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大赢家此分

第4125章 大献殷勤

叶梅轻浅一笑,“阿辉,嫂子给你一个任务,好不好?”
  东方辉下意识地想摇头,但想到先前在游戏室里的对话,立刻又点头,“好,大嫂尽管吩咐。”其实他心里正在哀嚎,并决定下午就跑路,再不跑,说不定大嫂又怎么支使他做一些得罪众兄弟的事呢!
  叶梅一点都不吝啬地赞扬他,“阿辉对嫂子真好。是这样的,洪坤带着堂妹洪霜洪小姐来家里作客,一直由奶奶招待也不是个办法,奶奶上了年纪,身体会吃不消。我看了一圈儿,目前在场的单身男人也只有你了。所以,陪年轻小姐这项任务,嫂子就交给你了。奶奶和洪小姐人正在偏厅,去吧,是个大美女呢!好好招待人家,知道吗?”
  东方辉对大美女一点兴趣都没有,应的有点无力。
  叶梅伸出一根手指,“办的好,赏。”
  东方辉眼儿一亮,中气十足地应了声好。他的笑容太过灿烂,灿烂得差点闪花了叶梅的眼,转眼间便去追美女了。
  叶梅看到自家儿子仍然被里三圈儿、外三圈儿地被众女人围在当中,只得放弃亲近儿子的想法,转出前厅,顺着走廊信步走着。只是很不巧,对面拐角转出来的人,并不是她所乐见的。但碰都碰上了,不喜欢又如何!基本的礼貌还是要做的。
  她停下,得体地微笑,“阿丰,这位是?”
  东方丰对叶梅介绍道:“大嫂,这位是洪氏财团年轻有为的总经理,洪坤,洪先生。”然后转过脸,“洪先生,这位是我家大嫂,前厅里被众人抢着哄的子默便是大嫂的孩子。”
  洪坤伸出手,“你好,夫人,我是洪坤,幸会。”
  叶梅回以一笑,“你好,洪先生。”伸出手,指腹刚碰到他的手指,便匆匆收回。
  洪坤的目光一闪,缓缓收回手,“夫人很年轻,如果不是有人介绍,真不敢相信夫人已经结婚生子。”
  叶梅:“是嘛!呵呵……每当被人夸年轻的时候,我都觉得很开心。你们聊着,我先走一步了。”
  洪坤也跟着笑,“夫人说话真有趣,突然让我有了相见恨晚的感觉。我以前一直在想,东方卓太小气了,结婚时都不请我这个老朋友喝杯喜酒,不给大家认识夫人的机会。今天一见,我可以理解了,东方卓会选择把夫人藏起来,完全是担心我们会和他抢老婆的关系,呵呵……”
  这话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要看由谁的口中说出来。如果是东方卓的好友埃尔,如果是东方卓的那帮唯恐天下不乱的堂兄弟们,叶梅不会往心里去,只会跟着起哄的他们一起笑。
  但这话是洪坤说,是由和东方卓没有任何私交的洪坤说的,而且明确提到结婚时没请人喝喜酒的事实。有心还是无心,点出他们当初没有公开结婚,没有办婚礼的事实,他想干什么?如果她和东方卓的感情不好;如果她爱东方卓,而东方卓待她并不好的话,听到外人的这种言论,她会怎么想?不管怎么样,她心里肯定不会痛快就是了,保不准,还会对东方卓生出怨恨的情绪来。如此一来,她和东方卓的关系会怎么样呢?
  果然是来者不善吗?她酝酿了一下,回以一个勉强的笑容,“洪先生真爱开玩笑,说到喝喜酒,今天洪先生有口福了,我儿子的百日酒,洪先生一定要赏脸多喝两杯。”说完这话,向旁边的东方丰点了一下头,继续前行。哼!她倒要看看,她的勉强,她的黯然神伤会让洪坤接下来怎么行动?
  生活,不是一味地忍让就能安然度过的。必要的时候,心情好的时候,无聊的时候,陪别人玩儿玩儿,也是一种调剂。她刚转过拐角,看到单手插兜一脸闲适地靠在廊柱上的高大男人愣了一下,然后回过头,探出半个身子看向刚才他们停留的地方,发现东方丰已经带着洪坤离去,进了前厅门。
  后边探出一只大手,抓住她的胳膊把人扯进了怀里,声带笑音,“干什么?在自己家还鬼鬼祟祟的,又不是闯空门的小偷。”
  她吓了一跳,不过知道扯自己的人是谁,所以并没有大叫出声。她先是左右张望,确定没有人经过,这才问:“不是说你在三楼办公吗?怎么跑这边来了?”
  他搂在她腰上的手滑了下来,改牵她的手,两个人顺着长廊前行,“出来找老婆。”
  她故意找茬,“什么找老婆,我看你是出来欣赏野花的吧!”
  他一脸好笑地看着她赌气的侧脸道:“野花哪有家花香?”
  她的脸再也板不下去,不过还是不忘哼了一声给他听。
  “生气了?”
  她不解,“我为什么要生气?”
  “洪坤这个人城府很深,手段狠辣,喜欢分析对手的性格,找出对手的弱点,并伺机给予对手沉重的一击。和他说话办事,一定要小心。刚刚短短的几句话,他完成了对你的初步试探。”
  “我已经给了他想要的答案,估计他很满意。”她表现的那么勉强,她相信洪坤多少会猜她和东方卓的感情并不好。
  “你果然生气了。”
  “嗯?”她哪里生气了,真是的,没头没脑到底在说什么。
  “他拿我们低调结婚没有举行婚礼的事实挑衅你,你生气,所以难得地给予他回击。”
  她瞪了他一眼,“长那么好看干嘛!长得好看也就算了,还那么有钱。全是你的错,以后不许乱走,招蜂引蝶的,真讨厌。”
  他失笑,“是,全是我的错。”
  “你真的不喜欢洪霜?”问话的时候,她停了下来,盯住他的眼,看的认真。
  “除了老婆,我谁也不喜欢。”他答的干脆。
  她脸色微红,不自然地转开视线,“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也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她确实没想过,他会这么直白地说出这样一句话。
  他只是握紧她的手,继续走,最后带着她进了游戏室,把门反锁上,然后西装上衣脱了递给身边的她,自己走到一台游戏机前坐下。整个游戏室没有椅子,摆放游戏机、电脑、影碟机等等的都是低矮的特制木桌,想坐,只能坐原木地板上。不需要担心地凉,这里有地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