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励志 拉菲2测试

第8498章 偷袭长兴峪2

“……”岳芳菲胆怯的低头不语。
   “还有,这两天我已经派人调查了你,发现你的背景干净到什么也查不出来,唯一可以了解的,就是你现在就职我的厉恒影视,被人安排在白雪的办公室,这一切会不会太巧了?”挑眉,深深的看着岳芳菲,他继续说道:“岳小姐,白雪总是和我提起你,说你善良干净,人的性格是很难改变的,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做不出来,至于你背后的人,你想保他我不会阻止,但是我厉擎天有能力查出来!”
   一杯茶下肚,他已经起身,走到门口处,回头意味深长的说:“岳小姐,也许你有不得已的苦衷,之前陷害白雪,后来你良心发现才会打电话告诉我这件事,而今天我不得不说出我的想法,白雪当你是朋友,她很在意你的感受,所以嘱托我在你有困难的时候出一把力,如果你有需要,这个是我的私人电话,再见!”
   将铂金名片轻轻放在地面上,他看得出岳芳菲心里的想法很坚决,问是问不出来的只能想其他的办法才行得通,看看手表已经七点半了,他的脑海里全是那个痴痴的小女人,一抹邪笑荡在嘴角,厉擎天迈动大步离开包房。
   夜幕降临,白雪感觉无所事事便打开电脑,欢乐的斗起地主,几盘下来欢乐豆如流水般进了别人的腰包,她仰天长叹:古语有云,情场得意,赌场失意!在理在理……
   挂着qq,最近她的人气似乎大不如前,尤其是凌云诺那丫头无论在美国还是国内,只要看到她上线就会第一时间冒泡出来,现在这丫头似乎消失了一样,点进她的空间似乎很久没有装饰过了,她不是很喜欢搞那些小玩意儿吗?
   微博很久没更,说说很久没更,日志也很久没更……
   哈哈,难道这丫头也学会成熟了?
   白雪用小手支着脑袋,从前再忙,每个星期姐妹两个也要小聚一次,现在都快一个月了,还真有些想诺诺了。
   看着灰色的头像,白雪犹豫了一会儿发去一个“笑”的表情。
   没有回应。
   看来不是隐身,索性发一连串“哭”的表情:诺诺,我要开始刷屏了!
   表情占了整整一个屏幕,白雪才满意的收工,继续斗地主。
   几秒钟后,灰色的头像闪动,凌云诺居然真的在隐身!
   连忙点开对话栏,就看到一句留言:“你在哪里?”
   “玫瑰苑啊!你呢?”
   “……一个地方。”
   废话,白雪灌了口水,这丫头故意玩神秘,连忙又打出一排字:“诺诺,我好想你啊!什么时候见一面?”
   “等我这边稳定了再说。”
   白雪努努嘴,好像很神秘的样子:“你要在家,我就杀过去找你!”
   “不要来,我不在那里,我没有家!”
   白雪痴痴的望着屏幕上最后闪动的四个大字“我没有家”心中莫名发慌:“诺诺,你说什么呢?是不是和大哥生气了?”
   那头停顿了很久都没有再来消息,白雪焦急的打字过去:“诺诺,你到底怎么了?有事和我说……”她心虚的咬着嘴唇,厉家有什么事是她可以干涉的,尤其是大哥厉擎风的事情!
   又过了几秒钟,凌云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转移话题:“小雪,你和厉擎天离婚了没?”
   “……”发了个省略号,白雪心里酸酸的,敢情她的朋友们都这么希望两个人离婚啊,梦莫然是,辛蒂是,凌云诺也是:“我决定给他最后一次机会,还有诺诺,我和他在一起了。”
   发出这句话,白雪心里是希望得到祝福的,毕竟她和厉擎天从八岁认识到现在十四年了,彼此怨恨过,冷落过,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而她想到第一个分享喜悦的人就是凌云诺。
   等了半晌,凌云诺终于给了回复:“你了解厉家人吗?”
   白雪满心的热忱被浇了一层冷水,祝福没得来,还被质疑,凌云诺到底安得什么心,“噼里啪啦”又是一排字:“诺诺,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还有事,先不聊了!”连个再见的表情都没发,凌云诺的头像彻底不动了。
   白雪气急败坏的关掉电脑,本想拨通凌云诺的手机号码劈头盖脸的骂过去,下一秒她改变主意了,凌云诺似乎和大哥之间不太愉快,她不能在别人痛苦的时候再划一刀。
   将手机扔到沙发上,她仰面也倒在上面,八点了,厉擎天应该快回来了吧。
   门铃准时响起,她难以压抑心中的思念冲到客厅门口,连电子镜头都没来得及看,便打开门。
   “额……”一只大手强行扣住她的手腕,灯光下一双和厉擎天一样的桃花眼中怒气腾腾的看着她,男人英俊的面庞带着杀气,分分钟那只扼住她的手加大力度,白雪只感觉手腕被捏碎,一阵撕心裂肺的痛。
   接着是一阵声嘶力竭的怒吼:“她呢,她呢?你把她藏哪去了?”
