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杂志 快鱼体育低调

第6225章 第二十七:相邀天然居

第106章
   听到张媒婆把话题扯到俊轩兄妹身上,美丽心里就明朗起来:原来是为着这两兄妹而来,可这两兄妹关她什么事?
   不愧是做媒婆的,消息倒灵通,他们才来了这半个月左右,来了以后一直都在这里干活,也没有出去过,要说他们出过去的话,也只是俊轩送豆腐的时候出过去,其他时候都没有在村里露过面,也没见他们跟村民有什么接触,这张媒婆是邻镇的,距离这里少说也有三十多里的路,她怎么这么快得到消息知道我这里来了两个外乡人?而且这么快就打他们的主意了?做媒婆的真是无孔不入啊!
   好,你要打他们主意,我不妨陪你打打牙祭,想在我这里说成一门亲事,想想就好了,v如果是给别的人说亲还好说,偏偏是给这两个笃眼笃鼻的人说亲,她一肚子不愿意给他们说成好亲事,他们已经长得这么招人嫌了,如果再结上一门好亲,那他们就更飞天上去了,一想到这些,她就不舒服,这就是妒忌。
   美丽以为张媒婆得到俊轩俩兄妹在她家的消息是张媒婆无孔不入的到处打探得来的,竖不知这些天村里的街坊都把这事挂在嘴边来谈,这俩兄妹在这附近乡里已然成为了头等新闻人物,街头巷尾都有人说,从他们来的第二天早上俊轩跟皋大一起送豆腐遇上了陈八,陈八知道后就大力宣扬,并添枝加叶的润饰一番,加上了一点桃色花边,街坊们对他家的事情骤然增加兴趣,很多人为了见一见传闻中的俊男,惴摸一下这番桃色花边能不能变为现实,故意不故意的在留意她家的情况,希望能发现一点趣事。
   及至到中午尚清站在门口等俊轩回家,当中也有很多街坊见到,见到尚清的街坊都被尚清的美丽所吸引:吹弹得破的漂亮的脸庞,长长睫毛下那双迷人的眼睛,顾盼流转,勾魂夺魄,粉白娇嫩的皮肤,玲珑小巧的鼻子,红润鲜嫩的唇瓣……尚清的美丽被街坊们直接惊为天人。
   所以,她们家来了两个俊男美女的事象爆炸性新闻一样很快就在街坊中传开了,甚至传到了邻村、邻镇,这些天就没停过专程来见尚清的人,这些人中有本村的、有邻村的、也有邻镇的,所以消息早就传远了,这种情报莫说是媒婆,就算是寻常不好事的一般人都有机会知道了。
   而俊轩兄妹被街坊们热捧竟传的事美丽知道得不多,她知道这两兄妹受欢迎,但不知道他们受欢迎的程度,她潜意识的排斥知道他们受欢迎的结果,因为这样的结果令到她很不爽,所以她不关心那些街坊对尚清兄妹的评价,而那些街坊也不喜直接跟她说话,所以街坊们赞美尚清兄妹的说话很少直接传到她的耳中。
   直至媒婆来到,向她说明是为俊轩兄妹而来的时候,她还当是媒婆自己到处打探消息、收集情报而得到的,所以她心里只准备拿她来打打牙祭,才不关心他们兄妹的破事!这是她给自己的暗示,故意消遣的说:“哦,张媒婆,我家新来了两个下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故意把“下人”两个字说得重些,把俊轩兄妹说成是“她家新来的两个下人”,一是为了显摆吹嘘自己的地位,她家用得起下人了,这个念头多少满足了她的一些虚荣;二是说明俊轩兄妹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仅是一个下人而已,以此打击一下张媒婆,意思是说:“你所欣赏的那两个人,不过是我家新来的下人而已,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哼,看到张媒婆那样兴致满满的看好俊轩兄妹俩人她就不高兴。
   美丽这样说的用意张媒婆理解得一清二楚,但她扮傻的故意装作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照旧陪着笑脸,掩盖了她所有的精明,模棱两可的说:“美丽,你倒越来越本事了。”心里却鄙夷的暗说:“下人?你有什么能耐让他们给你做“下人”?你也太不自量力了,我听说他们现在只不过是在你家做临时替工而已,看你这模样,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货色,要想别人做你的下人,可是想错心了,连门儿都没有,一旦他们以后有了好的机遇的话,说不定是你给他们做下人都不配呢。
   “张媒婆来我家,不知跟我家的下人有什么联系呢?”
   张媒婆一点不以为然,也不回应美丽“下人”一说,仍然继续兴致勃勃的说:“这些天老是就听到喜鹊叫,我就想:喜鹊叫得这样欢,一定是有喜事来了。这不,到哪里都听到街坊说你家这两个俊男美女,我就是想不知道也难啊!街坊们都说开了,你不是不知道吧?之前我还有点怀疑,但到这里看到他们两个后,我觉得街坊们说的一点不错,他们真的长得不同凡响,现在我是一点不怀疑了,长得这样出众的人,一般人还真比不上他们。”
   媒婆的话暗暗将了美丽一军,美丽不是把俊轩兄妹说成是“下人”吗?她就偏偏把他们说得不同凡响、一般人都比不上他。
   “而且,那小伙子生得俊朗不凡,那小姑娘更是美得象天仙一样,的确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依我看呀!他们生得比街坊们说的还神,美丽啊!他们落在你们家里,你们是得了好处了!这次你算是有福了!”
   呸!死人张媒婆呃,明里说得象是多为我着想似的,可暗里处处护着他们踩着我,我看你也只是看到他们能给你带来生意的份上而已,哪里是真心维护他们啊!还说是我的福气,恐怕是你的福气才真,等你知道下我的利害,想通过我打他们主意做成你的生意,发梦!她一于就扮不知道她的企图,多些跟她打打牙祭,看她最后会怎么办。
   “哎呀!什么福气呀?他们跟我八辈子扯不上关系,他们长得好丑跟我没有半点瓜葛,有什么福气不福气的。”
   美丽似乎对俊轩兄妹的落难身份很是轻视,象是跟他们有一点牵连都会惹上晦气一样,忙不快的撇清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