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居 奇计宝官网版app下载

第6630章 黑暗中交锋

日子,平淡如水,徐晓然的心归于平静。
   日日忙碌在官场的徐父,力求上进让义父徐友福高看自己一等,等着徐晓然大学毕业,好求义父答应将徐晓然嫁给自己的曾子墨更是整日忙得脚不沾地。
   马上期末考,忙于备考的徐晓然对于自己迟迟未至的大姨妈不以为意,毕竟她以前也有过。
   这天,徐家一家人破天荒地聚在一起吃晚饭,因为这天是徐晓然二十岁的生日。
   芙蓉鸡、蒜香鲶鱼、老鸭汤、长寿面。。。。。。色泽诱人、香味扑鼻的菜肴一道道地端了上来,徐友福难得地没有摆大家长的架子,曾子墨更是满脸笑容,徐晓然一脸幸福模样。
   “然然,来吃这鱼,这可是你最喜欢吃的鲶鱼,哥特意让人到乡下买来的,吃了包你年年有余。”曾子墨夹起一筷鱼肉小心地将鱼刺剃干净,往徐晓然碗里送。
   “谢谢哥。”徐晓然笑着夹起曾子墨夹到她碗里的鲶鱼,半眯着眼睛,往嘴里送。
   徐父含笑地望着女儿徐晓然吃鱼的样子,心里对养子曾子墨更加满意。
   “哇”一股无法忍受的腥味涌上心头,徐晓然起身离席跑到洗手间狂吐不止。
   徐父脸色变得难看,曾子墨不安地立在洗手间外。
   徐晓然终于将胃里的东西吐光,吐无可吐才立起身,镜子里一张小脸变得死灰一片。
   看到徐晓然面色极差,曾子墨心焦不已,徐父凝视徐晓然许久,发话道:“去医院吧。”
   “爹地,我不去,估计是我这些天温书备考忙至深夜着凉的缘故吧,待会我会去吃药的。”徐晓然低声说,不敢抬头看父亲的眼睛,她的心头有不详的预感。
   “胡闹!药怎么能乱吃呢!”听了徐晓然的话,徐父勃然大怒。
   “然然,别犟,义父也是为了你好,我们还是去医院吧。”曾子墨小声劝徐晓然。
   徐晓然的头低得更低,可是依然坚持己见:“我就是不想去医院,不过一点小小的感冒。”
   “好,既然你不愿意去医院,那就这样,章妈你去打电话给罗医生,让他立马到家里来一趟。”徐父吩咐佣人章妈去给家庭医生罗天打电话。
   一顿原本很和睦的庆生饭因为徐晓然的呕吐不欢而散,徐家三人都来坐到了会客厅坐着不发一语等待徐家家庭医生罗天的到来。佣人们也都屏住呼吸,整个客厅的静得能听得到人的呼吸声。
   罗天很快赶到了徐家,在章妈的带领下走进了客厅,他先是礼貌地向徐家众人问好,然后端坐到徐晓然面前。
   望着徐晓然眼底难掩的蜡黄憔悴,罗天满腹疑惑,而后他伸出手搭在了徐晓然的手腕上。
   徐家众人心急不已,徐晓然心里更是焦急万分,罗天起初的面色还算平静,但是到了后面变得无比凝重,他蹙着眉头,久久不语。
   徐父见状心下怀疑,徐晓然只感觉自己浑身在这寒冷的深冬被冰水浇得透心凉。
   “罗医生,我妹妹究竟得了什么病?”曾子墨焦急地问。
   罗天闻言抬起头,目光不停在徐晓然跟曾子墨之间来回穿梭,表情很是耐人寻味。
   徐父见状了然,厉声呵退众佣人,只留下曾子墨徐晓然跟罗医生。
   “家门不幸,让罗医生你见笑了,罗医生这里没有外人,现在有什么话你可以说了。”徐父开口。
   “好的徐市长,其他我也不多说,只是徐小姐已经身怀有孕二月余,不知作何打算?”
   徐晓然闻言倒退数步,面如死灰,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罗医生,多谢了,子墨你替我送罗医生回去吧。”徐父脸色不虞,漠然开口,语气冰冷如霜。
   “义父”曾子墨开口,想要替徐晓然说话。
   “怎么,难道连你都不听义父的话了。”徐父语气极为不好。
   “好的,义父,罗医生请。”曾子墨担忧地望了徐晓然一眼,面露踟躇之色过了片刻才领头朝前走,送罗天出去。
   “不孝女,还不跪下!”徐父老脸变色,伸手指着徐晓然,厉声斥责。
   徐晓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真是家门不幸,想我徐友福一生规矩做人,小心做事,怎么就生出你这个不孝女,说这是谁的孽种?”徐父双眼喷火,厉声责问。
   徐晓然跪在地上,泪流满面,不发一语。
   徐父见状,冲到徐晓然面前,扬起手掌,猛地朝徐晓然扇过去。
   徐晓然闭上眼睛,静等着父亲的巴掌袭来,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每次爹地跟妈咪吵架,妈咪赌气外出不归家时,喝醉酒的爹地会打她,她考得不好时爹地会打她,现在爹地更是有理由打她。
   “义父,不可!”往回赶的曾子墨拉住了徐父的手。
   “子墨,你不用替这个不孝女求情,今天我不打死她我就不叫徐友福。”徐父怒气冲冲。
   “子墨哥哥,你不用拦着爹地,是我的错,你让爹地打吧。”徐晓然声音淡淡。
   “你倒有理了,出了这等丑事难道你还长脸了,子墨别拦着我,不然我连你一起打。”听到徐晓然不咸不淡的话语,徐父气不打一处来,吹胡子瞪眼,老脸涨得通红。
   “啪”地一声,曾子墨跪到了徐父的脚下,双手死死拉住徐父的衣服。
   “子墨,这是怎么一回事?”徐父不解地问,打死他他也不相信曾子墨这个他从小养大的孩子会做出此等丑事,但是对于徐晓然,他唯一的女儿他却不敢保证。
   “子墨哥哥不要求他!”徐晓然听到曾子墨跪到地上的声音,睁开了眼睛。
   “你说什么?你这个不孝女。”听到徐晓然的话语,徐父怒火中烧。
   “孩子是我的。”曾子墨向徐晓然投去安慰的笑容,抬头仰望徐父说。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子墨你用不着替这个不孝女求情而抹黑自己,今天就让我老徐打死她,也省得日后她丢尽我老徐家的脸。”
   “不,义父,我没有为然然求情,孩子确实是我的。”曾子墨直视徐父的眼睛,毫不退却。
   “真这样吗?”徐父语带怀疑,但是曾子墨这么些年来对徐晓然的心思他都知晓,所以。
   “嗯”曾子墨点头。
   “算了吧!,我是老了管不了你们这些年轻人,这孩子你们要留着就留着吧,我让******选个日子你们过完春节就把事情办了,子墨你安排一下,明春你跟然然一起出国留学吧。”徐父无力地挥挥手,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失落。
   “多谢义父。”曾子墨闻言欣喜不已。
   “不,我不会跟子墨哥哥结婚的。”徐晓然拒绝。
   “不孝女,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徐父闻言大怒。
   “然然”曾子墨祈求地望着徐晓然。
   “我说我不会跟子墨哥哥结婚的,这个孩子不是子墨哥哥的。”徐晓然抬起头,直视徐父,一字一句地说,语气极为坚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