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一见钟情不钟情作者:Gossip女孩
人气(1)评论(0)字数(7.9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上位,拍戏,大起大落的娱乐圈带来的那些让人倍感疲惫的事情。爱情,快乐,夹杂在无奈之中。郁滇元从来没有深刻的去体会到在这个圈子里自己对慕微雪的关爱,两人就像刺猬一样的挣扎闪躲,不知道刺猬能不能拥抱。

最新章节

第44章 冬日里的温度是谁3(2019-09-26 10:51:25)

同类热门
  • 十字路口的抉择十字路口的抉择羽兰倾墨|现代言情时光飞逝,转眼间沙漏已流完,人生如戏,戏里戏外都不会尽如人意,人不是全完美的他,和她的是三年同学,她,只是一位普通的轻花痴而已他,在她们班她喜欢听他唱歌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当她终于迫不得已要选择的时候,她又该如何选择呢
  • 坏蛋老爸强势妈坏蛋老爸强势妈虫虫想冬眠|现代言情一场奉子成婚协议,将两看相厌的两个人强行绑在一起。他对她警告道:“未来五年的婚姻将是你坟墓生活的开始,除了黑家大少奶奶的虚名,你什么也得不到,更别妄想能爬上本少爷的床!”她气的牙根儿直咬,不甘示弱的回吼道:“黑四眼,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别整的好像谁都想爬你床,谁都想围你转似的。往小了说你这是自大自恋,往大了说你这是无药可救,往深了说你这就是脑残那类型儿的懂不?”腹黑森冷的总裁爹地,娇俏野蛮的护士妈咪,外加一个整蛊邪恶的聪明宝宝……
  • 一晌贪欢一晌贪欢蓝月妖妖|现代言情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 许你双飞翼许你双飞翼天尽头|现代言情世上唯一能让人在绝望中感到希望的只有等待。而在这等待中,最让人感到无助的不是你要走多远,而是你要走多久。你说到天涯海角,我便追你到天涯海角;你说到海枯石烂,我只能等到海枯石烂,一分一秒都不能少的等下去。但因为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愿等!
  • 首席男神之复仇女王首席男神之复仇女王柠萌宥訾|现代言情因为后妈的陷害她死了,然后她的后妈就跟外界说她自杀了,包括她的父亲也不知道她是被陷害的。可却没想到她既然没死。老天给她一次复仇的机会,她一定要好好的把握。可就在这时候他居然出现了,还要逼她和他结婚?,,,,,
  • 三面紫魂三面紫魂单人旁圭|现代言情她,一介低等的魂魄,却因地狱工作人员的作业疏忽,使人间三名女子无辜死亡,就使命她为此三名女子继续活下去。可是为什么?这三名女子都与他发生一段缘,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蓝芊尘、杨牧、上官灵玲都不是自己,但却爱上了这个可爱的男人。怎么办?她是魂,他是人,却还搞得她大肚子,怀了他的孩子,他却与别的女人订了婚,还害她大着肚子东奔西跑的?
  • 冷公主的复仇历险记冷公主的复仇历险记肸子|现代言情十年前月婵被害,不过万幸被美国女王一家救了,可是医院检查说月婵脑内出血压住了脑神经,形成暂时性失忆,美国女王非常同情这个惹人怜爱的小女孩,所以收她为干女儿。十年后,长大的月婵非常聪明,在美国创建了自己的集团,分布世界各地,还创建自己的帮派和宫,实力不可小视。同样她还有个神秘的身份——世界顶级杀手!失忆前的身份,现在还不明所以,不过听美国女王说了,自己是她们认河里救上来的,应该是被人陷害,所以她要回去寻找记忆,然后报仇。她在中国会遭遇什么?尽情期待——冷公主的复仇历险记。
  • 豪门盛宠:腹黑首席撩人妻豪门盛宠:腹黑首席撩人妻千千叶子|现代言情她,是商业学霸,被卖进娱乐城陪酒,惨死重生,醒来却成了别人新婚夜遗弃新娘。“什么?草包在商业界叱咤风云?还要收购她老子的公司?”江父不淡定了。他,为了不被家族逼婚,娶一个远近闻名的草包进家,只为华丽的私生活打掩护。草包要告他强X?先去找找哪条法律管夫妻之间的欢爱之事再论。他翻手是云,覆手雨。她势必逃出他的掌心。“玩够了,我要回前世。”“草包,你休想带着我的继承人离开我。”
  • 冷傲首席的小丫头冷傲首席的小丫头燕儿麦|现代言情地位悬殊的两个人在一片田园相遇。他,从出生就被隐藏,在愤恨孤僻中成长为女人望之生爱,男人望之生畏的田氏总裁。她,干净纯白,洋溢温暖幸福,对他无知无爱,无畏无惧,她被逼和他结婚,但她只把他当成朋友。感情潜滋暗长的日子里,她好像明白了他的心,但,烟花灿烂过后,或许只留下一地灰烬。
  • 101日蜜宠:首席强势逼婚101日蜜宠:首席强势逼婚墨洛澄|现代言情一场恶作剧,她将他由绯闻绝缘体变成了全城话题王。他堵着她在墙角,口气轻佻,“其实,比起传言,我的口味明显更在于你这种,虽然既上不了厅堂也下不了厨房,可好歹,勉强入得了口……”她是家人钦点给他的未婚妻,狡黠,以微笑掩饰心计。他是外人眼中狠厉不可一世的冷家三少,腹黑,专擅长压倒。“听说三少嗜好很独特?”一次记者见面会,某小腹黑很有其母之风的混迹在记者群里煽风点火。台上俊美无俦的男人一步步逼向他,答得面不改色,“嗯,白天蹂躏儿子,晚上摧残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