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猫先生主页

第4008章 挑战我的极限

君可见下雨秋风有人为你等。
  翠竹泣墨痕,锦书画不成,情针意线绣不尽鸳鸯枕。
  此生笑傲风月瘦如刀,催人老。
  来世与君暮暮又朝朝,多逍遥。
  芙蓉城三月雨纷纷,四月绣花针。
  羽毛扇遥指千军阵,锦缎裁几寸。
  看铁马踏冰河,丝线缝韶华,红尘千帐灯。
  山水一程,风雪再一程。
  芙蓉城五月花叶深,六月杏花村。
  红酥手青丝万千根,姻缘多几分?
  等残阳照孤影,牡丹染铜樽,满城牧笛声。
  伊人倚门望君踏归程。
  君可见刺绣每一针,有人为你疼。
  君可见牡丹开一生,有人为你等。
  江河入海奔,万物为谁春?明月照不尽离别人。
  君可见刺绣又一针,有人为你疼。
  君可见下雨秋风有人为你等。
  翠竹泣墨痕,锦书画不成,情针意线绣不尽鸳鸯枕。”
  一曲完毕,满场寂静,九娘手还放在琴弦上,低着头看着手下的古琴,低语一声:“长君……”
  欧阳宸猛然站起来,看着莲花台中间的九娘,一身素色的青衣隔着轻纱若隐若现,美丽而脆弱的模样,怎么瞧着像他的未来王妃?
  “果然不同凡响,当得起帝京第一名妓这个称号。”欧阳远阴戾的眼睛微微眯起,似笑非笑的看着欧阳宸,玩味的开口:“十一弟,瞧你这猴急的模样,莫不是也被这第一名妓给迷住了?”话音一落,不仅欧阳景和欧阳君欧阳临三个人一怔,就连一旁的穆妃清都不明白欧阳远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不是这个九娘姑娘就是十一哥说的意中人?”欧阳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激动地开口。欧阳景也瞧着欧阳宸有些失态,不悦的看着欧阳临,微带责备的开口:“十六弟也不小了,说话也要注意分寸?十一弟堂堂楚王,怎么迷恋一介妓子?”
  欧阳远听了欧阳景这话就不高兴了,抬眼看着欧阳景,邪肆的开口:“六哥这话就不对了,十一弟喜欢谁,是十一弟的事,六哥事事为十一弟操心,莫不是以后娶媳妇儿,留个还能替十一弟娶了不成?”
  穆妃清最看不过欧阳远毒舌,忍不住插嘴:“景王是担心皇室里再出一个像怀王这样的风流王爷。”
  “穆妃清你……”欧阳远简直恨不得捏死这个多话的女人。
  “好了,都别吵了。”欧阳景压下一触即发的战争,看了一眼欧阳临。
  欧阳临见好脾气的欧阳景都快发火了,只得讪讪一笑,说:“六哥就是严肃,不过是一个妓子,十一哥当真喜欢也无妨,收了作妾就是。”
  “十六弟这话就不对了,十一弟可是个长情之人,若真合了心意,定然是不会委屈了那女子的。十一弟,你说是不是?”欧阳远接过欧阳临的话头子,直接将球踢给了欧阳宸。
  欧阳卿也兴趣盎然的看着欧阳宸,打趣道:“十一哥也别在意六哥的话,倘若真喜欢,收了便是。”
  欧阳宸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对面牡丹阁内一道熟悉的声音:“本公子就要九娘来伺候,不然雪妈妈今儿你这雪姬楼是不想开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