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居 秒速官方网

第8280章 韩阎和暮雨4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人率先开口,“我们都听说,玲珑公主已经不用跟太傅学习了?太傅现在主要教教信多小王子,其实没有多少实务。”
   尼真苦笑,“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长公主聪慧过人,有过目不忘之能,学业精进的特别快,我已经尽我所能,把我本生所学都教给了她,我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教的了,她不需要再到上书房来跟我读书。”
   学生有本事,也是老师的功劳,尼真并不以没有什么可教柯戚然的了为己所无能,反而引以为荣,他跟许多人都阐述过这样的观念,没必要隐瞒这几个比较熟悉的人。
   大家可不这样认为,“太傅已经没有东西可教长公主的,太傅确定吗?太傅总不至于被长公主问倒,反过来要听她象老师一样释义给太傅听,那些岂不有愧为人师的尴尬。”要得到证实,给尼真个难看都没有什么。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公主怎么都是我教导出来的,我的学生,我被我的学生问倒,只能是我的骄傲。”尼真坦诚、开怀地大笑,接着说,“尴尬,一开始的确有,后来都有些,但是更多的是高兴,兴奋,最后只剩下欣慰。”
   “长公主才学过人。尼太傅人品最为高尚。”师生一起赞,竖起大拇指大赞特赞。
   “尼太傅被公认为我们楼兰第一大学士,尼太傅都教不了,别人更难以胜任,在我们楼兰就找不出可以教长公主的老师,而长公主还处在学习的年纪阶段。”这就要往正题上引。
   “长公主真是我们楼兰的奇才。”插进一句赞叹。
   “长公主其实也算是半个隋人,母亲为隋人,由长公主可见,我们楼兰与隋的友好关系将长期顺利发展下去。”至少为柯戚然远去大隋求学“奠定”了基础。
   人们不再只打擦边球,有人直接提出,“长公主正处于接受良好教育的最佳阶段,总不能因为我们楼兰无人可教,就耽误她的学业,太傅你说是不是呀?”
   “这——”尼真沉思:几个人究竟什么意思?
   有人替尼真做出回复,一伙人自问自答,很快揭晓谜底,“尼太傅应该全心全意为长公主着想,培养长公主往更高层次发展,成为不只是我们全楼兰,最好是全天下最有学问的博学之士,也好在将来为我们楼兰做出她应有的巨大贡献。”
   怎么?这些人认同柯东洛立柯戚然为皇储的做法?这是为她能够顺利被当为皇储,将来登基坐殿、一统楼兰在做准备?只知道朝堂上大家只有一片反对之声,没有听说这几个人持过赞成意见哪。
   人家没有说明,尼真可不好直接问,这可是关系到立储的国家大事。
   尼真可以问的是,“大家的意思,是我们从国外,比如大隋,多聘请些饱学之士,做长公主特聘的老师?”“太子太傅”官职显要,将来很可能就是帝师,最受皇帝器重的人之一,而且往往被确定的只有一位,这个头衔给了他,大家都特别敏感,只因为楼兰还没有皇太子呢,可不是他能够随便指定的,所以他只能说“特聘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