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so米游戏

第9289章 啸月银狼,败!月神印记发作

楚东把每一页账目都认真看了一遍,萧柔活干的很仔细,凡是以前没有见过的型号都标注的很清楚,前后变化一目了然。
   见楚东半天没说话,也没有什么表情上的波动,萧柔心里有点没底了,她也没有接触过电器销售这一行当,里面有什么变化自然是不知道是不是正常的,贸然把老板就给调过来了,万一要是闹出笑话来可就丢人了。
   想到这,她刚刚舒缓一点的心情不由得再次紧张起来,低着头盯着脚尖,小手不住的搅动着睡衣的一角,心里咚咚跳个不停。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只剩下楚东翻动账目的声音,好一会,楚东合上账目抬起头来,看到萧柔的样子就明白了,呵呵一笑,“坐呀,多谢你了,不然这问题严重了还不知道造成多大的损失那,看了我得考虑给你发奖金了。”
   “不用,不用,我这样已经很好了。”萧柔连忙摆手,她每个月有了这额外的两千元收入已经能够缓解生活压力了,她可没想再有什么过多的要求。
   木窗隔音效果很差,外面呼啸的北风呜咽着,夹杂着片片雪花拍打在窗棂上沙沙声响,要不是今年暖气还可以,这小屋还不得冻死人。楚东四下打量一下,淡粉色的印花窗帘微微起伏,这小屋实在是有点过于破旧了,四处透风,看着床边还有一根白色的电源线,好像是电褥子的,萧柔晚上应该就是用它来取暖。
   “冷吗?”楚东突然问道。
   “嗯,不,不冷。”萧柔下意识点头,接着连忙摇头,白皙脸蛋粉红粉红的。在她来说这里已经很好了,在农村老家在冬天只有火炕和炉子取暖,平时都是穿着棉袄坐在炕上御寒,室内能有十度就不错了,这里怎么也有十一二度,一点不比老家差,再说,插上电褥子,钻到被子里还是很暖和的。
   楚东风衣还穿在身上,但也明显感觉到有点凉,“明天是周日,换个地方吧,我来找。”
   “不用,真的不用,楚大哥,我们在这里挺好的,再说,房租都已经交过了。”萧柔只得现在外面租房子又涨价了,现在住这条件的都一千二了,要是再好一点可能就得两千块,那她这兼职的钱可就算是全搭房租上了。
   “别担心,你也算是我的员工,我应该有义务给员工改善居住条件,不用再说了,明天早上我去找房子,你准备一下,搬家。”楚东很霸道的就决定了,可见萧柔还是要推脱,就劝她,“小峰现在还在养病,你不会就让他成天抱着暖水袋或者睡电褥子吧?”
   这句话算是说到萧柔的软肋上了,在外面租房子就是为了照顾弟弟,可这一天睡电褥子萧小峰最近都有点上火了,嗓子总是哑着,可从来不跟姐姐说,她看在眼里也只能是着急,有时候还偷着掉眼泪也没有办法。楚东主动要求给自己和弟弟换地方,她也明白这是在变着法的照顾自己,虽然真诚,可她依然有一种被施舍的感觉,这让她犹豫不决,可弟弟现在这样,还由不得她任性,也只好低头不语。
   楚东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里,马上转移话题,拿起账目,“小萧老师,你是不知道今天晚上这一个电话值多少钱埃足够买两个这么大小的房子,还得带上全套的家具家电,可是老板都是吝啬的,我就不给你等值的奖励了,但是鼓励你继续尽职尽责的红包还是要发的,这样,明天我顺便带过来,表现好就得嘉奖,不然怎么鼓励你进步埃我还真没有看错人,小萧老师不但人长的漂亮,连工作也都这样上心,嗯,要不人说是金子在哪都一样发光。”
   “楚大哥,真的不用,你已经够照顾我们了,我怎么还能额外要您的钱……”萧柔被楚东夸的有点难为情了。
   “好了,别客套了,那是你应该得的,再说一会小峰可都醒了。”楚东生怕萧柔再拒绝,就使出杀手锏。
   两个人这么半天说话都是压低了声音,避免吵到萧小峰,万一再因为这事把萧小峰吵醒,这孩子还不得把两个人这么晚见面想成幽会埃虽然他不会反对,可萧柔面子太薄,可不想让弟弟误会。所以也就不再争执。
   楚东看时间也太晚了,虽然明天周末,可还要出去找房子,也就起身告辞。悄悄出了萧柔的房间,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口,对着还站在卧室门口的萧柔摆手告别,可他还没有打开外面的门,萧小峰的房门就打开了,这小子探出脑袋大声跟楚东喊了一句,“姐夫拜拜!”
