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纯真少女的爱情

作者:齐雪馨
人气(60)评论(0)字数(0.24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一个刚刚的少女,一直想进心心念念的风腾集团。可是在她进入风腾的开始,命运也开始慢慢的变化着.............

最新章节

第2章 风腾集团的面试(2019-09-26 16:14:09)

同类热门
  • 娇妻难追,墨少请自重娇妻难追,墨少请自重神笔小毛|现言当红武打女星重生在弱爆了的宁安然身上,她性情大变怼天怼地对空气,雷厉风行戳破前世未婚夫和闺蜜的奸情,杀个片甲不留,却唯独在墨行衍面前怂的一逼。“墨少,人家是良家妇女,不要酱紫!”男人身为帝国掌权人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她这样披着羊皮的狐狸精!“半夜闯入我的房间,这叫良家妇女?”她越挫越勇屡屡触碰男人的底线,男人一次次把他的底线放宽,只为了将她拿下……
  • 穿书后我成了江城的女王穿书后我成了江城的女王右了右|现言喻眠是一个富婆,曾经三天花十亿的事上过新闻。她没想过自己无意中喜欢的一本小说,尽然让她穿越了? 不是吧阿sir,这年头还有这稀奇事? 刚穿越就到酒吧,碰见了结束她生命的男二。 还好这是男二事业低谷期,喻眠决定用钱来保命。 这头刚解决完男二的事情,男主带着他叔过来找麻烦了? 喻眠本来想躲着,可发现这个小叔也太帅了吧!!! 原主什么眼神?这么帅气的小叔不要去要那个眼瞎的男主? 撩到小叔后,喻眠表示,就是特别后悔。 结婚前,顾总就把喻眠宠上天了。 结婚后,江城小公主晋身小女王,身后总有一个霸道的顾总跟着。
  • 喂!你的爱来了喂!你的爱来了袁伟|现言一个大龄姑娘的平凡爱情故事,简单之中略有些温馨。
  • 情起南风情起南风渔小婉|现言他们第一次遇见是在有名的会所。 第二次还是在会所。 第三次依旧是会所。 他以为她是出卖灵魂的交际花。 她认为他是混迹于声色场所的浪荡子。 她只当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不会有任何交集。 却不曾想,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彼此间最深的牵扯。 他爱她宠她霸占着她。 她避他怕他又忍不住想靠近他。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情起南风,缓缓图之....
  • 盛世溺宠:冷情总裁的呆萌妻盛世溺宠:冷情总裁的呆萌妻烟暮玖|现言不就是一不小心把某大boss当色狼给打了吗,不就是一不小心发现原男友勾搭别的妹子,然后伤心欲绝进错房间吗。某大boss至于如此穷追不舍吗。婚前,“从你进错房间那一刻起,我就认定了你。”“从遇见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逃不过了。”“既然我们的开始是个错误,那就让结局也一直错下去吧。我只要和你在一起,我爱你。”婚后,“来,我们继续之前没做完的。”某大boss极力诱惑某女。“骗子!之前看你衣冠楚楚,没想到竟然是衣,冠,禽,兽。”某女极力反抗,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看大boss如何不要脸的追到萌妻。
  • 老婆您好:单恋999天老婆您好:单恋999天陌上路人影|现言容城一直觊觎着傅家四姑娘,从懂事的时候就惦记上了,可是惦记了十年,到最后,她如花似玉,却要嫁给别人?不行。容少果断出手将四姑娘抢了过来。可是,婚后……小妻子一脸恬静地拿了厚厚一沓子纸张给他,名其曰是“约法三章”。1:没她允许不准进她房间。2:她出去交友聚会,他无权干涉。3:不能要求她履行夫妻义务。4:……还四个屁,容少看到第三条,粗鲁地把纸一撕,搂住小妻子的腰直接甩在床上。沉默了一个多小时的容少终于忍无可忍地开口:“傅西温,我从十八岁就想睡你了,你这么会算,那你算算,十年,我该睡你多少次?”
  • 那小小的人儿那小小的人儿藏进水草的鱼|现言野子,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的女生,从小自命不凡,一直以为自己是人群中最特别的那个。毕业后为了所谓的工作和梦想,义无反顾扎进大城市,终究在漂泊异乡后尝尽人间疾苦和现实残酷,逐渐长大接受现状,小小的一个人儿,诉说着曲折的故事,从爱情,到工作,再到生活、、、、、、
  • 爱情支票爱情支票张雨子宸|现言张小燕遇见了潜力导演谢礼庭,却阴差阳错两次造成谢礼庭昏迷,是偶然?还是有别的原因?爱与不爱?小人物扯进大阴谋,爱是解脱还是赎罪?
  •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君九爷|现言“房子,车子,保姆,家电,离婚后我一样不要。”浴室前,男人只裹着一条白色浴巾,淡淡的看着手里的离婚协议书,半晌抬眸,对着她说道:“但是麻烦宋小姐看看我们当初协议的最后一条,离婚后,我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中最为值钱的那个,你应当首选将我带走而不是我的任何身外之物。”她听后垂眉,伸手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她的大名:“席先生,我只是觉得你少了一个追求我的过程,等你追到手,再结婚也不迟。”
  • 狙击哥哥的心脏狙击哥哥的心脏小橘妹妹|现言三年前,他们的第一次相遇在边境小镇,那年他二十五六,她十七八,他冰冷无情,双眼不带一丝感情,如同从地狱走来的魔王,却选择救下素未谋面的她。多年后,他在酒后含笑道:如果当初没有救她,我会不会孤独终老。因为啊,我此生只为她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