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阳光照进现实作者:尹守国
人气(10)评论(0)字数(0.71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尹守国,2006年开始小说创作,发表中短篇小说70多万字,作品多次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等选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协签约作家。

最新章节

第3章 (2019-09-26 06:48:10)

同类热门
  • 一朝权在手一朝权在手南台|小说“粗而优则仕”!“文革”后期,公社书记曹兀龙因“粗”鲁蛮横而当上了水泉县的代理县委书记。此人没什么文化却无师自通地深谙官场心理学,为了取掉那个“代”字,他结党营私,瞒上欺下,先拉拢精明的朱仕第使其成为县委常委和自己的“智囊”,又把亲信白彦虎的姘妇吕翠儿也拉进了常委班子,于是在与县委副书记刘忠、孙铁的较量中占得上风,成了实实在在的“水泉王”。正在志得意满之时,“四人帮”倒了,他也随之倒了台。历史好像有意捉弄他,和他开了个玩笑。小说主要描写水泉县委内部的斗争。在小小的县城里山头林立,勾心斗角,每一个人都在算计谁是我的人,我是谁的人,权力斗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谁都无法摆脱它的左右,生活秩序一片混乱。
  • 鱼馆幽话2鱼馆幽话2瞌睡鱼游走|小说《鱼馆幽话2》由四个中篇故事(鬼狼驿,天盲山,桃隐刀,羁云滩)组成,故事的背景放在北宋后期的汴京,言语刻薄却古道热肠的神秘少女鱼姬开了一家叫做倾城鱼馆的酒栈,煮酒烹茶,结识了精明过人、铁汉柔情的名捕龙涯,和单纯可爱的猫妖明颜和疲懒搞笑的小泼皮狐狸三皮一起给友人讲故事,每个故事是单独的,但彼此之间相互有联系。
  • 我也很想他我也很想他李李翔|小说当抛弃你的“绩优股”忽然变成了“垃圾股”你会怎么做?敲锣打鼓外加放鞭炮庆祝?!NO!她砸锅卖铁,典当所有家产,眼巴巴的把卡送到他面前!谁知道他大少爷大手一挥,把她扫地出门。理由,她不爱他!“纯恋小说”代表作家李李翔潜心大作,呼喊一段逝去的爱恋,想念一个我们曾经深爱的人……
  • 公务员笔记公务员笔记王晓方|小说《公务员笔记》中的每个人物都是活生生的存在,尽管故事发生在东州市政府办公厅综合二处,但是杨恒达、许智泰、黄小明、欧贝贝、朱大伟等普通公务员的命运犹如一个个圆心,辐射的是人的心灵王国。小说通过对每个人物内心世界的解剖,呈现给读者的是一部厚重的精神档案。通过这部精神档案,我们体悟的不仅仅是公务员的灵魂世界,更是人的精神现实、思想困惑和心灵生态。小说通过一场惊心动魄的肃贪斗争对杨恒达、许智泰、黄小明、欧贝贝、朱大伟等人物命运的影响,深刻揭示了蛰伏于人的心灵深处的危机。在“以人为本”,更加重视人的价值和人的全面发展的今天。情节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 茶里加盐的味道(闪小说哲理篇)茶里加盐的味道(闪小说哲理篇)微型小说选刊|小说本套书精选3000余篇闪小说,所有篇目均在国内公开报刊发表过。每篇都有独到的思想性,画面感强,适合改编手机短信小说。这些闪小说除了通过故事的演绎让读者了解这些闪小说的可感和领悟其中的深刻含义外,特别对广大初高中生读者的心灵是一次很好的洗涤。
  • 短篇悬疑精品:一定要救我短篇悬疑精品:一定要救我郎芳,老猫|小说一线悬疑名家最强阵容,汇聚当下原创悬疑、惊悚、推理、探险等多种类型优秀作品,荒诞而不荒谬、恐怖却不血腥,是不可多得的激发想象力、增强推断力并砥砺胆识勇气的休闲读物。晚晴,是我亲手挖去了你的眼睛,我一定会还给你。我没有办法让你原谅我,只希望能还原你的双眼,让你的灵魂,可以回到家乡。
  • 血色现场血色现场暗夜|小说25个案件,25个主人公不同的命运纠葛。因爱生恨,因欲望不惜铤而走险。正可谓,错走一步,流血百步。血案背后的真相才刚刚开始。
  • 资本魔方资本魔方陈一夫|小说用十六元钱的假存折骗出一个优质企业;用假优质企业骗取了五千万元银行贷款;用企业分立、破产的幌子逃废银行债务——资本高手的如意魔方,突然被一身毛病的瘸子处长搅了局……
  • 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吴亚丁|小说《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系吴亚丁的短篇小说选集,收录了作者近年写作的10个短篇。这些作品题材独特,叙述角度新,时间跨度大,简洁而多层面地描摹了当代中国城市与乡村的世俗生活图景,通过揭示小说人物的经历与成长,力图呈现一个较大跨度下社会生存状态的不同侧面。简朴动人的故事,凝聚了一个又一个人物的各自际遇和命运。
  • 蛤蜊搬家蛤蜊搬家邓刚|小说《蛤蜊搬家》继续了作者在《迷人的海》里对大海的那种充满感情的神秘的夸张的描写,不同的是这个小说已经不再探讨80年代那些激动人心的话题,而是转向了一个更开放的空间世界:蛤蜊,海猫子,海钻儿与老蛤头,老蛤婆,作为背景的读大学的孙女,远洋轮船上的儿子。现代化与原始生命,大自然与工业化进程的矛盾还是作者所表达的主要意思,但是老蛤头在这个变化了的世界上的处境却是更加矛盾复杂的,他的困惑与不解,冲动与执拗是一种不能框架的悲哀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