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 恒峰g22最新

第6341章 你想让我今晚和你一起睡?

那白衣男子和他身后剩下的白衣人伫立在暴雨中,一动不动,仿佛在等什么人。果然,不一会儿,一个黑衣女子从远处向这边急射而来。白衣男子的目光看到她,本来清冷的双眸蓦得又冷了几分。
   “冷公子,我来晚了。刚才我被那几个暗卫缠住了,我好不容易才制住他们。”来人气喘的急急解释道。这正是冷梭云和水堂主。
   “来了就好!你先进去刺探下情况。至于安全,你不用担心,这些死士会保护你的周全!”冷梭云强压心中不满,对水堂主冷冷道。
   “好!”水堂主激动的答道。一双鹰眼迸射出兴奋的神色,并没介意冷梭云的冷淡。她是一个野心很大的人,本来她进风云堂的目标就是想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没想到,一个欧阳询就压得她没办法大展拳脚。后来又来了一个司徒影,那个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伙子仗着自己的师父同兔雨轩关系好,竟然也对她指手画脚。她彻底是对兔雨轩失望了。正好这时结识了冷梭云。由他引见了五皇子。看五皇子身后的势力和本身的魄力。经对比,她觉得五皇子够心狠手辣,而兔雨轩最大问题是心太软。她认为这个世界只有心够狠的人才能成为强者,而只有强者才能给到她想要的权力。因此,她毫不犹豫的抛弃了曾经对她有救命之恩的兔雨轩,投在了五皇子的麾下。
   水堂主收起心神,对冷梭云沉声道:“我带人先去了!”冷梭云轻一颔首,水堂主便带人向风云堂方向射去。
   水堂主来到佛像前,打开石门,带着一行人鱼贯而入。她小心翼翼走在前面带路,警觉的观察四周。她发现以前石壁上的夜明珠已经被火把所代替。她感到有些奇怪,不过也说不出为什么。
   水堂主一行人,出乎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的顺利来到水云堂石室门边。他们迅速紧贴门边,摒住呼吸。听见里面传来暄闹的声音,似乎有许多人。水堂主暗自得意,果然不出她所料,她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笑容,给她身边的死士打了个手势。那死士明了,领命悄然而去。她又命剩下的死士原地待命,自己则偷偷的潜入石室。
   石室内人声鼎沸,全国各分堂主要人员都齐聚一堂。因一年都有一次这种聚会,大多人虽不是很熟悉,但基本都认识。结果认识的都高声打着招呼,熟悉的则在一旁窃窃私语,所谈话接题均是这些天一系列的生意转让和卖出事情。个个心里都在盘算,或担心,或猜疑,或观望。
   欧阳询和土堂主站在上首,同时瞟到水堂主闪进来的身影,两人对望着笑了笑。两人眼神交流,欧阳询眼底讥笑‘主角入场了!’土堂主眸底满是顽色‘有好戏看了’。
   正戏开始,只见欧阳询走到石阶上首中间,朗朗肃色道:“各位堂主!大家静一静,先听我说!”
   下面嗡嗡的一片,听闻,立刻安静下来。纷纷转身按阶位站好,然后向欧阳询望去。
   “我想,各位堂主,一定很奇怪最近我给你下达的这些奇怪的指令。”欧阳声音突然变得沉重,“我想大家已经猜到了七八分。自从总堂主被害,风云堂就失去了主心骨,现在的玲珑少主年龄还小,并且是一界女流。我同她谈过了,她表示,不愿插手风云堂事务。不得已,我们商量后决定,遗散风云堂!”
   众人立时都惊骇得当场呆住。大部分人虽猜到七八分,但真的到来,他们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特别是一些元老级的人物。躲在最后的水堂主听闻这个消息,一脸纳闷,看前几天兔玲珑雄心勃勃的模样,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转变想法!这是怎么一回事?心底有一丝丝不安升上她心头。
   “金堂主,虽然总堂主不在了,但你不是还在吗?我们不能让兔家这百年基业毁在我们手中。”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元老人物痛哭流泣的站了出来,他激动的全身发抖。引起众人一片附合声。立时室内充满悲凉的压抑气氛。
   欧阳询更是一脸沉重,缓缓道:“高副堂主,所言甚是!只是你可想过,如今的风云堂内忧外患。内忧众位都应明白,风云堂这几年都艰难维持,如今已入不敷出了。外患我想我也不用多说,以前五皇子和冷府阴狠手段,我想你们也听说了,许府当年就是不把旗下的赌场买给他,结果一家五十多口被血洗。”
   底下一片哗然,这五皇子向来以心狠手辣闻名天下。一直以来风云堂有兔雨轩这个附马在,他还有所忌惮。如今兔雨轩一死,风云堂就没有人能与他抗衡的,就算是欧阳询,他的主要实力也是在东辰国。一个心狠手辣的五皇子已经令人胆颤心惊了,再加上一个以冷血著称的冷府。那更是让人闻风丧胆。众人思前想后,现在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这样化整为零,目前来说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了!
   正当众人在那冥想时,土堂主听到室外传来许多弱不可听的啐啐声。看来来人不少,他警示的望向欧阳询,欧阳询也觉察到了,会意点点头。他咳了一声,稳声道:“今天聚会到此结束,详细的情况,木堂主会给各位堂主一个交代。好了!大家快点跟着木堂主从密道出去!”
   众人看着说话仓促的欧阳询,心中虽有疑虑,但还是按他说的做了。
   躲在众人身后的水堂主,见此情况,跳了出来。鹰眼露出凶光,狂妄的厉声叫嚣:“都给我站住!你们今天谁也别想离开!”话说间,石室内闪进一片白衣人把众人团团围住。
   众人看着这突变,惊得噤声,各自猜测这是怎么回事?
   “那不是‘冷面罗刹’冷梭云吗?”不知谁叫了起来,众人脸上都满是惊慑看向门口。
   只见一个眉如剑锋,眸若星辰的白衣男子缓步踱了进来。如果不是一脸冷酷,标名生人勿近!这会是一个颠倒众生,人见人爱的帅男。谁会想到他就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冷面罗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