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710公海船

第4604章 羿挽狂澜,神秘女子登场

闻言,北辰夜是不知该笑还是该怒,什么叫好久不见,他和她压根就没见过好不好,这个云素素,一拜完堂就逃跑,她这一逃可好,自个在外面风流潇洒,不止招惹男的,还招惹女的。
   看看那两个黑衣男子、欧阳文轩、萧清羽就连七皇弟,哪个注意力不是在她身上的。
   见她被剑指着,一个个都紧张成啥样,一向不敢和自己见面的七皇弟竟然还为了她现身。
   见她揭露身份,一个个都诧异不已,那一副副神情和一个个眼神好像都在说这不是真的……
   一股莫名奇怪的感觉涌上北辰夜的心头,他自己也分不清是什么,反正就是难受,他将其归结为自己的七皇弟竟然也中了云素素的迷hun汤。
   但是,不爽归不爽,厌恶归厌恶,对于苏云(即云素素),北辰夜另有打算。
   他相信,如今她跟他相认,必有她的目的所在,而且必须利用他王爷的这个身份。
   而他自己呢,对于被弃之辱,他的恨依旧存在,但是相较于另外一个仇恨的话,那就是小巫见大巫,而为了报那个仇,在场的欧阳文轩和萧清羽是他目前急于拉拢的人物,还有那两个跟着她的黑衣男子也是潜在的拉拢人物。而这几个男子都心系于她,那问题的突破口就在她的身上。
   现在他和她就是利用和反利用的关系,北辰夜在心中比量了一番,最终对着苏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嘴角微勾,“呵呵,娘子终于闹完别扭了,肯原谅为夫了。咦,多日不见,娘子似乎变得更漂亮了,想为夫了没?为夫可是很想你了,站在那干嘛,还不快点过来为夫这边?莫非想要为夫过去?娘子你这不是为难为夫么?明知道为夫……”
   一番像打暗语,又像是夫妻间亲密的话语在他那低沉充满磁性演绎下,在外人看来他和她就像是对恩爱的夫妻,而身为丈夫的他激怒了她,所以她闹别扭了,出走了。
   至少云浩然是这么想的,云浩然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笑容,原来是这样。
   其实,北辰夜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是硬忍着心里的那股恶心说的,
   年少时,他长年在军中,儿女情长他不懂,也不屑;
   后来,皇宫变故,他的脑里多年来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报仇,夺回那个属于自己的位置,儿女私情更是与他无缘。
   如今,面对的又是她,就更别提什么情意的东西。
   不止他,苏云也觉得恶心,他的声音一如初闻时那般,让她觉得宛如地狱的幽灵般阴森森的。
   他眼里的光芒,更是让她心生疑惑,她没想到他会这么配合她,而且还装出一副情深深的模样,说出这样的情话。
   只是,想他?想毛啊!谁跟他闹别扭来着!
   这个残疾王爷可真会装啊,人前装得跟她很恩爱的样子,为毛啊?
   难道他原本就喜欢云素素?
   不,不可能,苏云很快就否定了自己这一猜想,因为据她观察,刚才北辰夜并没有认出她,而且细看之下,他脸上的那抹笑意根本未达眼底。
   因此,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他另有目的。
   苏云心中思绪万千,但是面上却依旧噙着那抹浅笑,柔情似水地看着北辰夜,似怨似嗔道,“夫君,这里人多。”
   言下之意,似乎是在害羞他在众人面前说出这番闺房情话,云浩然和那些个下人是这般理解的,但是苏云心中的意思就是“你可真厚脸皮,演得就跟真的似地”,这是北辰夜这个如此揣想的。
   与其说苏云之前那番身份之说是震撼人心,那北辰夜的回应,还有如今两人如夫妻般的互动则是让众人惊愕不已。
   原本严磊虽心中也震惊于她的身份,可是心中却存有那么一丝侥幸,就像是唐婉儿所希望的那般,当苏云只是利用云浩然认错人作为踏板,但是现在男女三方均已确认,不由得他不信。
   但是他很快就想到了一点,那就是苏云曾经当着冥琰的面说冥琰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当时冥琰并没有否认。如若此事是真的,那这王爷夫君又是咋回事。
   带着疑惑,严磊看向一旁的冥琰,只见冥琰的眉头都快拧在一起了,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冥琰心想,虽然他常年醉心于剑法,不太懂男女之事,但是那夜他和她那个之后,她明明落了红,而且这事还是由娘和玖他们确认过的啊。但是为何如今却冒出一个她的夫君来?
   心存疑惑,两人不约而同再次对视了一样,除了疑惑,对于早就在心中还有当着她的面许下一辈子的承诺的冥琰和严磊,她的身份为何,她的夫君是何人,是何等厉害的角色,是否圆房……都变得微不足道。
   他们只要明白一点,他们爱她就足够了,就算要他们不惜任何代价从北辰夜的手中抢走她也在所不惜。
   但是严磊心中还有一层疑惑,从踏进饭厅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在旁边观察,云她在一开始的时候根本无意与北辰夜打交道,即便是此刻,她的眼神并非是看自己抑或是看冥琰的眼神那般。
   所以他猜测,云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莫非是,严磊的脑海里顿时浮现起一事,是雷家堡!黑眸顿时一亮,严磊瞬间明白了,但是同时心里又忍不住升起另一个疑惑,云她究竟跟雷家堡有何关系?为何如此热衷于为雷家堡报仇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