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亲子 95998888

第4160章 见一个人【7】

杰拉夫带来了药剂,给常明华喝了两瓶,常明华只觉身轻体健,浑身是劲。于是再次和杰拉夫一起往那钻石内注入魔法。
  毕竟常明华的魔力有限,很快他就感到魔力已经消耗殆尽,全身又酸又疼,杰拉夫道:“坚持,孩子,这样不断的激发你的潜力,你的魔力成长会很快的。”
  常明华只好极力坚持,直到最后痛昏过去,杰拉夫才带着不满的表情收起了钻石,转身离开。常明华一睡就是一天一夜,次日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昨天仔细剪过的头发眉毛再次长到了腰际,那眉毛延伸到了整个面部,挡得丝光不透,连眼皮都沉重得打不开。
  常明华叹了口气,忍住全身的疼痛,再次修剪了一番,洗漱停当,去厨房寻找食物。
  他在这里已经住了不少日子,厨房里有一名老妇已经见过他好几回,惊讶道:“你的胡子怎么长那么厉害,满脸都是?”
  常明华道:“这都是拜你家大小姐和三小姐所赐。”
  老妇道:“孩子,我劝你还是别计较了,快离开这里吧。生命圣教与阿尔瑞斯教向来水火不容,你在这里时间久了,恐怕会有麻烦啊。”
  常明华道:“谢谢你关心,但是我必需找回我所失去的。”
  老妇道:“孩子,你没有足够的能力,怎么能让别人听你的呢,你还是快走吧。”
  常明华道:“嗯,我会尽快离开的。”
  常明华嘴上说会尽快离开,却没有这样做,他在这里,一呆就是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凯莉来劝过他好多回,他却一点儿也听不进去。
  杰拉夫每天都会给他喝那些药剂,然后和他一起往钻石里注入魔力。那些药剂刚开始的时候作用很明显,后来常明华的精神力越来越弱,效用也递减了。常明华越来越承受不住那钻心的痛苦,所能释放的魔力一天比一天少。
  杰拉夫开始一天天增加给他的药剂量,进一步榨干常明华的精神力。
  常明华似乎深信不疑杰拉夫的做法,在他的坚持下,钻石内的魔力渐渐充盈起来,散发出乳白色的光泽。触摸那钻石,仿似有一种温暖,令人爱不释手。
  这一日,杰拉夫如常来到,常明华问道:“什么时候才能将它充满呢?这个过程太痛苦,我已经很难再坚持下去了。”
  杰拉夫道:“快了!依照目前的速度,也许,可能用不到几次就可以了吧。”
  常明华道:“我想我需要休息几天,我已经没办法再聚集魔力了。”
  杰拉夫道:“这没关系的,看看这个,它能令你立刻聚集大量魔力!”说着他掏出了一瓶狂暴药剂,递给了常明华:“快喝吧,这可不是以前的那些药剂可比,这一瓶,可是要卖一百金币的好东西啊!”
  常明华看着手中的药剂道:“花一百金币,你觉得值得么?”
  杰拉夫道:“怎么不值得,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啊!”
  常明华道:“为了帮我治疗,你花了这么大代价,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杰拉夫谨慎地道:“既然相遇,就是有缘,我们已经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了,你还提什么报答呢。”
  常明华冷笑道:“无话不谈!好一个无话不谈,我怎么觉得你对我有所隐瞒呢?”
  杰拉夫面色一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常明华道:“你这样帮我,难道就没有私心吗?”
  杰拉夫沉稳地道:“如果你觉得我有私心的话,大可拒绝。”
  常明华笑道:“很抱歉我有这样的想法,因为你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杰拉夫道:“是的,我的付出的确很大,但那是因为我实在不忍心看你这样每天死去活来的样子,所以想尽早结束,你也好早些解脱。”
  常明华感动地道:“原来是这样,看来的确是我错怪了你。那我们开始吧。”说完将狂暴药剂一饮而尽。
  杰拉夫道了声好,从怀中拿出木盒,取出钻石来,往常明华面前递去。
  常明华喝下药剂,道:“等一下。”
  杰拉夫道:“什么事?”
  常明华道:“我怕我等会儿又会昏倒,所以想现在送你样东西。”
  杰拉夫不解:“哦?”
  常明华打开包袱,取出一件宽大的衣服,道:“我得感谢这段时间你对我的照顾,可是我身无长物……你瞧,我打算送你的,就是这件衣服。”这衣服竟是连裤带帽合为一体,常明华拉开中间的拉链,缓缓穿在身上,全身被包了个严严实实,道:“这是我觉得最珍贵的一件衣服,它来自飞船,你觉得这件衣服好看吗?”
  杰拉夫道:“既然你觉得这是最珍贵的,又何必送给我呢?”
  常明华道:“是,你说的没错,这件衣服很珍贵,所以我很犹豫要不要送给你。”
  杰拉夫笑道:“你大可不必了。我是从来不缺衣服的,你还是自已留着吧。”
  常明华道:“那好吧,看来我不能把这件衣服送给你,那么……我送给你另外一样东西吧。”
  杰拉夫道:“好啦,你也别送我什么了,你还是安安心心地准备好释放魔力吧,因为狂暴药剂的药性就要发作了。”
  常明华道:“这怎么可以呢,难道你连我的一点心意也不领吗?”
