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地震警报作者:尹守国
人气(1)评论(0)字数(1.06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尹守国,2006年开始小说创作,发表中短篇小说70多万字,作品多次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等选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协签约作家。

最新章节

第3章 (2019-09-26 06:52:12)

同类热门
  • 第二枪第二枪炳新|小说本书为长篇历史小说,重点描绘了辛亥革命发动时的陕西历史画卷,几个西安小市民及其家人积极响应武昌起义,可读性强,文字流畅。
  • 惠州吕家惠州吕家王乐水|小说《惠州吕家》是一部长篇小说,写的是广东惠州一家祖孙三代的命运。作品涉及的时间跨度从清末民初到改革开放。具有较强的可读性。《惠州吕家》语言成熟,人物刻画生动,情节引人入胜,是一部弘扬民族正气、讴歌改革开放的好书。《惠州吕家》中所写的祖孙三代,可称是中华民族千秋万代中背负着最沉重包袱的三代人。正因如此,他们的故事才可歌可泣。
  • 风起风起张效雄|小说意气风发的副处长丁刚强,在一次基层之行,巧遇美女师妹许晴晴,殊不知许晴晴多年来也一直暗恋着师兄,处处关心着他的成长进步。从竞争上岗、公开考试与城郊约会、宾馆交心,他们身不由己地与社会暗存的各种“潜规则”过招,并在奋斗中一步步走向深爱。当丁刚强在曲折的道路上跋涉时,许晴晴凭着机遇,通过公开考试,一帆风顺地走上了领导岗位。丁刚强在情人和上下级关系的钢丝绳上游走,飘忽不定,处境艰辛,只好远走美国,甚至不惜放弃官位回到老家办企业。昔日种下的种子终于在多年后发芽,他的企业成功上市,丁刚强成了耀眼的企业明星。在他对官场毫无兴趣信心的时候,新省委书记的到来,给丁刚强铺陈了一条前景辉煌的金光大道……
  • 晚安,故事晚安,故事李驰翔|小说相亲相爱的双胞胎远离城市的小村庄里,住着一对双胞胎。他们家庭富裕,哥哥既无须赶走弟弟,弟弟也不需抢夺财产。他们的父母早亡,两人相依为命,住在山脚边大橡树下的房子里。双胞胎长得很像——同样英俊。好像流落世间的王子,再加上父母双亡,如果有人耐心考证,相信一定能发现些什么。淳朴而富有同情心的村民相信着,隐隐约约,双胞胎不同凡人。打从双胞胎来到这里,村民就对他们很尊敬。兄弟俩的离群索居也加强了这种尊敬。
  • 医药代表医药代表李坏笑|小说医药代表曹天朝利用酒色财气手段,取得骄人销售业绩,晋升为北京天力公司的销售部经理。曹天朝无心中靠近了蒋总的情人,被贬到偏远的银城开辟市场!曹天朝利诱临床大夫等推广利润大的新药物,通过给临床费等手段打开了银城的医药市场。可是……
  • 后备(卫斯理珍藏版)后备(卫斯理珍藏版)卫斯理|小说故事一开始,是自由摄影记者丘伦在瑞士一个优美的小湖边与女朋友海文约会,在湖边竟发现一个绝不应该出现在该处的大人物──那是他曾经拍摄过的亚洲某国的元首齐洛将军。满心疑虑的丘伦,丢下漂亮的女友追至一间勒曼医院附近,自此下落不明。五年后,海文来访卫斯理,带来丘伦的死讯。为了调查丘伦的死因,衞斯理决定前往瑞士,揭开勒曼医院的神秘面纱!一队球队,必有后备队员,在正选受伤时,可作顶替;任何机械,也一定要有后备配件,以便在出现损坏的情形时,随时替换。人呢?人有没有后备可以替换?
  • 华音系列-曼荼罗华音系列-曼荼罗步非烟|小说是命运的放逐,还是自我的贬谪?遭天之妒,寂寞于一隅。她枉拥匹敌神明的力量,倾国倾城的容颜,却主宰不了沉浮不定的命运,和自己那颗追求无限力量而不得安宁的心灵。于是,她离开了。在永世轮转的曼荼罗阵中,她那颗抗拒天地的心平息下来,犹如一株在荒原上寂寞绽放的牡丹……云裳如花,风华绝代。这是牡丹的繁华,也是牡丹的寂寞。
  • 凯特·肖邦短篇小说集凯特·肖邦短篇小说集凯特肖邦|小说凯特·肖邦于1870年嫁给了奥斯卡·肖邦,一个棉花商。两人先是住在路易斯安那的新奥尔良,后又搬到一个大农场和讲法语的阿卡迪亚人住在一起。在1882她丈夫去世之后,肖邦与她的六个孩子返回圣路易斯。朋友们鼓励她写作。她在快四十岁的时候出版了第一本小说,《咎》。代表作《觉醒》写于1899年,但是由于小说以对通奸同情的笔调刻画女主人公“性意识”的觉醒,大胆表露她追求婚外情的爱情观,小说一出版便在美国文坛上引起了轩然大波,震惊了全美的书评人和读者。
  • 人性深处的欲望:玻璃囚室人性深处的欲望:玻璃囚室纯懿|小说爱在乌鲁木齐,你用纯净的自私恋着他们。偶得的日记牵引出人性的秘密,思维与回忆交错成情感的迷宫。和你有关的男人都在灰暗中相继死去,你只得把所有感情留给了乌市的晴天。纯懿的最新长篇小说《玻璃囚室》讲述了一个女人在身心经受折磨后终于看到希望,但希望最终破灭的故事。主线与副线交替铺展开来,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具有神秘气息的世界中,体味书中几个人的情感与生活。
  • 牧师的女儿(奥威尔小说全集)牧师的女儿(奥威尔小说全集)(英)乔治·奥威尔|小说小城女孩多萝西的父亲在英国东部小镇奈普山的圣阿瑟尔斯坦教堂担任牧师,他早年丧妻,性情乖戾,以折磨女儿和仆女为乐。在父亲的严厉管教下,多萝西自幼便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奉行自我约束,却因生活孤单,与镇里声名狼藉的浪子沃波顿先生成为朋友。一晚她受邀至沃波顿先生家作客,后者尝试勾引桃乐丝未遂,但被镇里喜欢散播谣言的桑普利尔太太目睹到沃波顿先生在门口强抱多萝西的情形。多萝西回到家里,昏昏睡去。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镇,而对于自己是谁,从何而来,又为何在此全都失去了记忆。多萝西不知道的是,以她为主角的一场狗血私奔大戏正在全英国的报纸上成篇累牍地刊载,而她自己的人生和信仰也即将迎来一场翻天覆地的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