇小说,共15万字。
  • 恋着多喜欢恋着多喜欢元气糖|小说实习记者许多福,脑袋一根筋,认真却又较真,偶尔脱线,但有着很崇高的职业理想。在一次暗访中,误打误撞认识黑道中的江城越,从此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初恋都还没有,初吻就被夺走,慢慢对这个冰山老大产生异样情愫,然而身份悬殊,立场不同,更要命的是这个黑道老大还对她忽冷忽热,欲拒还迎。如果可以,真想拍拍屁股扭头走人,可感情偏偏无法被理智控制,在自己的横冲直撞中,她渐渐看到他坚硬外壳下的柔软内心。他就像一场飓风,扰乱了她的平静,又像是鸩毒,一步步将她拖向未知的深渊。
  • 身陷三角恋:将爱,遗憾身陷三角恋:将爱,遗憾北西|小说林子默像极了她暗恋的同楼男生,却时而冷漠,时而神秘;连珏,一年前与她偶遇,自此情根深种,特意为她而来。两个注定纠缠不清的男生,爱情面前如何抉择……连珏不离不弃,抑或刺痛抑或心酸只为真爱;林子默与她在戏里真爱一回,便以为才不会留有遗憾。复杂的三角关系,亦假亦真的“作秀”,当弥天大谎被揭穿,谁又是谁生命中的唯一。爱那么短,遗忘却那么长……
  • 银湖宝藏银湖宝藏(德)麦(May,K.),小曼|小说一个古老的印第安部落收集了无尽的珍宝,为了守卫这些珍宝,他们精心构筑了防御工事,给后人留下了藏宝图,藏宝图不幸落入了一群无恶不作的流浪汉团伙手中。这些群凶极恶的流浪汉到处抢劫和杀人放火。围绕着宝藏,流浪汉、伐木工人、猎人、印第安人之间进行了殊死的斗争,各路英雄再次汇聚银湖湖畔,珍宝最终落入何人之手?
  • 鬼望坡鬼望坡周浩晖|小说罗飞来了,这个传奇警探兴致勃勃,怀着破解秘密的热情,与探寻身世之谜的青年蒙少晖,一同踏上共同的目的地——鬼望坡。偏僻的明泽岛,神秘的鬼望坡,一切充满着无可名状的诡谲气息。
  • 红楼梦(下)红楼梦(下)(清)曹雪芹 高鹗|小说《红楼梦》又名《石头记》、《金玉缘》。全书以贾、王、史、薛四大家族为背景,以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故事为主线,围绕两个主要人物的感情纠葛,描写了大观园内外一系列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同时,通过对这些爱情故事悲剧产生的社会环境的描绘,牵扯到封建社会政治、法律、宗教、妇女、道德、婚姻等方面的问题,昭示了封建社会末期的世态,暴露了封建贵族阶级及其统治的腐朽与罪恶,歌颂了追求光明的叛逆人物,通过叛逆者的悲剧命运宣告了这一社会必然走向灭亡。因此说,《红楼梦》生动描写了十八世纪上半叶中国封建社会末期的全部生活,是这段历史生活的一面镜子和缩影,是中国古老封建社会已经无可挽回地走向崩溃的真实写照。
  • 风暴眼风暴眼曾明了|小说这是一篇奇特的小说。这是一片神秘的、保留着半原始状态的、苍茫、荒凉、无情的土地,一个被胡大遗忘在戈壁滩上的孤村。这里有很少的人,很多的狼。人狼杂处。狼会做礼拜:就在这时,琎婆从戈壁难那望尽望不尽之处,看見一群狼队古道尽头鉍逸而出,皓月之下狼目如磷火一般闪闪烁烁,在空旷的荒漠上如幽炎一般缓緩游弋。
  • 代梅窗前的男人代梅窗前的男人王小木|小说《代梅窗前的男人》里的代梅,是一个残疾人,做裁缝手艺。她和男人相遇了,怀孕了,但发现男人是赎罪,是来求良心的平衡,于是,她选择了自己认为正确的路。《逛天堂》里的农村女孩虾子,命运完全由别人来把握,能带来的只能是自我伤害。《伙计,嚼槟榔吗》的超市服务员苏丹,只是丈义而为,但却被开除,被迫出卖自己。《有关于雷得尔的关键词典》的吴小凤,能打情夫市委书记的耳光,能捅文联主席的屁股,但却逃不掉……。等等一切。男人与女人,可能永远不在同一平台上看世界,永远都隔着窗口,也有可能有各自的窗口。看过这些窗口,我们可能会发现一些新的东西。但我们却无法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