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公子小女子想吃冰激凌了

作者:焉文焉
人气(24)评论(0)字数(3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与世隔绝的结界空间里翼族正在准备一年一度的试飞仪式,满满偷偷到哥哥亚哲的实验室,不小心遇到结界石的开启。。。外面的2017年,李逸远轨迹……公子,小女子多谢救命之恩……

最新章节

第137章 (2019-11-04 07:23:23)

同类热门
  • 蝶殇倾城蝶殇倾城青霓|幻情黑暗中,一双娇媚的眼睛玩味的盯着魔力凝聚的幻影,左眼角的泪痣轻轻地跳动,白皙修长的食指轻轻点了点那空中漂浮的一袭白衣,虚拟的幻影像水那样泛起一层涟漪,很快恢复了平静。那双眼睛的主人看着那张英俊的脸颊上划过两滴泪水,脸上泛起了邪恶的笑意。“游戏,就要开始了呢!”
  • 天上掉下个哑姑娘天上掉下个哑姑娘钙奶小饼干|幻情“林姑娘,你会琴棋书画吗?” “不会!” “那你会女红吗?” “不会!” “那你凭什么嫁给我们国家最优秀的男人?” “凭拳头,你有意见吗?” 一朝穿越就被当成了奸细,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呢,就被逼着上战场冲锋陷阵。战场上一鸣惊人,被某位阴险男盯上了,想跑都跑不掉。 他就纳闷儿了,自己怎么喜欢这么个人,除了会打架卖萌,没有半点儿长处。 可是自己选的媳妇儿跪着也要宠她一辈子。
  • 云倾云倾公子无羡|幻情【本文一对一,女扮男装热血爽文(前期小虐),欢迎跳坑】 她天资卓越,却令挚爱之人以命相救,历经蚀骨之痛。 她说:你生,我陪你繁花似锦,共创天下盛世!你死,上穷碧落下黄泉,待我踏平万魔之境,我定随你而去。 沉匿归来,她一夜屠一城,设下十绝阵怒斩八万邪灵。 当敌军将领向她求饶之时 她说:放过你们?你们率军要来缉拿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放过我?那个神阶对无铮痛下杀手的时候又有没有想过放过他?成王败寇你们现在又凭什么要求我来放过你们。 梵海问心琴在手,驱阴尸,斩邪祟,定天阵起,逆转阴阳! 她说:我本就并非什么良善之人,我今日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拿鲜血换来的,你不知我付出了何等代价又凭什么站在道德的至高点来指责我,阴尸邪祟又如何?只要挡了我的路,来一个我便杀一个。 她重回帝宫之时: 他说:“我以天下为聘,嫁我为妻可好?”。 她说:“还是我以天下为聘迎你入梵云帝宫吧!”。 他说:“如此甚好”。???????
  • 诀别说诀别说如斯先生|幻情夜深,千绝做了一个梦。却真实的不像梦。她站在一片芦苇荡中,面前是一条映着月光的湖面,。。夜风微起,芦苇轻荡。一个男人笔直的立在湖面中央,背影洒下一片冷月银辉,孤凉冷寂。他提着一只灯笼,微光周围团绕着数不尽的夜照。“你在哪里...”那一声凄凉入耳,千绝险些惊声入画。这声音干净清冷,语气里满满凉薄之意的,不正是她今日打个照面的魔界圣尊,祭零大人。漫天的夜照团绕在他周围,千绝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心却奇怪的被此情此景深深地牵动着。他在等谁,等的如此天愁地惨。
  • 王俊凯之吸血鬼爱恋王俊凯之吸血鬼爱恋凝荷|幻情一个假装吸血鬼的女生,她从不追星,可当王俊凯闯入她的生活中,使她爱恋到无所适从,他们经过无数次的误会、分手、重合、失踪、受伤,最终终于走在了一起。
  • 灵师学院灵师学院淡墨七|幻情在一所神秘的校园里,有着世界各地的强大灵师,他们用自己的方法,守护着一方安宁。可当有一天,世间的平衡被尽数打乱,吸血鬼,狼人,天使,圣教士等纷至沓来,一个又一个的谜题出现,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 邪王盛宠:废柴弃妃很猖狂邪王盛宠:废柴弃妃很猖狂海棠息|幻情现代顶级杀手,她是汐茜儿;异世草包废物,她亦是汐茜儿。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她接手了她的人生。废材,又何妨?弃妃,又何妨?那些自称为天才的人还不是被她耍的团团转,玩游戏是要靠脑子的!人尽皆知的废柴名号,呵,废柴,那她偏要站在众人仰望的高度!孤独一生也罢,桃花朵朵也罢,她都不在意,只要自己活的逍遥就好!可是为什么那个王爷非要与她携手一生并掐灭她所有的桃花?ps:男女主身心干净,一对一,宠的上天~
  • 与天同行:我与诸神有个约定与天同行:我与诸神有个约定陌筱笙岚|幻情她,国际通缉双子怪盗夜朦胧之一,号称不死鸟。一朝穿越,从此,目光不再拘泥于宝物。”我,要在天道中占有一席之地。摘星顺月,信手拈来!“他,背景神秘,俯瞰万物。一次偶遇,从此,管的“东西”便多了一样。”我倒要看看你这只不死鸟如何在天地间翻飞,即使在我眼里不过咫尺之间。”“有本事你不要关着我!”“为了证实你的实力,你得先靠自己逃出来!”“你不想放我直说!”“不放。”“......”
  • 双笙玉双笙玉云娣|幻情桃花朵朵开,任君来采摘,同样的眼,不同的脸,玉家双生子,只能存其一,前世你将我独留在世间,今生是否还是一样的结局...
  • 重生女配之修仙记重生女配之修仙记陌上久矣|幻情为什么别人穿越就算开始身份再不济,可好歹人家是个主角啊,为什么,凭什么,一到林伊伊这里就成了人人喊打的女配啊,天理何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