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小说 pc查询官网

第8208章 ——青衣人

接过小男孩手里的花,小男孩说到:“这花是我娘种的,可香了呢,不信姐姐闻闻。”见小男孩一脸天真无邪,那真诚的样子让人无法拒绝,夏轻舞和陆梦瑶便将手里的花放在鼻尖闻了闻,果然芳香四溢。
   见她们都闻了那花,小男孩脸上露出更开心的表情,对着夏轻舞说到:“姐姐,你为什么戴着面纱呢?”
   夏轻舞轻笑到:“是因为姐姐长得难看,怕吓着人,所以才将脸遮住的。”
   小男孩懂了的点了点头,说到:“原来是这样,不过姐姐心地这么善良,那些人不应该以貌取人的。”
   夏轻舞摸摸他的头,这小孩子倒是心好呢,说到:“谢谢啊,但是这个世界就这样啊,第一印象就会决定很多事。”
   “那些以貌取人的都是肤浅的坏人!”小男孩突然眼里露出一股戾气,恨恨的说到。
   但是马上这股戾气就消失了,笑盈盈的对夏轻舞和陆梦瑶说到:“姐姐,我娘还种了好多花儿呢,可漂亮,你们跟我去看看吧。”
   夏轻舞和陆梦瑶相互看了看,对于这小孩子的邀请有些不知如何是好,马上小男孩又说到:“我娘脸上被坏人烫伤了,她以前很漂亮的,现在不漂亮了,别人不愿意看到她的脸,所以都没有人愿意去我家。”说着难过的低下了头。
   见他那伤心的神色,夏轻舞和陆梦瑶有些不忍心,这孩子没有朋友,还经常被欺负怪可怜的,夏轻舞问到:“那你爹呢?”
   “我爹死了,被坏人打死了。”小男孩说到伤心处,眼泪落了下来。
   见此,陆梦瑶赶紧安慰到:“好了,你别哭了,姐姐不是故意要提你伤心事的,那我们跟你去看看你娘吧。”
   小男孩抬起还挂着泪珠的脸,惊喜的问到:“真的吗?”陆梦瑶点点头,小男孩高兴的跳了起来,说到:“太好了太好了,那我们走吧。”说着拉着夏轻舞和陆梦瑶就走,夏轻舞看着地上的背蒌说到:“你的背蒌忘拿了。”
   小男孩看了下地上的背蒌,放下牵着夏轻舞和陆梦瑶的手跑了过去,将背蒌背在背上,回来说到:“我一高兴差点把背蒌丢了,我娘知道了,肯定又要骂我了。”
   “那次可别忘了啊。”夏轻舞笑着说到。
   小男孩点着头说到:“下次不会了,走吧。”说着领头走了去,一路上蹦蹦跳跳的,看得出他十分高兴,走出了热闹的街道,七拐八拐的走到了偏僻的巷子里,走出许久也没见小男孩要停下来的意思,夏轻舞便问到:“你家还没到吗?”
   小男孩停了下来,转过头笑着说到:“我家住得有点远,因为这些人都不喜欢我们,所以不敢住得离他们近。”
   “这样啊,可是姐姐们还有事呢,如果太晚回来,姐姐们的亲人会担心的,要不我们下次再去找你玩好吗?”夏轻舞说到,若是去太远了,师兄肯定会担心的。
   “可是我们都走到这里了呀,再走走就能到我家了。”小男孩失望的低头说到。
   陆梦瑶见此,心软的走过去,摸着他的头说到:“不要难过,我们这次是有急事,下次我们再去找你玩,好不好?”
   “骗人,你们也不喜欢跟我玩,所有人都不喜欢跟我玩!”小男孩抬起头,十分怨恨的说到。
   “不是的,我们没有不喜欢你,这次姐姐真的是没有时间而已,你不要误会啊。”夏轻舞走上去说到,从怀里拿了一锭银子,递给他,说到:“这些钱就当是姐姐买你花的,你先回去,免得你娘担心你。”
   小男孩看着夏轻舞,眼里的天真不见了,露出成年人的精光,说到:“我还以为你们跟别人不同,其实你们都一样!都是坏人!”转对着陆梦瑶说到:“不过,你长得还不错,就把你送给我们教主大人吧。”
   他这一转变让夏轻舞和陆梦瑶有些措手不及,更有些奇怪,陆梦瑶说到:“你说什么?”
   小男孩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说到:“要怪,就怪你们自己不跟我走,如果你们跟我走了,或许我会改变心意,可现在我已经决定将你献给我们的教主了。”
   意识到小男孩不是普通的孩子,夏轻舞的陆梦瑶马上防备起来,小男孩哈哈大笑了几声,才说到:“想跑吗?你们跑不掉了,你们已经中了毒,一时半会儿,内力是使不出来的。”
   听到小男孩这么说,夏轻舞心里大惊,赶紧试着试自己的内力,竟然真的完全使不出来,再看陆梦瑶也是如此,夏轻舞回想了一下,小男孩是什么时候下的药,突然想到那束花,对,一般的花怎么可能那么香,于是说到:“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算计我们?”
   小男孩将背上的背蒌放了下来,将里面的花拿出来,很陶醉的闻了闻,说到:“我是真的来卖花的,也是来碰运气的,没想到运气好,真让我碰到了,我呀,可是双神教的门主呢,落在我手里,是你们的荣幸。”
   双神教是什么?夏轻舞看了看陆梦瑶,而陆梦瑶也是摇摇头,她也不过是听说过,并不知道双神教到底是什么组织。而眼前这小男孩不过十来岁的样子,怎么会做到门主的呢?
   “好了,不跟你们多说了,走吧。”小男孩说到,突然一阵奇异的香味飘来,夏轻舞和陆梦瑶只觉得头晕,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夏轻舞再睁开眼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面前一张放大的人脸,着实吓了她一跳,一下子坐了起来。再定睛一看,是一个男子,只不过是因为离得太近了,所以才会曾放大式。
   “你是谁?”夏轻舞问。
   “小美人,你终于醒了,小童果然没有骗本教主,一眼睁果然绝代芳华。”面前的男子不回答夏轻舞的话,倒是自顾的说了起来,眼里全是欣喜之色。
   夏轻舞赶紧用手摸了摸脸,糟了,脸上的假伤疤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