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邪君宠妻:念你三生三世

作者:夏濡沫
人气(48)评论(0)字数(8.2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一许诺言,承诺终生,她是他放不下的执念,亦是他终生的诺言,前世,他负了她,她许下毒誓,必让他百倍奉还!今生,他依旧记她,宠她一世,她弃他,恨他,却终为他所动,却背毒誓之言!他拼尽所有,却让她洗净一世记忆杂念。来世,她忘他,他却死死念她于心。她终记起他,却说:“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誓言?往事种种,似水无痕。今夕何夕,君已陌路。”无论是宿命的悲,还是失心的痛,他只为她一笑轮回甘堕。他说:“我愿倾尽我所有,只为换你一颗红尘不染的真心。”

最新章节

第69章 继位大典(2019-09-26 19:59:55)

同类热门
  • 来人呐,本王妃要休夫来人呐,本王妃要休夫熏风习习|古言她是苏菲,家中世代学医,希望她学医,被北京医科大学发来通知书,她却果断放弃了,选择了北大正准备考研的时候,上天却跟她开了个玩笑,让她穿越成了某国的公主,穿越来到了这个架空时代,还成了准王妃!他是司徒轩,因为婚约娶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而这个公主便是人尽皆知的傻公主,新婚之夜,警告她不准爱上他,她却拿出合约和他签约……他与她之间究竟会发生哪些呢?结局又如何呢?自己看吧!
  • 不负卿酒不负卿酒君子名唤桃茵|古言她是姿容倾城的南临八皇女,一身荣华,远赴和亲。 他是尊贵的东临五皇子,野心勃勃。 傲娇皇子XA爆了的皇女 她轻轻摆弄上了丹蔻的修长玉手,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那人。 “卿酒……” “走开。” “卿酒……” “有完没完?” “没完……” “真的没完吗?那……” “好的,小的先退下了,娘娘有事吩咐小的。” 他叹气,自己认得祖宗跪着也要宠完。
  • 一花一酒锄种田一花一酒锄种田风初袅|古言别人有空间就是拥有了金手指! 女人在空间发家致富,嫁王爷嫁将军过好日子。 男人在空间炼金修体养神兽,红颜无数雄霸天下。 而我,在空间养个要死的男人! 这是一篇纯种田文,没有太多的狗血,没有大富大贵,没有王爷将军,只有田间平淡的生活。
  • 重生这个妻主有点萌重生这个妻主有点萌万倾幽雪|古言她为他倾其所有,甚至是失了性命,死后才知他所爱之人并非是自己。魂归故地时她方才惊觉,原来真正在乎她的是一个她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的男子,他执着的,用小时点点回忆和心中的些许爱慕固执的守了自己一生。 一世重生,她是为了还债,更是为了自己心中的正真所爱,她要保护那个固执得要命的小傻瓜,将他捧在手心里呵护,让他一世安康,百岁无忧。 …… “妻主,我们要去那啊?” “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快快乐乐的过完后半生。” “好。” 两人同时拉紧马绳,向前奔去,全然忘记了后面还有一个小包子,小包子吓得嚎啕大哭,赶紧左一个包裹右一个包裹的背在身上,骑驴驾鞭,边追边喊,“爹,娘,你们咋又忘记我了呢!”这么可爱的小包子,你们都舍得丢。 前世,我负你良多,今生悔过之时,幸好,你还在我的身后。
  • 梦回记忆深处梦回记忆深处执碎一梦|古言那年,桃花树下的一眼,便注定了他的劫,乃至他三生三世陷入此劫,不得安生。那年,她调皮喜玩,扭伤了脚踝在桃花树下歇息,是他救了她,从此她对他念念不忘。
  • 箫笙陌箫笙陌萧沫筝|古言?一转身,一个回眸,一个微笑,一段坎坷,造就了一段情缘。一支箫,一个信物,一场梦境,一个伤疤,成就了一段佳话。你是否还在原处等我回去?你是否还在回忆你我的童年?你是否愿意接受这样的我?等我回来,重新开始我璀璨的人生!
  • 皇后是个白莲花皇后是个白莲花吴小佐|古言一旨废后,卑妾践踏,她以尊贵之身惨死宫中…… 杨素影发过誓,若有来生,她宁可负尽天下人,亦不会再让人负她半分! 皇城政变,她再次回到宫中,却是将一把长刀送入自己最爱的男人胸口……
  • 宫女难为宫女难为睡着的女王su|古言穿越为宫女,本只求平安一生。奈何皇族波谲云诡,将她拖入权力的漩涡。喜怒无常的宠妃,笑里藏刀的贵妃,佛口蛇心的皇后。阴狠毒辣的陷阱层出不穷,她步步为营,方能向死而生。偏偏老谋深算的皇帝敬她,神机鬼械的王爷爱她,可是皇权游戏里,是谁在做戏,又是谁套路了谁?待她终于恢复了自由,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她逃到哪里,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也逃不掉那命中注定的缘分。
  • 冷王缠妻:契约王妃冷王缠妻:契约王妃花药|古言青衿觉得遇到安王萧毅是她这辈子的不幸,她本来已经决定和情郎相约私奔,却被他以家中亲人威胁,为了抹去父亲在朝中的罪责,她和他立下字据为证:这一辈子都必须在他身边受尽折磨与束缚。明明不爱,为何却在漫长的余生里心变得不再平静?
  • 邪相霸宠:绝色残君邪相霸宠:绝色残君花绝觞|古言她,不老不死的神秘岛主;他,邪魅如妖的妖孽宰相;他,任性霸道的酷萌妖皇;他,深藏不露的腹黑弟弟……她爱喝酒,一袭男装,不知俘获了多少少男少女的心,她本身就是一个谜,无人能解开的谜。一不小心的意外,让她青丝如雪,左腿残疾,而她却风轻云淡的说:“银发?不错不错,省得我去染了,残疾?唉!反正我要腿也没有用,坐轮椅多舒服呀!省了我站起来的力气了。”且看她如何将这世间万物玩弄于鼓掌之间。“唉!树大招风这一点我懂得,可是你告诉本岛主这招来的都是啥呀!虽然我承认本岛主魅力不可阻挡,但是也不能都往我这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