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圈宠囚爱:魔鬼霸爱受不起

作者:夏狐
人气(32552)评论(0)字数(2.00万)评分(0)收藏(2)连载

“你真的不肯自愿跟我,做我的女人?”他左拥右抱,抬头仰视着她,“下辈子也不可能!”坚定一语,他冷勾起唇角:“把她关进牢笼!”简单一句话,她被丢尽一个巨大的金色牢笼,四周皆是一根根长长细细的铁柱。夜夜被迫成为他解决生理需求的工具,她恨意十足的瞪着他:“你这个不是人、猪狗不如的恶心东西,你绝对会有报应的!”他淡笑:“就算有报应,你也会跟着我一起承受!流云,我生,你生,我死,你死,我受伤了,你也得跟着受伤,你听明白了么?我要你身心永远和我契合在一起!”永生永世,他都不会放过她!

同类热门
  • 剩女的自我救赎剩女的自我救赎烤鱼夹菜|现代言情徐思彤17岁和自己男朋友搞初恋,9年的感情,熬过了三年之痛,度过了七年之痒,她本以为自己铁定是李大伟家的媳妇,结果,到了第九个年头,她成了被甩的那个,而现在26岁的她,光荣的又成了剩女……
  • 豪门隐婚:BOSS独爱呆萌妻豪门隐婚:BOSS独爱呆萌妻安兮儿|现代言情原本只想钓个冰山土豪男友耍耍帅,没想到历经千辛万苦最终全垒打下来的却是个成为第三者的笑柄,噢买雷蒂嘎嘎她也真是醉了,拜托姐姐很单纯的好不好?!对于这种只多金没情调说话还仅说三个字之内的花心汉如何处理?抛,果断抛!起床穿鞋跑路!只是,为什么无论她往哪个方向跑用什么交通工具跑在什么时候跑,他都能够威风凛凛地站在她的面前,笑得邪魅纨绔:“你觉得你能逃出我的怀里,嗯?”【读者群:170202995新浪微博:@安兮儿-微信公众号:anxier1314】
  •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只想和你在一起骆小悦|现代言情苏暖说,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希望这辈子都没有遇见过你。温顾言说,我只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 灰姑娘的玻璃筷子灰姑娘的玻璃筷子青竹泪|现代言情他是亚洲第一首富的孙子,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太子爷,但却在爷爷的威逼下,来到一所并不起眼的中学上学。有时候,缘分真的很奇妙,从来与世无争的她,竟会在遇到他之后,状况百出?她可不信什么灰姑娘的桥段,遇到这种男人,还是开溜比较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落红的结局落红的结局卢天功|现代言情四川妹子邱小红跟着她的年轻老板来到湘北,而后,前往老板经济发达、生活富庶的老家,乐当一个俊俏的上门媳妇。不想老板在湘北货运站因为发不出一车矿石而绝望,事关老家工厂能否继续生产生死攸关的大事,迫不得已把自己的小情人送到货运站一只色狼的嘴里......老板使用的美人计奏效了吗?那只色狼终于出手帮忙了吗?最终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
  • 野蛮千金霸道爱野蛮千金霸道爱诱影·幻|现代言情我,沐岚,从不是一个记仇的人,有仇我立马就报了,根本不用记,这更何况,我是全亚洲十大家族之首沐家的掌上明珠,还是黑道帮派排名第一独唯帮的四大帮主之首!这样强悍的我,居然被人强吻了!那么老土的情节,可以去死了!你肯定会想,是哪个不要命的人敢强吻我,那个不要命的人正是十大家族继承人之一兼FIVE团成员冷凝!更要命的是他就这样莽莽撞撞地霸占了我内心最柔软的位置。
  • 豪门盛宠:腹黑首席撩人妻豪门盛宠:腹黑首席撩人妻千千叶子|现代言情她,是商业学霸,被卖进娱乐城陪酒,惨死重生,醒来却成了别人新婚夜遗弃新娘。“什么?草包在商业界叱咤风云?还要收购她老子的公司?”江父不淡定了。他,为了不被家族逼婚,娶一个远近闻名的草包进家,只为华丽的私生活打掩护。草包要告他强X?先去找找哪条法律管夫妻之间的欢爱之事再论。他翻手是云,覆手雨。她势必逃出他的掌心。“玩够了,我要回前世。”“草包,你休想带着我的继承人离开我。”
  • 青春,寂寞飞扬青春,寂寞飞扬殷谦|现代言情自从在婚姻介绍所见到那个谜一样的女人后,姜伟害起了相思病。离婚后,三朋四友热心牵线搭桥,为姜伟介绍过不少靓丽女子,却没有一个让姜伟有“特别的感觉”。那女人像隐形人一样,无踪可寻,茫茫大千世界,到哪去找那奇特的女人呢?
  • 恰逢桃花年恰逢桃花年黎络漪|现代言情身处很多普通人都渴望的上流阶层,却不愿受命运的捉弄,抛弃所有逃离。而后,进入另一个让人梦寐以求的圈子,摸爬打滚,在那个光陆迷离的世界寻找自己的归属感。
  • 撒旦之仇:冰山公主是罗刹撒旦之仇:冰山公主是罗刹冰漓|现代言情一夜之间她从温室里的宠儿变成了孤苦伶仃的孤儿,家族之仇成了她活下去的源泉!被黑道老大收养,训练成下一个黑道之王,她以变成了嗜血的撒旦,无人敢靠近她的世界第一杀手。五年后,她正计划着怎么一步步报仇时,他和exo还有她们却意外的出现了在她的身边!“即使你是罗刹女我也会让你臣服在我的手下,乖乖的听我的话。”他嘴角微扬,一脸邪笑。“哼,滚”她完全不把他当回事,冷言是她最平常的话语!“喂,我喜欢你,你听到没,以后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霸道是他一贯的风格!而当爱情开始萌芽时,她冰冷的心是否会被融化呢?当面对家族仇人是自己以为已经死去的父亲时,她又该如和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