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外语 4270.am

第2466章 根本

第六十一章 魔尊的苏醒
   魔宫
   自从轻羽坠崖之后,冥夜便陷入了昏迷之中。
   整个魔宫笼罩在一片沉寂和诡异的气氛之下,魔宫众人皆对冥夜的昏迷感到不解与震惊。
   魔教四大族的长老在得知此事之后,心中各有盘算,暗中谋划反叛之举。
   看似平静的魔教,因为魔尊一人的衰疲而暗潮涌动。
   凌辰和霁月两人寸步不离地守候在冥夜身旁,深怕有人会趁此机会对魔尊不利。
   两人望了一眼在镜厅内室为魔尊疗伤的紫苏一眼,而后同时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凌辰,不知魔尊还会昏迷多久,现下魔教内部的各种势力蠢蠢欲动,让人忧心。”霁月眼眸黯然地轻叹道。
   “我也不知道。尊主的情况让我开始心慌,今日我派曜日布下重兵把守在魔山脚下,谨防叛徒作乱。”凌辰犀利的眼眸中闪动着谨慎和深沉的光芒。
   “我不知道能不能相信......”霁月黑眸紧紧地凝视着凌辰,用眼神向他传递着自己的疑虑。
   凌辰伸出指尖轻按在自己的唇瓣上,示意霁月不要将那个答案说出口,“你的疑虑我知道。”只是了然于心地点了点头。
   其实,他们都开始怀疑一个人---药王紫苏。
   轻羽的被劫十分蹊跷,所有地牢守卫均中了一种奇异的毒气,无色无味,让人神志不清。能施此毒者,这魔宫之中怕是没有他人了。
   但是他们不能轻举妄动,因为现在也只有他才能救治魔尊。
   他们要做的便是暗地里冷静旁观,对他多加提防。
   这时,一身纯白色衣衫的紫苏从内室中走出,他用袖口擦拭了一下额角渗出的汗水,“他应该快醒了。去看看吧。”
   “真的吗?”霁月欣喜异常地问,而后径直地冲进了内室。
   而凌辰却迟迟没有移动自己的脚步,只是眸色幽深地望着神态自若的紫苏。
   紫苏微微抬起眼眸,琥珀色的眼眸中毫无情感的波动,只是淡淡地回望着他,他能感受到凌辰那犀利的眸光仿若一把尖刀想要探入他的心底。
   “尊主,到底为何昏倒?希望药王赐教。”恭敬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丝强硬和冷然,凌辰靠近紫苏缓缓地开口。
   “修炼魔功,需要药引,魔尊不肯使用药引,必然会如此。”唇角微扬勾出了一抹浅笑,紫苏那俊美的脸庞上浮动着一抹悠然。
   “药引?雪域冰莲?”凌辰倏然地皱紧了眉间,似有顿悟,这件事和轻羽有关,魔尊不忍心使用轻羽的血液,宁愿伤害自己......
   “紫鞭护法是聪明人,想必猜出了这其中的缘由。”紫苏眼眸微转,而后越过凌辰的身边。
   凌辰倏然转头,望着紫苏的背影,冷厉的眼眸中涌动出深深的疑虑......
   内室之中
   霁月奔到了床榻前,轻柔地掀开了垂落下来的紫色幕帘,兴奋地望着冥夜那冷峻的脸庞。
   “尊主......”轻声地呼唤着,霁月屏息等待着冥夜的苏醒。
   渐渐地,那紧闭着的双眸微微张开,露出了那幽绿色的深邃眼眸,冥夜虚弱地望着近在眼前的霁月。
   “尊主,你醒了,太好了。”霁月终是松了一口气,卸下了心底的担忧。
   冥夜强撑着作势起身,霁月赶忙将他扶起,“尊主,你刚醒,要好好休息。”
   “轻羽呢......告诉本尊轻羽呢?”冥夜那冷薄的双唇开合着,气息微弱,吐出的思念却是如此强烈。
   幽绿色的双眸深处浮动着的是对轻羽那深入生命般的眷恋,突然冥夜怒吼道:“给本尊去找!”
   霁月被魔尊着一声怒吼吓得后退了两步,看着冥夜此刻皱紧的英眉,握紧的双拳,她无言地摇了摇头。
   正在此时,凌辰赶了进来,刚踏入屋内便看到了这一幕,他将低垂着头的霁月护到了身后,冷静地劝慰冥夜:“尊主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一切的事只有等尊主好起来,才能从长计议。”
   此刻的冥夜已然听不进凌辰的任何劝告,他的脑海中不停地回荡着轻羽坠落悬崖的那一幕,她那清冷的眼眸,她那抗拒的神色,她急于摆脱他的决然和残忍,早已成为了他的梦魇。
   倏然,那幽绿色的双眸渐渐为血色染红,恨意盈满了冥夜的心头,冰冷的笑意浮现在他那性感的唇角,“哈哈.....哈哈......”
   这笑声带着一分凄厉和悲哀,渐渐地化为了如寒风一般的冷残,“来人啊,传本尊的命令。捉拿本尊的血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的心中不再有爱的存在,只留下了浓浓的恨意,他恨她的背叛,恨她的逃离,更恨她轻易地践踏着他那高傲的自尊。
   这一切,只因为他在意她。从今以后,他要将她从自己那冷硬的心中完全的挖去!
   一声令下,冥夜在瞬间便让他们看到了曾经那个暴戾嗜血的魔教至尊。
   深邃的绿眸中褪去了最后一丝残存的温情与留恋,只余森冷。
   听到魔尊召唤的魔教暗卫顿时从镜厅中涌入了内室,跪立在冥夜的床前,恭敬地回答:“我等遵命!”
   霁月和凌辰望着此时的魔尊,均不寒而栗。
   难道,轻羽,一个如此平凡的女子,竟能如此地改变魔尊的心境吗?
   他们开始看不懂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