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考试 加拿大预算法在线计算器

第3212章 荒狱泽

王援朝的病情基本上已经稳定了,孙想再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现在王家的人全都聚集在了老爷子的旁边,也没个人搭理孙想。
  孙想也就没和他们打招呼,带着张站东还有关田一起,离开了市军委医院。
  下了楼,三个人一起上了张站东的悍马车。
  原本打算去吃饭的,可是这么一折腾,孙想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加上身体有些疲劳,孙想就打算这就回江北区招待办休息。
  关田因为心里惦记王若欢,想留在这里,不过最后还是被孙想拽了回去。
  张站东把两个人送到了招待办,还没开车离开,两个上了楼的人就急匆匆的跑了下来。
  “怎么了。”张站东掉头回来,放下车窗问道。
  孙想拉开车门和关田一起坐了上去,张口说道“去蓝月亮喝点吧。”
  张站东歪着脑袋心里奇怪,刚刚不是还说回去休息么,这会怎么就要去蓝月亮了呢。
  张站东奇怪是奇怪,最后还是扭动了钥匙,开着车去了蓝月亮酒吧。
  现在的时间已经接近晚上了,蓝月亮酒吧开始热闹了起来。
  一直迷惑的张站东进了包房之后,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孙想和关田两个人会放弃休息跑到这里来喝酒。
  美酒佳人,当三个人到了包房的时候,性感的酒吧老板和美女空姐王若欢早就等候在了这里。
  王若欢的心情因为爷爷的关系变得异常兴奋,他看着孙想和关田进来,一声娇呵,从沙发上腾的站了起来,然后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一把抓住孙想和关田的胳膊,每个人奖励了一个香吻。
  孙想倒还可以接受,毕竟他救了王若欢的爷爷,而且王若欢在他看来也就是个小妹。
  可是关田那头就有点不行了,这还是王若欢第一次亲他,激动的他脸色突然变得通红,看着王若欢的眼睛瞬间变成了一股迷离。
  王若欢哪能不知道关田心里的那点心思,她乐呵呵的拽着关田一起坐到了沙发上,然后不由分说,抬头就是一吻。
  王若欢这个丫头当真是性子果敢果断,现在的样子搞的就好像她是强吻关田一般,看着孙想和张站东嘿嘿直乐。
  从孙想他们进来,挨着王若欢坐着的蓝月就一直没怎么说话,连眼睛也从来没放到过孙想的身上。
  孙想眯着眼睛笑了笑,看了看身旁的张站东,然后就从桌子上拿了一瓶啤酒,坐到了一直不说话的蓝月身旁。
  蓝月见到孙想过来,原本就不太高兴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她一声冷哼,拿着手里的啤酒向旁边挪了挪位置。
  看不到孙想的时候,蓝月的心里满是怨念,可是如今见到了本人,蓝月心里对孙想那些怨恨在瞬间淡了很多。
  蓝月的性子看似倔强,可是实际上他的内心是十分脆弱的。
  这一点和她的家庭环境有直接关系。
  蓝副主席是老来得子,就有蓝月这么一个女儿,虽然疼爱有加,可是他的工作就决定了他不可能经常陪伴蓝月的身边,加上作为主席的妻子,蓝月的母亲也必不可少的要走政治途径,帮着自己的丈夫在朝廷更要的坐稳坐大。
  没有父母的市场关爱,虽然蓝月有优越的物质条件,可是她的内心是十分缺少别人的关爱和关心的。
  蓝月把自己莫名其妙的交给了孙想,在她的心里她就已经是孙想的女人了,可是孙想竟然好几天不和她说话,在蓝月看来,不管是孙想的错还是自己的错,反正是闹别扭了,既然不高兴了,孙想就应该主动来哄她,而不是她主动去找孙想。
  而孙想呢,一直做的就不是蓝月所想象的,所以她一直都在生孙想的气,宁可自己心里难过的要死,也不去主动联系孙想。
  这一点,现在的孙想还不了解,因为他还没来得及了解蓝月的内心,了解蓝月的内心深处。
  孙想拿着酒坐在了蓝月的旁边,眯着小眼睛,就那样双目注视着蓝月。
  孙想的目光很灼热,几天不见,孙想发现蓝月出落的更加诱人了。
  先不说蓝月的性感的身段,就是蓝月浑身散发的那种气质,就强烈的影响着孙想的荷尔蒙。
  “月。”孙想轻声说道。
  声音伴随着男人的气息,迅速从蓝月的耳朵旁传到了浑身上下。
  蓝月的身体一阵颤抖,强忍着不去转头看孙想。
  几天不见,不光是蓝月心里难过,其实孙想的心里也是无时无刻不思念着蓝月。
  毕竟蓝月是孙想的女人了,毕竟孙想把蓝月要了,既然是自己的女人,不管多大的事,孙想都不可能把蓝月一个人放下。
  “月,我后天就打算回去了。”孙想接着说道,这次说的话明显比之前有力量很多。
  蓝月听着孙想说要离开的话,顿时眼睛变得朦胧了起来。
  蓝月心里有话要说,可是倔强的她一直装作坚强的样子,还是转过头不打算去看孙想。
  就在蓝月心里暗暗难过的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手突然出现,顺着蓝月的腰间伸到了蓝月的肩膀。
  接着这双大手猛的用力,蓝月的身体顿时被整个转了过来。
  没有迟疑,一张熟悉的双唇紧接着就贴了上来。
  蓝月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惊骇的看着嘴唇的主人。
  嘴唇的主人正是孙想,他没有用多少话语,直接上行动。
  只是一吻就把蓝月坚强的心瞬间融化。
  看到了熟悉的面孔,蓝月的眼睛变得柔和了,两行泪痕悄悄的流了出来,接着,闭上双眼,和孙想拥吻了起来。
  蓝月亮包房里的状况很诡异,两个成对的男女都在一旁热情相吻,一个单身男子站在点歌机的前面,悲愤的唱着歌。
  悲愤男正是张站东,他不敢去看背后的两对情侣,也不敢去打扰这四个正在蜜月的男女。
  有一种感觉,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在此时张站东的心理来来回回的荡漾。
  “是不是,我也该找个伴了。”张站东看着屏幕上划过的歌词,低声在心里暗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