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漆天

作者:DeathSmoker
人气(4)评论(0)字数(1.5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这并不是一部网络常见幻想的小说,而是一部纪实的短篇小说,一第一人称视角所写,并没有对话的出现,是一部需要细读,结合自身经历的小说,有可能,你就是主角。

本书标签

DeathSmoker 漆天

最新章节

第5章 《漆?天》 乌利尔(2019-09-26 13:52:42)

同类热门
  • 独宠娇妻独宠娇妻若糯米|现代言情是否,他该庆幸,她什么都不复记忆,嫁他,就只是那个纯粹的五千万块钱的理由!那么,就让一切重新开始,让她再爱上他,让他们再一次相恋,而这一次,他绝不再负她!算计好了,不会和这个男人纠缠太久,但为什么他的怀抱却让她如此的熟悉与疼痛?!
  • 玩转特种兵玩转特种兵九涩|现代言情因一次暗杀而失忆的霍尔斯家族当家法兰克空遇上了尖牙利齿的保镖淋漓,从开始的不对盘似乎就注定了以后的爱恨纠缠。张狂邪肆的教官大猫外表不急风流,从开始的不懂,到后来的了悟,自此,眼中就有了温度。被法兰克极端方法所困,淋漓眼中是深不见底的伤痛,为了法兰克的不惜一切,为了大猫的无言沉默:“法兰克,我们就再赌一次,这一次,我将所有压上,赌一个套利你的机会。”“大猫,只要你等我一日,我便不负你一天!”(本文先甜后苦,再苦再甜,最后大甜)
  • 旧爱来袭,齐少图谋不轨旧爱来袭,齐少图谋不轨幽微|现代言情年少时,他是不良少年,专门捉弄欺辱她,她视他如仇敌,十六年后,他是城府极深的邪.恶男人,玩尽手段迫她为妻。“暖暖,我说过你是我的,现在,你逃不掉了。”他的手掌落在她的后颈摩挲,像在把玩一只小动物,语气凛冽笃定。“不,我不叫暖暖,我是徐佳,我不认识你。”她眼底闪过紧张和戒备,灵巧一闪,避开了他的钳制。之后,他用计,把她的结婚证上改写成他的名字。“现在我是你名正言顺的丈夫,你眼里心里必须只有我一个人。”他高高在上,运筹帷幄锁定她。她气得浑身颤抖,抓过烟灰缸砸到他额头上,“你做人自私、小心眼、霸道无理、喜怒无常、还把自己当皇帝……我为什么要嫁给你这种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tfboys之永伴你tfboys之永伴你魔鬼女孩|现代言情tfboys和三个女孩的完美邂逅,他们经历了一次次的困难险阻,最终幸福美满。
  • 蹉跎岁月的爱恋蹉跎岁月的爱恋傀潼|现代言情6年后,当再次遇见。韩溪和陆跃都只有一个感觉,被算计了!这场被安排好的相遇,并没有如安排者想得那般干柴烈火,轰轰烈烈。韩溪苦笑,纵使岁月把他打磨地不易悲喜,她还是能感觉到那种嫌弃。再见,又何必呢?陆跃只是觉得,孩子都有俩了,有必要一副“我还爱着你”的模样吗?他真的是吃错药了才答应回到这个城市!
  • 误入豪门:赖上腹黑首席误入豪门:赖上腹黑首席雪凝烟|现代言情屈辱卖身,她成为冷少的豪门囚宠;家族纷争,过去深爱的人竟成为手足之妻;本来无爱,为何他却在不知不觉中弥足深陷……他,真的能实现诺言,在得到一切后放她离开吗?以交易开始的爱情,要怎么进行下去。
  • 致命毒爱:冷漠首席戒不掉致命毒爱:冷漠首席戒不掉醉潇湘|现代言情韩以诺说,顾珉宇这男人就像是毒药,一旦沾上,便再也戒不掉了。法国初次相遇,韩以诺便迷上了这个冷漠的男人,缠着他,她渐渐习惯了他的陪伴。结婚后,韩以诺更是对这个男人上了瘾,她戒不掉也不想戒掉。打打闹闹的生活,她沉溺其中,却不想身世曝光。韩以诺一夜成为杀人犯的女儿!雪上加霜的是,正牌小姐竟是已经怀孕的情敌!父母的抛弃,世人的嘲笑,让韩以诺濒临奔溃,好在她的身边还有顾珉宇。可是一次意外,命运竟连顾珉宇也夺走了……
  • 女主冷艳高贵女主冷艳高贵秋水晴|现代言情同为小说女主,她尤其与众不同,拥有明艳的外貌傲人的身世。但是,女主是一朵彻彻底底的小白花!小白花也没关系,女主的光环和作者赋予她的外在资本,她注定会有无数美男的痴情守候。悲催的是唐宁发现,她不在原著,她在女配逆袭上位的小说中!--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亿万豪宠:总裁老公从天降亿万豪宠:总裁老公从天降双凝|现代言情从见她第一眼,他就想娶她回家,从见他第一眼,她就觉得他恶心到家。她都不明白这男人怎么老追着她跑,这样也就算了,他竟然把她丢进监狱,一边喝茶一边丢钻戒给她。“嫁给我,你就能从这出去。”“……”她瞠目结舌到家。她说要嫁就嫁他们公司总裁那样的!他问她:“你们公司总裁什么样的?”“英俊潇洒多金专情!”他云淡风轻:“你那么迫切想嫁给他?”她为了让她明白她有多不喜欢他,“对!要么不嫁要嫁就嫁他!”他拿出名片说:“如你所愿,什么时候去登记。”“……”什么情况啊!恶心到家的男人怎么成她家总裁了啊!
  • 伪淑女情挑冷撒旦伪淑女情挑冷撒旦羽众步桐|现代言情她,外表柔弱,本质彪悍。他,不苟言笑的冷情总裁。原本没有交集的两个人为了逃避相亲而交往。“女人,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剑眉紧蹙的男人阴沉着脸。女人睁着水灵的大眼,轻咬下唇,以柔弱的嗓音指控道:“欺负人,你怎么舍得对人家那么凶嘛?”看伪淑女杠上冷情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