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妖娆娇妻哪里逃

作者:倾络
人气(8)评论(0)字数(105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是令人羡慕万千的富家小姐,他是宠溺她至深至爱的青梅竹马……她被抢婚,他来救婚……本以为以后便是一场天长地久,以为以后可以长相厮守,然而……她却发现他的身后竟然隐藏着阴谋。

最新章节

第379章 大结局(2019-09-26 17:55:38)

同类热门
  • 微故事:与你同在微故事:与你同在喵韵|现言每一对情侣不一样的经历,不一样的结果是爱还是恨
  • 月下残樱之死神娇妻月下残樱之死神娇妻雪暮寒月|现言爱如昙花一现,花与火碰撞间,并非一定是生死决裂,或许在那摩擦出的火焰中,那份爱早已没有了错与对——虞墨诗。暴雨一直在下,空气如刀片般划着行人的皮肤,雨中只见一名男子半跪在地上怀抱着一个女人,眼神中浓浓的着急和一丝嗜血的杀意。虞墨诗,谁允许你把危险留给自己的。女人脸上映着惨白的颜色,“我说过,不喜欢男人太霸道,他不以为然的一瞥。数月后,“老婆,你要知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是你的后台。女人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那我要离开这里,可以吗?
  • 国民甜心:总裁求抱抱国民甜心:总裁求抱抱墨忆晨雪|现言她很平常,可是为什么总有大人物围绕在她身边?自从那部戏播出之后,自己就成了热搜榜第一。总裁对她感兴趣了。而国民老公会做出什么呢?
  • 落尽长歌落尽长歌巡游海岸|现言一线男明星林高杨和芭蕾舞女孩季长歌的爱情故事
  • 爷要宠妻,渣姐哪里走爷要宠妻,渣姐哪里走殊小九|现言成长是个奇迹,它能把一个萝莉变成御姐,也可以把一个正太变成屌丝,更可以把一个少年变成一只骚年。谢凌还是那个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的谢凌,只是浑身席卷了着疯狂嗜血的阴险,毒蛇一样。顾子墨还是那个同样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的面瘫顾子墨,只是少了人气,像冰块机器人。禾小九还是那个笑得风轻云淡的禾小九,只是被奇迹感染,雕成了一只不折不扣的——渣姐。当渣姐遇上毒蛇,当渣姐遇上冰块机器人,当渣姐遇上毒蛇机器人组合。很好,全渣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影后今天告白了吗影后今天告白了吗仙女喵爱咖啡|现言本书[1Ⅴ1]甜宠,全程无虐,高甜!多多支持另一本书《太子妃是京城团宠》! [小剧场] “颜神,听说你有女朋友了?一个小记者激动的问” “哦!”我的事需要和你讲吗?男生挑眉” “不需要,不需要”小记者连忙摆手。 此时,“吱”门打开了。 “矜哥哥,你怎么在这儿啊?” “因为……你在啊!”颜子衿语气中有满满的宠溺。 众人纷纷瞪眼,这怎么回事儿?高冷傲娇的颜神怎么一遇见姬女神就变了?还时不时撩人。肯定不止青梅竹马这么简单!! 后来,他们公开了,看着微博上粉丝们的评论,他陷入了深深的疑惑。 【颜神,你终于学会拱白菜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放开我女神,让我来!!!!!】
  • 婚宠逆天:裘少千里追妻婚宠逆天:裘少千里追妻咪儿乐乐|现言母亲是上流社会人人唾弃的小三,女儿是万众皆知的裘家下堂妻。为母踏入虎穴,被下人刁难,被婆婆欺辱,她的丈夫也带着小三登堂入室。越是刁难,她越是不屈服!某天,男人如天神降临:“我的女人!谁敢动?”他只手遮天,为她挡下一切攻击。她生病,他彻夜不眠守在她床前。项链掉进江里,他亲自陪她寻找。终于她敞开心扉,母亲把她交到他手中,却冒出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要喊他父亲!她遍体鳞伤,撒手离去。最后一刻,他拉住她……
  • 骗婚成爱:总裁的首席秘妻骗婚成爱:总裁的首席秘妻蒙锦锦|现言一觉醒来,陌生男人告诉她。你是我的妻子,你肚子里有我的孩子。江西语想,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后来,她说:原来结婚都是骗人的,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顾长安老神在在:书房还是厨房,刚好我也觉得卧室没新鲜感了。
  • 前度回来了前度回来了言有如|现言六年后的今天,在G城土生土长的何沐雨又遇见了六年前无故消失的中学恋人高枫,高枫的出现打破了何沐雨安稳的生活。 接任高远集团总裁一职的高枫,回来后却发现一切已经物是人非。 何沐雨已是四岁多小男孩何沐风的母亲,她对高枫的感情也由爱转恨,这其中到底是有什么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