   楚东一怔,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萧柔更是手足无措,按着弟弟的脑袋就塞了回去,也不等楚东走了,回自己房间砰的一声就关上了门。
   楚东摸摸鼻子,吧嗒吧嗒嘴,心里说不上是甜蜜、好笑还是激动,反正挺复杂,出门下楼,顶着寒风上了车子。
   萧小峰知道老姐还没有睡觉,袅悄的又跑出来,轻轻推开萧柔的房门,看姐姐正坐在书桌边上发呆,就跑了进来,一下钻进被子里,露出脑袋瞧着萧柔傻笑。
   又好气又好笑的瞪了小峰一眼,萧柔探手帮他把被子掖好,“以后不许胡说,听到没有?楚大哥是好人,他是在帮咱,别乱说人家。”
   “我当然知道他是好人,不然要是有人这么晚在我姐姐房间我早就冲出来把他撵走了。”萧小峰神气的一梗脖子,“再说,也就是好人才配得上我姐姐嘛。”
   “你……”萧柔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了,从小就说不过他,伶牙俐齿的一般人也拿他没辙。
   萧小峰看姐姐不说话,眼泪在眼圈直转悠也不敢继续逗了,掀开被子下床,“我回去睡觉了,姐,反正你考虑一下,楚大哥人真的不错。”
   萧柔直到弟弟关上门出去才扭回身,她当然知道楚东不错,不但是不错,而且是相当不错。身材相貌自不必说,多金而不嚣张,有头脑还不下作,为人和气,仗义。这样的人去哪里找?可她也明白,这样的人要是属于自己,那简直是梦想。在北京的时候钱峰的话已经伤到她了,虽然当时她好像一点都不在乎,可心里还是很在意的。楚东也没有跟她解释,她不知道是他觉得根本就用不着跟自己解释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思来想去,她觉得自己多余了,楚东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喜欢自己甚至有好感的话,这都是自己胡乱猜想的,所以她放下这些,不再去想楚东有没有女朋友,是不是真的去相亲,对自己有没有好感和爱意这些东西,她觉得,只要自己喜欢就好了,默默喜欢一个人,只要能够看到他的影子,不一定非要说我爱你,有的时候也是一种幸福。
   楚东对萧柔反应出来的情况已经虽然想到了可还没有太重视,因此也就每一特意去关照进货部门一下,好在萧柔细心,及时发现,还不算太晚。
   商业就是这样,有漏洞就有人抓住,今天还是风头正劲,明天可能就夹着尾巴走路了。商海沉浮,瞬息万变,有一点疏忽的地方就会造成灭顶之灾,楚东之前是有点太大意了。
   有错就改,千锤百炼嘛,楚东虽然也犯错,可从来不犯同样的错误,他等不及明天,下楼之后进了车里,打开暖风之后就掏出电话,打给商场的主管,把问题交代一下,让他注意,别什么货都来之不拒,有些大件暂时停止进货,等他回去在处理。
   “楚总,不是我们要进的,而是对方厂家给我们的任务,说是什么跟您签的合同上没有哪一条款上说了进货需要我们同意,而且还说如果按照他们的要求进货,他们就会停止合同,我给您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打通,后来没办法就给您发短信,可您也一直没有消息,我们也不敢停止进货,所以……”迷迷糊糊被吵醒的主管一听楚东提到这事连忙倒苦水。
   楚东一愣,短信?“你等会儿,我一会打给你。”说完就放下手机翻看短信,还真是,好几条未读短信,打开一看都是主管发来的,时间大约就是他们去海南刚下飞机不久,当时着急没看,后来全是事赶事,也没来得及看,还真别赖人家。于是就又拨了回去,“没事了,你你明天继续照常营业,有什么事我去处理。”
   靠了,这帮孙子,居然跟我耍花招,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楚东放下手刹,启动车子回强子那了。
   到了家里,楚东轻手轻脚就回自己卧室了,一进去就看到小玉儿姿势不雅趴着睡着了,八爪鱼一样占据了整张大床,强子这温度可是不低,二十几度的样子,穿着保暖内衣在屋里都嫌热,小玉儿可能是睡热了,把薄薄的太空被蹬到脚下,雪嫩的大腿就那么露在外面也不觉得冷。
   楚东伸手把被子给她盖上,自己拿条毛巾就去洗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