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庭家居 华体体育

第3818章 不服气的丹尼尔

穆国兴拿起笔在文件上作出了批示:各位常委,请大家认真的研究一下这份报告。机关工作作风的好坏代表了党委和的形象,我们省的干部作风已经到了如此恶劣的程度,有必要进行一下整顿,请大家认真的考虑一下,在下一次的常委会上专门研究这个问题,抓出几个典型,教育广大的干部!
  长期的********让官场里的人油滑无比,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已经成了这些人的工作信条了,见风使陀装聋作哑也是这些人所惯用的手法之一。小干部都这样做了,更何况那些大领导了,只不过他自保的能力却要更强一些,他们所使用的办法也更加隐蔽而已。
  省纪委书记张家白这一段时间很老实,每天办公室和家里两点一线,既不和其他的人交往,也不参加以前经常去的聚会。他现在也很清楚江南省的形势,穆国兴已经牢牢地掌控住了江南局势,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低调一点最好。
  但有一点张家白还不是很清楚,中央拿下了二李,这个是大家都能够理解的,因为在江南省也只有二李和钱丰新走的最近。钱丰新倒台了,二李跟着倒霉也是应该的,可是朱善崇又是因为什么,这次也被拿了下来呢?
  经过反复的分析,张家白终于明白了,朱善崇之所以被拿下,表面上看是因为他在常委会上投了弃权票,立场左右摇摆不定,引起了穆国兴的反感,但实际上恐怕还另有原因。
  在官场中,要么你就紧跟一派,要么你就自成一体,哪个派系也不跟。但这样也必须要有个先决的条件,就是你必须后台够了硬,势力够了大,像朱善崇这种想左右逢源的人,几乎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后来新任公安厅厅长霍金上任之后,张家白才明白了朱善崇被拿下的根本原因。穆国兴就是想把公安厅这个枪杆子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里。如果朱善崇能够一开始就坚定的靠向穆国兴,也许穆国兴还会让他继续呆在原来的位置,也不会再调自己的老部下来江南了。
  公安厅的工作可以说是非常重要,肩负的责任也是非常重大的,一般的情况下,省委书记上任之后都要将两个职务牢牢地抓在自己的手里,一个是省委秘书长,另外一个就是公安厅厅长了。
  省委秘书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是省委书记的大管家,省委书记要依靠他稳定后防,协调机关的正常工作,这样才能使省委书记的位置做的稳当。而公安厅厅长则是管枪杆子的人,省委书记要靠他维持省里的治安秩序,只有这样才能使全省的社会秩序保持稳定。也可以说担任这两个位置人,就是省委书记手下的哼哈二将。
  分析明白了这些情况,张家白是由衷的佩服穆国兴。作为一个政治上的对手,虽然张家白这一派人失败了,但是能够败在穆国兴手里,张家白认为还是值得的。谁让人家有本事呢?败了就要承认,更要有风度,坐在地上撒泼打滚那是泼妇才干的事情。
  正是由于这些原因,张家白这一段时间和任何人都不联系。对于穆国兴把纪检干部委派巡视制度这件事情,交给副书记海明心去主持也逐渐想通了。不让自己去心这些烦心事更好,反正现在已经爬到副部级高干位置上了,逍遥自在的混到退休,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张家白是这样想的,但是穆国兴却不会让他这样做。这一天张家白来到办公室又像往常一样,耳朵里塞上了耳塞,拿起儿子给他买的MP3摇头晃脑的听起了越剧。他感到现在是惬意极了,一切事情都让副手们去干了,省得自己心费力,还不会去得罪人。
  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张家白听的是太投入了,直到他的秘书敲门进来指了指桌上的电话,张家白才知道有电话来了。看了看号码,居然是省委书记办公室的。
  “我是张家白,请问穆书记有什么指示?”
  “家白同志,现在有时间吗?如果有的话,请你来一下,有项工作需要和你交换一下意见。”
  放下电话张家白有些纳闷了,既然穆国兴不准备用自己了,他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有什么工作要商量?以他目前的强势,谁敢不听他的?下个命令不就得了。
  张家白一直到了穆国兴办公室的门口,也没有猜出穆国兴找他商量的是什么事情,做了几下深呼吸,轻轻的敲了几下门,听到里面喊了一声进来,张家白才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走了进去。由此可见现在张家白确实是从心里怕了穆国兴,以前的时候,他才不会那么做呢。
  两人来到沙发上坐下,穆国兴说道:“家白同志,今天请你过来是有件重要的工作要交给你。”
  穆国兴说的倒是很直接,开门见山直来直去,这在其他的省委书记那里还是很少见的。如果是钱丰新在任的时候,他要不说上半个小时的帽子话,不把人给绕迷糊了,就不会露出他的真实目的的。
  “穆书记,你有工作就尽管吩咐好了,我保证按时完成。”
  “加白同志,你是一个老纪检干部了,现在还是中纪委委员。中纪委宋达飞书记在我面前还提起过你,说你在纪检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
  穆国兴讲的这句话很有分寸,提醒张家白他还是中纪委委员,同时又把中纪委主持工作的副书记宋达飞搬了出来,意思就是在告诉张家白,你既然现在还站在这个位置上,就要做点事情。至于说张家白在纪检方面很有经验,除了有给他戴个高帽的意思,还有一种意思就是交给他的这项工作一定是非常重要的。
  穆国兴讲完后,仔细的打量着张家白,十几天不见了,张家白的脸上滋润了许多,不像李胜斌那样憔悴,看来下台和没有下台的人,心理感觉就是不一样。
  “家白同志,省委督查室送来了一份报告,我也在上面做了批示,今天找你来,就是想与你沟通一下,咱们如何开展这项工作。”
  督察室的报告写的很明白,张家白看完之后略一思忖说道:“穆书记,根据督察室的报告来看,省直机关干部的工作作风也确实到了该整顿一下的时候了。”
  “家白同志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啊?”
  张家白不愧是一个老纪检干部,略一思忖说道:“穆书记,我认为要想整顿机关干部的工作作风,必须要采用抓典型这个老办法,弄出一两个顶风而上干部,进行严肃处理。”
  其实这个工作方法穆国兴早就考虑到了,他之所以让张家白自己讲出来,就是有一个请君入瓮的意思。你张家白自己说要抓典型,那就要请你自己去抓了。
  “家白同志的这个建议很好,我们是不是再发挥一下,请一些身体好的离退休老干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长期担任机关干部工作作风监督员,对省直机关所有的干部来一个全方位的监督。今后纪委的工作将会更加繁重,单靠你们纪委的那几个人就是跑断腿,成效也不会太大的。”
  “穆书记的这个办法好,现在那些离退休的老干部,除了打打门球扭扭秧歌整天都很闲,他们要是知道有这么一个能发挥余热的好机会,肯定会踊跃参加的。”
  张家白心里想的是,让那些老家伙们去对省直机关的干部进行监督,他们纪委就不用得罪人了,即便是一些人被抓住了,也不会怪到他张家白的头上。那些老干部做这些事情肯定是很认真的,看来穆国兴这个省委书记抓工作还真是有一套,很知道人尽其才,连那些老家伙也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