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 loading正在请求数据,请稍候!
第0/0页/共0条
同类热门
  • 总裁独爱:宝贝,不要离开总裁独爱:宝贝,不要离开文菲杨|现言在她十八岁生日的那天,他说,只要你没交到男朋友,我就陪你过生日。他们拉钩为定。到了她二十岁生日的那天,她准备与男友一起庆祝,但是被他强拉回家。他将她变成了他的女人。世俗的观念不允许他们在一起,她逃,他追,终究还是无法分开。当他们决定不顾一切的在一起时,一个尘封已久的秘密浮了出来,一场阴谋,让他们无法释怀的继续在一起。她在科学的领域探索。而他周旋于各种势力之间。她的才华让她逐步陷入危险。而他一直都徘徊在生死边缘。一场“死亡”的布局,他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所以,她决定放手,准备与他人步入婚姻的殿堂。可就在她即将说出那句“我愿意”的时候,他出现了。
  • 重生八零之女首富养成计划重生八零之女首富养成计划玉壶冰|现言时装设计师秦小鱼被渣男害得死不瞑目。重生的她穿到25岁小寡妇身上,抑郁症带俩娃,重点是生活在八十年代。 没享受过家庭温暖的秦小鱼被五岁儿子感化,她决定带两个娃好好活下去。她开启了彪悍人生:开美容学校,收购服装厂,创建时装帝国…… 呃,这也叫女首富养成计划。 她的人品和情商就是最好的金手指。身边的那些人,不管是奸的,恶的,坏的,脾气暴的,不好相处的,自私的,软弱的最后统统都老老实实的,鱼姐发财途中顺便教做人。 噫?不知不觉身边多了一个人,累时让她靠,冷时给她取暖。 他还说,我要帮你养娃! 于是新生活开始了,说好的事业与家庭不可兼得,那是不存在的,鱼姐全部都要……
  • 霸道总裁:我要赢霸道总裁:我要赢不忘初心的你|现言“卧草,你妹,跆拳道我还没输过,我怎么输给一个丑丫头。呜呜,不甘心。”某人正在发牢骚,男孩一个眼神过去某人立马闭嘴。“你在说她丑丫头,我灭了你。”男孩冷冷地说到。“好好我不说了。”某人赶忙闭嘴。他和她会擦出怎样的爱情火花······尽情期待······未完待续······
  • 梦在遥远的地方梦在遥远的地方梨花木|现言本书讲述了一个在北京夜场工作的年轻人的关于爱情,金钱,友情的故事
  • 穿书后成了大佬的救心丸穿书后成了大佬的救心丸现现男友|现言狗命贼大的叶年年,穿书了。 成了一位作天作地,自带招黑体质的女明星,附赠一个治疗系统,任务是拯救黑化大佬霍景淮。 叶年年兢兢业业的安抚自家黑化大佬,哦豁搔首弄姿太过了,女性都嫉妒恨她。 天天斩妖除魔,一不小心就忘了安抚自家黑化大佬。 霍景淮:“听说,你还想跟我离婚?” 眼看老公又要黑化,她表衷心:“我没有想跟你离婚,不信你摸摸肚子。咱家娃,三个月大了呢!” 霍景淮:“拿怀孕威胁我离婚?” 叶年年表情一冷:“霍景淮,有本事等娃出生,你别抢着当孩子他爸。” 七个月后,霍大佬每天伏低做小的哄女儿:妞妞,喊一声爸爸,爸爸给你糖吃。
  • 我还缺你这味药我还缺你这味药七里酒香|现言某网网络小说扑街作者温莞,只是想以水墨为原型写一本火遍全网的小说,没想到一不小心成了女主角…… 水墨一开始只是想把温莞当做挡箭牌避开外面那些桃花,最后挡着挡着却心动了! 走在石子路上—— 水墨看着右手边一直摆动的小手问她:“我牵着你走,好不好?” 温莞头也不抬便拒绝道:“不要,我可以自己走。” 走了几步后,他却突然停了下来。 她疑惑地回头问:“水医生,怎么了?” 水墨目视着前方,淡定地说:“没事,就是前面有条小蛇。” 她顿时浑身一僵,然后飞快跑过来扑进他怀里。 水墨紧紧地抱住她,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嘴角忍不住上扬。 他再次问道:“我牵着你走,好不好?” 温莞连忙点点头,并主动送上小手。
  • 天上掉下个林怼怼天上掉下个林怼怼兰笑琼|现言林怼怼“人要是好看起来呀,低头皱眉都是风景” 因花瓶被林怼怼打碎而皱眉的某人“……” 林怼怼“肩宽腿长九头身,神仙比例是我哥哥了” 林怼怼“所有的门都应该你来敲,因为你敲好看!” 被父母关在大门歪的某人看着手机消息,“……”
  • 夏之季夏之季宜笑宜婧|现言夏沐瞳断然没有想到,三年于她而言还是不够,不够她重拾勇气面对眼前的季洛辰。这三个字,始终牵动她的心。只是季洛辰的淡淡一瞥,她所有的坚强便溃不成军。
  • 霸道总裁宠妻无度爱霸道总裁宠妻无度爱苗嫣儿|现言韩逸深情的看着躺在自己怀里不老实的人,亲了一下额头暗暗道,“你只能是我的”。
  • 隐婚甜妻,老公情难自禁隐婚甜妻,老公情难自禁大叔有毒|现言她是他一年前订婚宴上的落跑新娘,再见,她是他的私人小秘书,一次醉酒,竟然来了个意乱情迷,他说,我们结婚吧。莫名其妙的她成了总裁大人的隐婚小妻子。婚后生活,他说,“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总裁大人,你这么霸道真的好吗?她不早就是你的了吗?他说,“我不但要你的人,我还要你的心。”面对真相,她在知道,这一场婚姻只不过是他用来报复她当年犯下的错。她再次逃走,这一次,是她主动送上门来,她求他娶另一个女人,一纸协议扔在她的身上,‘签了它,我就答应你。’他冷的如在千年冰窖出来的恶魔。三十天的囚禁,囚的是谁的心,禁的是谁的身,最后一夜的折磨,他说,‘我爱你,牧晚秋,你听到了,我说我tmd的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