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搜索结果
  • loading正在请求数据,请稍候!
第0/0页/共0条
热门搜索
  • 双凡传双凡传龙我行|科幻陆不凡有些恍然,喃喃自语道:“神仙爷爷,你说人真的可以逆天改命么。” 伏风天烛慈祥的指着他的眉心弹了一指道:“你不是做过这样的事情,又何必问我?” 楼小梵只好打起精神,咬牙向前游去!湖水寒凉,楼小梵不禁打了个冷战,突然小腿抽筋,楼小梵身子一沉,呛了一口水,整个身子乱了节奏,身体沉了下去。 天择双手举天,十指发出微弱的灵力,像游丝般散开,三只傀儡兽仿佛有所觉察,像天择的方向奔来,又回到了天择的控制中。 “好的,”陆不凡手指飞舞:“我写入一段程序,我们给她命名潘多拉,让它与后门对撞。倒要看看你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嘿嘿,这世道,每个人都暗藏着不被人发现的野心,史皇智如此,昆华雅提也是如此。”史皇太乙凝思。 威风仔细观瞧,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那是几个女子,他们都是一袭蓝衫,相貌虽然略有不同,但是仔细辨认,都是苍梧珠合的模样!
  • 盛宠:冷少的百日恋人盛宠:冷少的百日恋人萧梓忆|现代言情“一千万,我买你三个月!你放心,没有那个女人能够在我身边超过三个月的!”程易北冷漠的笑着。为了弟弟,仲晴咬牙答应了下来,从此以后成为了程易北的契约情妇,屈辱的在程易北的身下承欢,以为这样弟弟就可以活下来,却不曾想三个月的期限一到,所有的一切就都离她而去。程易北回去了,回到了他的初恋情人的身边;弟弟死了,被程易北的初恋情人刺激的心脏病发,不治身亡。所有的一切都离开了她,她的世界一下子坍塌了。三年后的华丽回归,她从一个名不见转的跑龙套的小明星一跃成为奥斯卡金像奖华裔演员的唯一获得者全胜而归!男人,只是我踩在脚下的玩物,仅此而已!
  • 摄政王妃很难为摄政王妃很难为碎雨飞魔|古言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风止歌表示古人诚不欺我! “王妃,王爷被太后责罚,找王妃救命呢!” 正在种向日葵的风止歌扶额,铁锄一扔“备马,入宫!” “王妃,王爷被困边关,请王妃支援!” 风止歌额头青筋直冒“点兵,赴战场!!” “王妃……” 风止歌“滚,告诉夜临天,本王妃要跟他离婚!!!”
  • 混在隋唐混在隋唐风雨|历史生平刚做了一件好事,就给雷劈了,穿越到大隋末年的混混,不会琴棋书画,不懂诗词歌赋,没有强横的武力,可他的理想,偏偏是拥有无尽的财富,泡遍天下的美女,他要怎么达到这个目标呢?请看一个现代小无赖,凭着运气,在隋末唐初的时空里,尽情演绎的一段发迹史。
  • 路鱼路鱼薄荷红叶|现言这是一部关于娱乐圈的故事,每个人物都是主角,也是一部关于成长的小说。
  • 我家宝宝你惹不起我家宝宝你惹不起帝馨01|都市老爸!一个很神秘的男人。 大姐!国际巨星,天后级别。 二姐!亚洲首富,千亿富豪。 三姐!医学天才,妙手回春。 四姐!绘画大师,一画千金。 五姐!国术高手,拳打世界。 六姐!厨艺高手,世界名厨。 七姐!特种兵神,闻风丧胆。 八姐!著名作家,上亿点击。 九姐!探险主播,粉丝千万。 十弟!也就我,我会画画,医术,会唱歌,会写小说…… 总之一句话!你会的我都会! —— 欢迎加入我家宝宝你惹不起,群聊号码:641759196
  • 惹爱成婚:靳少,情深不晚惹爱成婚:靳少,情深不晚可乐猫|现言因为一个误会,靳煜晟恨了洛荀半辈子。为了复仇,他用她的母亲,将洛荀禁锢在自己的身边,肆意凌辱。为了保护母亲,她被迫承受着他的怒火与恨。一场交易本想了却残生。却因母亲的死,她愤然逃离男人的掌控。多年后洛荀带着对靳煜晟满腔的愤恨前来复仇。女人眼中复仇的火焰在熊熊燃烧,手掌却是被一双粉嫩小手牵住。小丫头天真的抬头询问:“妈咪!这是要吃了爹地嘛?”“…”--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妃我倾城之绝情杀手妃我倾城之绝情杀手两只十一|古代言情一朝穿越冷情杀手变身亡国公主,为复仇她倾尽所有只为之后的安定生活,却不料整个事件都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阴谋,在得知真相后她又该何去何从曾经他轻拥她入怀许她天下许诺一生只要她一人却在转身后送她一杯毒酒,漠然看着她饮下。再次相遇,她淡然从他身旁走过,他伸手却只抓住一抹轻纱,看她在他人怀中笑魇如花……看她调戏别的男人,他气急:“女人,回家给本王生个孩子。”她挑眉:“本宫主跟你不熟。”男子邪魅一笑,直接拦腰抱起进入房中:“马上咱俩就熟了。”十一的群号码458613176
  • 植培师植培师宅在家里的猫|玄幻言情这是一个亡灵不时拜访的世界,这也是一个魔法与剑的世界,为了更好地生存,西维亚的目标是——植树种草,绿化全世界!
  • 锦绣田园之娇女要招夫锦绣田园之娇女要招夫冰茉|古言大难临头,秀才爹含泪把田卿和幼侄放入木盆中听天由命。 木桶在腌臜浑浊的洪水中历经一个昼夜,飘到了百里开外的流云镇西佟姜庄。 好心人把她姑侄二人救出,并在佟姜庄住下,从此酸甜苦辣的日子有了开端。 斗极品,战渣人,苦日子逼迫窈窕淑女做了下的农田,上得厅堂的强势悍女。 吃的万般苦,方为人上人是她给幼侄启蒙开篇头句话。 当家不易,做女人难,做个品性气质俱佳还要会赚银子的好女子更难,是她受尽辛苦磨难得出的结论。 贪一时方便给侄子启蒙,谁知竟是引‘郎’入室。 这郎野心勃勃,竟然自荐枕席,晕头的田卿不愿入他佟家那个虎狼窝。 机智应变,择优婿招佳夫实为上策。 背着稻谷的田卿被斯文清高的大家公子缠上,心平气和,摆摆素手,“小女子家里还要等米下锅呢,没功夫和你磨叽,你哪凉快待哪儿去吧。” 荷包里才揣上一张银票的田卿,就被无赖盯上,捋起衣袖,手拿出砍刀,“你是要银子,还是要命?”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