  杰拉夫道:“那好吧,你究竟想送我什么呢?”
  常明华穿着那件奇怪的衣服,伸出同样被包得严实的手,手中握手一颗跳棋子般大小、浅绿色的珠子,递到杰拉夫的面前,道:“就是这个。”
  杰拉夫问道:“这是什么。”
  常明华道:“这是我在飞船上得到的一种药剂,叫做沙林六代。”
  杰拉夫不解地道:“沙林六代?有什么作用呢?”
  常明华道:“准确地说,这是一种神经性药剂,它是沙林的第六代升级版本,可以起到保护皮肤和延缓衰老的作用。希望你能喜欢。”
  杰拉夫道:“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狂暴药剂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别浪费时间,我们快开始吧。”
  常明华失望地道:“难道你对延缓衰老没有兴趣吗?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实在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好东西。那我们开始吧。”说完他随手一扔,那绿色的珠子掉落在杰拉夫面前的地上,骨碌碌滚动。常明华又踏了两脚,道:“见鬼去吧。”那珠子外层的塑料经此一踏,便破了个洞,绿色的液体随之溅出,散了一地。
  杰拉夫取出钻石,却猛然间觉得呼吸困难,双手发麻,双眼刺痛,眼泪直流,他忍不住发出啊啊的声音。
  常明华往后急退两步,惊叫一声,道:“杰拉夫先生,你怎么了?”
  杰拉夫迷惑地道:“这是什么东西?”
  常明华道:“不会吧,是不是你早上吃错东西了?”
  杰拉夫怒道:“你胡说什么!”
  常明华看着杰拉夫中毒,忍不住诳他是不是早上吃错了东西,以期拖延时间。
  杰拉夫道:“我双眼怎么看不清东西了,咳咳……”杰拉夫话未说完,已经觉得难以呼吸,大脑疼痛欲裂,全身不由自主地抽搐不停。
  他猛然意识到一定是那颗绿色的珠子,是的,一定是的。那绝不是什么保护皮肤、延缓衰老的东西,那是可以杀人于无形的烈性毒气!
  “不对!你这阴险小人,我要杀了你!”他愤怒地大吼一声,朝常明华扑去。可惜他现在才意识到,已经太晚了。他双眼已被严重毒伤,常明华的身影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已无法瞄准。
  常明华也是胆膻心惊,沙林毒气他知道,那是一种恐怖的化学武器,能够快速使人丧命。但沙林六代效果如何,他就不得而知了。若是杰拉夫能坚持上哪怕是多一会儿,自己恐怕就小命不保了。
  此时他见杰拉夫在这种情况下仍能向他扑来,急急往后退去,一下撞开了虚掩的房门。房门外听门缝的吉娜惊叫一声,被撞倒在地,大叫道:“常明华,你对我二叔做了什么?”
  常明华吓了一跳,吉娜的魔法虽不厉害,打败他是绰绰有余的了,他只得又往房内躲去。
  房内的杰拉夫在一扑之下,已尽了全力,现在他倒在地上,精神迷离,身体不住抽搐。原本放于他怀内的木盒滚落开来,散发着白色光泽的钻石掉落在地,常明华绕开杰拉夫,一把抓起钻石,再次奋力向房外冲出。
  吉娜虽在门外,却也吸入了一些毒气,此时只觉胸闷头痛,眼泪直流。她忍住痛苦,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抓住常明华的衣袖,道:“你别跑,你到底对我二叔做了什么?沙林六代到底是什么东西?”
  两人几番撕掉,那无色无味的毒气渐渐溢出房外。吉娜越发痛苦起来,最后一阵天旋地转,倒了下去。
  常明华挣脱了吉娜,狂奔到院中,施展阿尔瑞斯之力,在狂暴药剂的帮助下,如一头展翅的雄鹰,头也不回地往城外飞去。
  费杰利亚城是一个拥有五十万人口的大城,在这个几乎没有高楼的世界里,这样的城市是难以想像的巨大。常明华越飞越高,但那视线的尽头仍是一眼望不到边的住宅。他无奈地降低高度,因为那种魔力耗尽时所带来的痛苦感已经渐渐升了起来,最后他只得朝一处高塔顶层开着的窗户内落去。
  眼看就要接近窗户,一道气劲直撞过来,常明华感觉像是撞到了一个无边无影的弹簧床内,身体在空中打着旋弹飞了出去。
  他努力控制着平衡,尽可能慢地向后方落下。那痛苦的感觉袭卷而来,他魔力已尽,在即将落地时再度陷入了昏迷。
  常明华醒来已经是一天之后了。他拨开眉毛,睁开眼来,见自己处身于卧榻之上,被面织锦,兽走鸟飞,内裹新棉,十分温暖。再看室中,窗明几净,家俱油亮。屋角堂中,几株不知名的花草静谧芬芳。墙壁上悬着几副风景画卷,竟似是自己十分熟悉的泼墨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