   白雪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厉擎风:“大哥,你要做什么?”
   厉擎风情绪失控,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云儿呢,云儿呢,你把我的云儿藏哪去了?”
   白雪痛入骨髓,眼泪直打转转:“大哥,大哥,你冷静点,你先放手。”下一秒,她反应过来:“诺诺,不见了?”刚才她还和凌云诺聊qq,诺诺似乎真的不在家!
   “我知道你们最好,她一定在你这里!”厉擎风突然松开钳制她的大手,鞋也不脱,往里就走。
   身后几个黑衣保镖也跟了进来,十分嚣张的闯进每一个房间,搜人!一瞬间,整个玫瑰苑一片混乱,沙发被推倒,衣物到处乱飞,甚至连厨房冰箱这样的地方都不放过,半个小时之后,这些黑衣人又整齐的排列成一行,低头不语。
   “你也找过了,大哥。”白雪屏住呼吸:“我不知道你和诺诺到底怎么了,她又为什么会不在家,你夜晚私闯民宅,弄得鸡飞狗跳,是不是有失你厉家大少爷的身份。”白雪怒不可遏,盯着发丝凌乱的厉擎风,那个在商界叱咤的厉家现任掌门人,为了一个女人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白雪一字一顿道:“大哥,这不像你!”
   一句话,射进厉擎风的心里,他愠怒的双眼中渐渐失去颜色,黯淡无光的看向白雪:“她跑了……”蹲在地上,厉擎风双手抱头,脆弱的像个孩子:“她离开我了。”
   “……”白雪有些失神,厉擎风和厉擎渊是属于隐藏比较深的男人,他们不会像厉擎天在特定的场合有过激的表现,可今晚的厉擎风确实和平时很不一样,从前他都是高高在上,现在却像一个爱情的乞丐,白雪看着都心酸:“大哥,你和诺诺之间到底怎么了?”
   “……”厉擎风保持沉默,只是目光闪躲,没有着陆点:“我们,只是吵架了!”
   直觉告诉白雪,没那么简单,记得当初凌云诺为了他两肋插刀自愿嫁给厉擎风,帮助他继承厉家主人的位置,一年契约期之内,他们相敬如宾从未吵过架,只是从最近一段时间开始,凌云诺的情绪很不稳定,甚至常常会咒骂他,他们之间一定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才会这样。但在这之前,她不准备告诉厉擎风刚才和凌云诺聊天的事情:“大哥,我一直都和擎天在一起,很久都没有见过诺诺,里里外外你也搜过了,没有就是没有……”
   “不可能,即使她不在你这里,你也一定知道她的位置……对,手机,你们一定有联系!”几步上前,骨节分明的大手已经伸向她的睡衣兜兜里,白雪穿的依然是Hello Kitty,虽然包裹严实,被其他男人拉扯,让她倍感耻辱,她的小手一起伸进兜兜里抢手机,那是她的隐私,隐私懂么?谁都不能给看!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磁性的男声从门口传过来,两人同时回头,厉擎天桃花美目此时氤氲着怒气盯在他们身上。
   分分钟另一只大手已经将白雪拉到他的怀中:“他干嘛伸手进你的衣服兜?”
   白雪小鸟依人的将头埋进他怀中,娇嗔了一句:“大哥抢我手机……”
   厉擎风显然被二人亲密的程度咋舌,愣了半晌,才道:“你们夫妻还真是情比金坚啊?”眼底说不出来是羡慕还是嫉妒。
   “彼此彼此。”厉擎天瞥了他一眼,余光显示扫到一干黑衣保镖,笔直的站在一旁,随后看到一房子的凌乱。
   “大哥。”他的脸瞬间沉下来,简直又黑又臭,将怀里的白雪抱紧些:“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大晚上跑到我家里欺负我女人不说,把房子搞得天翻地覆,你是见不得我过得舒心,还是你自己过得太平静,想没事找事?”清冷的目光定格在厉擎风的脸上:“恩?”
   “我是来找人的。”厉擎风退后两步,三人之间分开了一段距离:“云儿,不见了……擎天,我的云儿……不见了。”平日里无比深沉的声音此时不在平静,细碎中听得出焦虑。
   厉擎天愣住几秒,松开怀中的人儿:“怎么会这样?她是不是出去旅游了?她以前不是经常喜欢到处跑?”
   “不会。”厉擎风很笃定。
   “也许她只是想出去走走……”白雪不敢直视那幽深的眸子,诺诺说她确实不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