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川长思浅来川长思浅来秭姝|现言“姜少宸!凭什么你可以找女人而我连回家都要你限制!没错,我就是出去找男人了!”“你不要逼我!否则我随时都可以要了你!”
  • 傅太太,爱你成瘾傅太太,爱你成瘾卜夕熙|现言莫微暖被某人按在大腿上,期待地指着自己的樱桃小嘴问:“傅先生,亲亲好不好呀?” 傲娇的某人:“不可以,小丫头,老实点!” 婚后,某人倒是不傲娇了,晚饭一结束:“傅太太,该睡觉了,早睡早起身体好。” 莫安安满脸不乐意,哪次早睡了?!还不是被某人折腾…… 一个小丫头撂倒大总裁的故事……
  • 阮麦藏阮麦藏零四幺六|现言姓名是人一生的印记,是与世界的约定,是家人的希冀与馈赠。李惟、肖冰卿、阮麦藏,三个名字,三段人生,可是她终其一生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家而已。 养父去世,养母与初恋再见嫁入豪门,因她的一杯水,养母流产,她被赶出池家,几经变故,兜兜转转,当一切真相被摊在阳光下,又该何去何从?
  • 总裁百日索心:天使,早安!总裁百日索心:天使,早安!海云兮|现言七年,她将自己武装成美丽的天使,戴着面具而来,为了一个使命,一个嘱托。七年,他早已将心深深埋葬,他以为不会再爱,在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时,不经意间突然嗅到曾经迷恋的暗香。她象一把固执的锯,一出现就强势攻战他的内心,将他的旧伤拉出一道道深深的血槽。“你是谁,你是她派来折磨我的吗?”当她成了他的魔障,他质问。“我可以由着我的心吗?”婚约束缚,他挣扎,他抵抗。“那么,我们就永不相见。”她承诺,她远离。但她又必须让自己走进他的生命。在他们错身而过时,他才发现,她早已经成了他的魔障,她的神秘住所,她的孩子,在她美丽的外表下,还包裹着怎样惊人的秘密?
  • 时光未许半浅爱时光未许半浅爱玲珑清音|现言有缘有情的人永远不会走散,时光荏苒爱你的心从不减半分。那些年我说过的话,许过的承诺我统统认账!沈嘉笙,在萧蔚林心里种下的深情,早已接天连地,蔚然成林!纵然是命运捉弄,纵然误会重重,七年来,一个远走异国,一个隐姓埋名。但无论天涯海角,地北山南,他终究会把她找回来,携手书写他们的倾城故事。甜宠文,不虐,无三,势均力敌的爱情。
  • 快穿:扑倒男主快穿:扑倒男主莫家大大|现言只不过睡一觉,就穿了,还被一个机器莫名其妙的塞进了各种空间,打着扑倒男主的旗帜,完成各种任务,关键老子是男的,好吧!!本文宠溺无限,穿插小虐,看男配如何变弯,攻略男主。小主们,拿起你们秀丽的小手指轻轻点击收藏,作者大大一定会非常非常非常的感谢你们!
  • 宠妻成瘾:腹黑总裁别碰我宠妻成瘾:腹黑总裁别碰我小妖呢喃|现言凌悠然不过是个私生女。为了能够报名设计比赛,在不知不觉中跌进圈套。他是商界的大佬,冷漠如斯。打个喷嚏,便能够撼动整个商界。二人之间,本应没有任何交集。却因为阴差阳错,有了鱼水之欢。“给你三百万,陪我演场戏吧!”“如果不是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会不会这么义无反顾地来救我?”他愕然,望着她的背影喃喃:“即便是只有你,我也会义无反顾。”本以为幸福之幕即将开启,岂料一场意外车祸,切断了他们之间的所有联系。再度遇见,她带着两个孩子。她问,你为什么从来都不找我?他笑了笑,将她搂紧:“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 重生爱恋:老婆大人我错了重生爱恋:老婆大人我错了没名的五叔|现言冷钰是A市最大集团的总裁,潇若智是一个被男朋友出轨而重生。遇见他,冷钰就说过:你是我的女人,别人谁也别想染指。她说:遇见他我就有了整个世界。结仇篇:你这个女人是不是故意的,然后想让我喜欢你。潇若智:你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病啊,你对女人就这么自信,某男以气炸~宠文篇:老婆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只要不生气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真的?某女已乐疯……那你就把哪天喝醉输的钱给我然后我好投资去。冷钰:老婆……本文宠文+腹黑偶尔还有点小虐,大家做好准备了吗?
  • 一个小人物的成长故事一个小人物的成长故事徐井然|现言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这句话井然我,还能记得,是一个女孩对我说的,我现在很喜欢这句话,是啊,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我叫徐井然,是一个极致理想主义者,现在单身,成都蛋生负责人,狮子座畸形血,脾气暴躁,为人随和,不扯淡了进入我们今天的故事吧。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实的故事亦假亦真,让人傻傻分不清,我依稀觉得他出现在我的梦境中,依稀又觉得真实发生过,就让笔者用脆弱的文字演绎这个故事,读者你给我坐稳了,我送你上去。
  • 南歌未迟南歌未迟夏清枝|现言盛夏午后,南歌又梦到往事,在亮的发白的自习室内,少年谢未迟趴在课桌上,不耐烦的温书。她走过去坐他旁边,他就侧眼看她,下一秒便把书推她身前,她凝神细读,他却没心思学,伸长了手来揪她头发。见她不躲开,他便露出孩子气的笑容。 场景蓦然转换,过去飞快在南歌脑海中重播,南歌看到少年清雅俊秀的面孔逐渐冷硬起来,忽而变成冷漠矜贵的成年人。后来,清河街上的少年再也不对她笑,再也不用执着而热烈的眼神注视她。他只眉眼淡淡一步步推她入绝境,公司破产,哥哥惨死,母亲远走,异国他乡步履维艰…… 谢未迟,一别七年,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