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反穿逃爱:拒做城主替身新娘

作者:抒夕
人气(5)评论(0)字数(31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妹妹的命,死于这个人人口中的仁君皇帝手里!为复仇,她不惜铤而走险,一脱求宠,只为一夜欢好,取他首级。再次睁眼,陌生的时空,陌生的环境,还有陌生又熟悉的他。前世皇帝,今生市长?不过就是个城主!古仇今寻,我妹妹的命、我过早夭折的幸福,这一世你必偿还!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最新章节

第95章 大结局(2019-09-23 03:42:07)

同类热门
  • 女王索美女王索美王女人|古代言情天黑之际,所有的日光被黑夜包围之瞬,万朵莲花开放,萤火虫刹时出现,远处,一个皎洁的身影渐渐清晰。王,今天,终于出关了。她神采淡漠的走来,无比的尊贵却透着风骨柔情。她的身后,是多么惊人的一幕--千万只妖魔鬼怪齐齐的跟在白衣白发少女身后,那些面目狰狞,形状猥琐恐怖的怪物,跟着她敬畏的数步走进白颜山。
  • 御秦御秦栾宝|古代言情表面平静的东秦帝国暗波汹涌。一场盛大的太子婚礼把无辜的她卷入皇家恩怨,从此豪门庶女便走上了传奇御国路。斗腹黑权相,夺至尊嫡位,为抗入侵东瀛把女儿姿态抛。历尽万难,她在美男丛中飘身而过,却只收获男宠夫君一枚。灯烛斜影里。她把衣襟轻拉,回眸一笑:怎么?需要把洞房补上么?他清风晓月,不置可否:如果娘子有这个时间,也未尝不可。=========================================PS:更新时间暂定上午10点,有加更会另通知。
  • 姚氏姚氏Y小L|古代言情如浮萍无源无终心知过客却如飞蛾扑火,一心愿执手白头却寥落而散,流年经转,你已走远而我仍披青衣原地神伤,可否再路过,让我忆起那日花香漫天,檐雨穿心流不走那一瓢思念,落叶凄然葬不起那满腹忧愁。午夜梦回依旧陪你君临天下,待到星辰隐没方知残梦已醒。倘若轮回,你是否愿与我红烛对影,珠翠碎,青丝断断壁残垣想再砌怎奈雨露寒凉踏不尽那满地冰霜泪眼卑微窥探,只愿你有红颜常伴。冬雪已尽春寒渐暖,回眸再顾,竟恍如隔世。
  • 紫邪:废柴小姐闯霸天下紫邪:废柴小姐闯霸天下异地烟火|古代言情她,强者第一,却莫名重生在废柴身上,再睁眼,锋芒毕露,无人敢对!令天下男女改变风向,为之疯狂!这些出类拔萃的男人,个个看上她,纠缠不休!娘的,她跟他们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追什么追!
  • 后宫美人:皇后我最大后宫美人:皇后我最大芷溪|古代言情一朝穿越,成了首富之女,不错,很有钱,可是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被人追杀到妓院,被女人调戏也就算了,那个男人还拧着她的耳朵道:“妹夫,你是不是嫌妹妹伺候地不好,不如让大哥多给你找几个美妾?”某女一脸黑线:“多谢大哥,下次不敢了。”这个男人很腹黑,还是一国之君,她不嫁,行不行?某男笑得一脸无害,声音无比坚定:“不行!”(情节虚构,切勿模仿)qq群:293874178,欢迎加入
  • 绝情女帝绝情女帝傲娇小妞|古代言情受尽情伤的云络,最终选择以结束生命来获得解脱,发誓如有来生,绝情弃爱,上天却并未让她死去,穿越异世后,他,爱她至深,却不敢告诉她;他,是她兄长,却愿护她一生;他,流水浮云,却想温暖她心;他,帝王之尊,却独不得她心。她,绝情弃爱,一统天下,长夜孤寂之时,是否曾需要过温暖?
  • 重生无良妃:鬼颜惑君心重生无良妃:鬼颜惑君心林十一|古代言情美颜倾城为祸,未祸他人,先祸自己;亲情血脉是假,面若慈善,心似蛇蝎。一朝含恨而亡,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已非前生那个懦弱无能的相府三小姐了,无良大娘,她比之更无良;阴毒姐姐,她亦可以更无情。所有欠过她的,必要一分一毫全部讨回来,可是肆意人生里却独独出了他一个意外。骇人鬼颜惊慑天下,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他眼中最耀眼的风景,他步步紧逼,极致宠爱,她装傻充愣,冷眼旁观,只因知道情乃世间毒药,可是,心又岂容自己支配?“爷,从一开始,展御便是为了目的接近你哦。”她嘴角溢血,笑容妖娆。“爷不在乎。”他低头,掠尽万般甜美染满唇。
  • 娘子,为夫要争宠娘子,为夫要争宠繁华落烬|古代言情她无意间一句“花楼满座,谁懂人心寂寞”,深深震撼他的内心。世人眼中凶狠残暴的他,却对她的冷漠无计可施,在短短的相处中,他不可自拔地爱上她!从此他的柔情只为她而绽放,上穷碧落下黄泉,日夜伴君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恶少缠爱之公主不嫁恶少缠爱之公主不嫁浅。。|古代言情她是凌之一族的公主,自小被养在神庙里,有自己的青梅竹马,生活平淡而幸福。可有一天,当她遇到了那个恶少之后,生活的变化,开始翻天覆地。...
  • 冰清玉洁坏娘子冰清玉洁坏娘子魍魉魑魅饕餮狻猊|古代言情台湾金氏集团总裁穿越到了梦泽国。而因为其自尽时脑部着地,造成失忆,导致他的思维,永远停留在五岁孩童时候的记忆。秦州女子董凤莲,为了筹钱安葬爱父,被迫加入夜鹰贩卖孩童的团伙。正准备对一孩童下手的时候,却忽然被一从天而降的俊朗美男子撞倒在地。“妈咪!”生物学中的印随行为,让他认定了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大型动物”就是他的妈咪!天哪!他干嘛叫她“妈咪”,她只不过是在卖孩子,又不是在开青楼!身高八尺的他,眉宇俊朗坚毅的他,拼命地抓扯着她的衣角,甜甜地冲着她笑,细细一看,哇塞,这个男子,果然相貌不凡、好生俊俏。嗯,好!那算了,自己干脆不卖孩子了,改卖男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