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心理 qg刮刮乐官网

第6860章 沉浮(13)

就在叶伦达听到大天朝三字时,神色就已经紧张起来,不料之后又听到了,这个女人竟是蛇妖,并且还说逃出这里的目的,是要去打败美杜莎,殊不知,只是这两句话,便致使叶伦达的心脏竟加速跳动起来。
   打败美杜莎吗?也就是说她就是美杜莎的敌人,莫非她就是传说中,可以与美杜莎平起平坐的女蛇妖,那个如雷贯耳般的名字月怜寒本人!!?
   而要说起叶伦达为何会如此大反应,那还要从传说中的美杜莎说起了,美杜莎万蛇之王名气非常大,她的名字在三片大陆上几乎每个人都如雷贯耳,不只因为她是蛇妖王,强大的实力堪比龙峰那样的巅峰强者,另外真正令其名声大噪的还是,她那绝美的容颜可谓是颠倒众生,传说众如果男人看久了,甚至都会石化。
   可见美杜莎的魅力到底何等强大,可这都是世人传说,真正见过美杜莎的却没几个。
   然而就在近几十年中,突然传出女妖王美杜莎的地位不保,因为又有一位女妖王雄起,并且自称为天朝女帝,据说她与美杜莎大战了,三天三夜都没有分出胜负,可见其实力非常强大。
   而且那个自称天朝女帝的女妖,还不光实力强大,据说美色都是可以与美杜莎相提并论的,然而第一次挑战完美杜莎后,因为没有分出伯仲,所以那天朝女帝时不时的都会去挑战美杜莎,然而每每也都会以平手收局。
   自然美杜莎也拉拢过女帝,可那女帝本就自己称帝怎么会加入,然而就这样,女帝的实力越来越强大,美杜莎也渐渐的感觉到了,女帝对她的威胁也也越来越大,所以就凭借自己在妖界多年的人脉关系,联通其他强大的妖王一起把女帝打成重伤,据说从那时候开始女帝便开始了逃亡,直到现在还杳无音讯。
   然而近几年才传出,那女帝的名字叫做月怜寒,而至于她的身世,却无从得知。
   而至于妖与分为幻兽、邪兽的兽最大的不同,就是妖的实力则更强大,尤其是妖的灵智天生就要比幻兽邪兽强大,相对于幻兽与邪兽来说,妖更容易修成人形。
   可妖与幻兽邪兽非常相像,如果同类妖与兽,譬如两条巨蟒在你面前,其中有一条是妖,有一条是幻兽或是邪兽,那么最容易区分的,就是看他们的瞳孔,在一般的情况下,妖的眼睛都是有着鲜艳颜色的,就好像因其灵智天生强大,所以上天才故意给其的符号。
   “你就是传说中的月怜寒?”叶伦达大声惊疑道。
   “哈哈,没想到我的名气还很大呢吗。”月怜寒望着叶伦达,那惊讶的表情,不由得宛然笑道。
   闻言,叶伦达竟围绕起月怜寒转圈,打量着她的模样,心中不禁想道:没想到,本人还真的如传说中般美若天仙啊。
   不过看着看着,叶伦达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这着实令月怜寒疑惑不解。
   “你笑什么,本尊有那么好笑吗?”月怜寒平淡的说道。
   “其实早在听说,你挑战美杜莎的故事时,我就怀疑那天朝女帝了,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真你就是天朝的人。”叶伦达停止打量,语气中警惕性少了许多。
   虽然对方是传中的强者,但既然都是天朝的人,另外在强大的人,也逃脱不了生与死的范畴,何况叶伦达根本也没有惧怕月怜寒的感觉,虽然传说中她非常强大,但现在站在叶伦达面前的,以及叶伦达能够看见的,就只是是一位绝世美女而已。
   “那么既然如此,就赶紧带我出去吧,之后的三大灵阁,我会帮你得到你想要的。”月怜寒的语气,也莫名的少了一抹妩媚,或许都是天朝的人,她的警惕性也降低许多吧。
   “不行。”叶伦达紧皱眉头,双手抱胸,不知壶里卖的什么药,竟然一口咬定。
   “为什么,难道非要我逼迫你吗?”月怜寒动听的声音,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当然就算一百个叶伦达,都是打不过月怜寒的,她可是与龙峰一个级别或更高的,但却不代表叶伦达就怕她,既然她需要叶伦达把她带出去,那么就说明她自己出不去这宝器阁。
   那既然如此,有求于人便不会杀人。
   “我可不想被逼迫,只是你开始不是说,若我带你出去,就算你把自己的身体给我,都是可以的吗?”叶伦达突然来了兴致,冲着这眼前不可一世的女人,抖动着眉毛坏坏的笑着。
   或许越挑逗强大的女人,对男人来说,才会越有成就感。
   “我那是为了吸引你才那么说的,你还真当真?何况我可是一个修行了一千年的蛇妖,可比你老多了。”月怜寒背着手,走在这空间内,瞟了一眼叶伦达,妩媚动人。
   这个回答完全出乎了叶伦达的意料,本以为月怜寒会生气的,没想到月怜寒竟会这样开放。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蛇妖需要六百年修成人形,然后脱胎换骨成就人类身体,但却是一具小孩的身体,也就是说你们需要重新开始人生。”
   “但你们的年龄却与人类不同,你们年龄的增长,需要随着修为的增长而增长,直到你们修炼到人类三十岁,才会与人类无异一年增长一岁,而你现在的岁数也就不过十七八岁,我还怎么会嫌你老呢。”叶伦达接着坏坏的打趣道。
   叶伦达本是天朝人,天朝的一些乱七八糟的神话传说,他还是看过不少的,只是没想到还真有用上的一天,更没想到那些妖魔鬼怪的传说竟然还是真的。
   “不过即使这样,我也不会当真,虽然我是妖,但我也绝不会把自己的身体随随便便的交给别人,除非在某一天你征服了我,你敢保证或者敢说,你有能力征服我吗?”月怜寒用指头踮起叶伦达的下巴,向他单眨眼睛,女帝的霸气、魅惑彰显无遗。
   不知为何,他能感受到月怜寒所说的这段话,不像是在说毫无意义的趣话,自然叶伦达对于这样的挑衅,身为男人的他非常想接下,但碍于莫舞璇,他却犹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