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 loading正在请求数据,请稍候!
第0/0页/共0条
同类热门
  • 放飞自我后她爆红全世界放飞自我后她爆红全世界洛青青|现言(团宠+甜文)慕欢二十三岁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莫名被人穿越了,她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穿越者美滋滋的享受着她的一切。 优渥的家世,令人羡慕的美貌,无数支持她的粉丝,宠爱她的家人以及对她倾心的男人! 慕欢痛苦的旁观了穿越者的一生后,biu的一下重生到了被穿越的三个月前! 重生后,她不是在作死,就是在作死的路上。 慕欢发誓这辈子绝不让穿越者占自己的便宜。 可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把全世界都得罪死了,钱也花的一毛不剩,却没有被穿越? 面对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慕欢欲哭无泪,“爸爸,救命!” ** 慕老爹:糊了没关系,回来继承亿万财产! 天才设计师大哥:不怕,卡给你,随便花! 风云娱乐总裁二哥:想演什么哥给你投资! 电竞男神弟弟:姐,混不下去就别演了,我给你介绍美男! 霍家太子爷:??? 打败了众多情敌,后面还有父亲和兄弟??? (作天作地小仙女女主VS高冷腹黑醋王男主)
  • 河伯的诅咒河伯的诅咒爱吃恐龙的糖|现言有这样一个传说—— 河伯为爱诅咒了洛神:“我——河伯,伟大的河神。以大海的名义,定下诅咒——永生永世,你——洛神,永远都逃不出大海的囚禁。” 新的身份,新的面孔,新的生活——被雪葬的小花旦,却逃脱不了他的爱。 因为他的爱,她失去了自由;因为他的爱,她遍体鳞伤;因为他的爱,她变得恐惧;因为他的爱,她舍弃生命,挣脱牢笼…… 一次意外,上帝没有放弃她,赐予她新生命。一切便从这里开始,帷幕正缓缓升起,敬请期待……(诅咒,将会被履行,还是被解除?笼中的金丝雀真的会飞出牢笼吗?)
  • 柒年之墨柒年之墨柒柒77|现言玩世不恭的高干子弟年墨就在被好友硬拉去的一顿饭中认识了他家小柒。从此以后,一发而不可收拾。
  • 第三场雨季第三场雨季莲云池|现言当生活在天堂的人和生活在炼狱的人相遇在雨季,会发生一些什么呢?他们相爱了,这多情的雨季啊,情意绵绵卷绕多少恋人,三场雨季过后,隔着情仇,他们分道扬镳了。
  • 导演你藏不住了导演你藏不住了阿苔苔|现言某天晚上,当红影帝潜入金牌导演的酒店房间,被人偷拍到,项之璟正好借此机会想公开,不料却被林知笑威胁着不准公开。 某次拍戏,当红影帝帮导演开瓶盖,还给她一个摸头杀,场外的粉丝见状想立马魂穿导演。 某天网络,一个营销号发了一条微博:明天揭秘个大瓜。项之璟的粉丝怎么也没想到吃瓜吃到自家哥哥的瓜。 终有一天,想进办法隐藏自己的林知笑小姐姐的马甲掉了,导演,藏了这么久终于藏不住了。 【顶流影帝vs金牌导演】
  • 凛冬长明凛冬长明舟临|现言“看来朴先生不太会说情话。”白镜颜促狭地笑了笑,调侃面前的某人。 朴裕灿伸出手把她揽入怀中,下巴轻轻压在她的头顶,道:“朴夫人喜欢听情话?” “喜欢听你说情话。” “那我便天天说、月月说、年年说情话给你听。” 白镜颜摇了摇头,“你就是最动人的情话。”
  • 重生之极品天才重生之极品天才雨曦柠檬|现言她,天才少女宫雨落,10岁发明了比原子弹厉害10倍的离子弹,成为军事学上的一大奇迹,15岁创造了世界第一公司【寒凌】16岁……怎料,在她17岁生日时,一块陨石从天而落,而且好巧不巧地砸中了她,从此一代天才少女就这样香消玉损了─────再次睁眼她已不是她,而是流落街头的小乞丐,笑话,她堂堂一代天才少女怎么可能是小乞丐呢,且看她如何如何翻云覆雨,成为一代土豪
  • 抱上哥哥大腿后我成了团宠抱上哥哥大腿后我成了团宠花之星宝|现言星宝新文《郁先生的心尖宠》已开,求收。那张脸颠倒众生,偏又禁欲十足,简直是勾得人心痒痒 ———————————— 【本文1v1,绝对宠文甜文】 她是顾颜,天生神力,渣妈不要她,渣爹算计她。 他是姜璟言,清雅端正,姿容卓绝,也是她的大哥哥。 一场算计,两个本没有交集的人成了未婚夫妻。 姜少眼里的小娇妻,甜甜软糯乖萌护夫。 顾颜眼里的姜少,全天下我大哥哥最好。 抱上哥哥大腿之后,顾颜的人生逐渐开挂。 亲妈不要她不要紧,多的是人争着要收她为养女。 她还是姜家团宠。 渣父不要她不要紧,突然冒出来一个大佬自称是她爹! 徐少说:你不喜欢我不要紧,我当你哥,以后我宠你。 姚少说:我不求你喜欢我,只要能远远看着你就好。 姜少说:颜颜是我的,颜颜你的眼里只要看着我就好。 顾颜说:好,全天下我只爱哥哥。
  • 小漆小漆鸦的书架|现言刘华的日子浑浑噩噩,不过还算满意,直到有一天名为RX的软件流到了暗处。名为小漆的博主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时。一切都变了。一切的矛头似乎都指向刘华。为了一切他的抉择竟然是……
  • 寻常梦寻常梦来一条鱼|现言她掏出纸巾使劲擦了擦自己的手心,仿佛刚才那个吻只是一口从天而降的唾沫,毫无感情,叫人倒胃口。那男子回头刚好看到这一幕,终于带着戏谑的表情正眼看她,无端顿住几秒,又没事人似的笑了笑:“他一寂寞就喜欢乱来,你别介意。”他话虽客气,神态却轻蔑得很,让人看了心里硌得慌,什么意思,把她当成站街女了?一把火在她胸腔里猛然窜起,就在他转身去关车门的刹那间,她将手里的纸巾狠狠丢到他脑门上去,仰着脸骂道:“别狗眼看人低!”因为这仰头的姿势,她的气势还是比人家弱了一截。纸巾很轻,砸到脑袋上估计也没什么感觉,但那男子显然没料到她会这般粗鲁,脸上的惊愕神情久久地定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