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计算机网络 5297游戏平台

第3512章 及笄1

少女的祈祷并没有引发奇迹,现在这种情况,连血屠都无力救援,怎么可能会有人阻止得了陈星空?
   于是,她只能认命,乖乖坐在后驾驶座上,平时任性的有些无法无天,就是因为没有人敢压她,谁若对她凶,马上就会被她报复,加上她身份上的问题,所以过去的任性都没有被人指骂,现在被陈星空一凶,效果倒是出奇的好。
   陈星空也松了口气,如果继续和少女纠缠的话,恐怕血屠也可能追上来吧。
   裁决者的速度绝对堪称的上神速,最高速度可达迪兰D-11的两倍,这样的速度完完全全的甩掉了后面的追兵,然后突破了赤峰市,冲上了高速路。
   这感觉,非常的奇妙。
   有了机甲骑兵,陈星空接下来的计划也较好实现了,他从怀中取出怀表,然后从怀表后背拆开,一张小纸片从中掉落,陈星空将纸片拿起,上面一片空白,这是为了保险起见,防止纸片落入别人手中暴露了研究所的位置。
   将手指咬出血,陈星空的血滴落在纸片,纸片当即发生了变化,被鲜血浸染的地方慢慢显现出字迹来,写着五个字——长江三角洲。
   研究所的位置在长江三角洲吗?
   小时候父亲将怀表送给自己的时候就说过,等到自己成年后可以知道研究所的位置,但是知道位置后,却不知道具体的位置,那么到了长江三角洲应该怎么做?
   不清楚后续,陈星空还是决定先去长江三角洲看看情况。
   “喂,那个,你要带我去哪儿?”
   陈星空完全没有搭理少女,少女嘟着嘴,继续缩在后驾驶座,生怕陈星空一怒就把自己给办了,绝对不能让一个下贱愚昧的地球人玷污了自己!
   从赤峰市到长江三角洲,这距离,有些路途遥远啊!
   这样的距离一日内是没有办法到达的,总之得先得准备一些干粮。
   这里距离通辽市好像并不远,但是通辽市的话,似乎就是北京军区的范围内了,自己现在处于完全中立,也就是两头不通,无论是开普勒还是北京军区都无法接纳自己,自己现在只能先找到母亲。
   不过,通辽市虽然在北京军区范围内,但是并没有设立过多的防御措施。
   先去通辽市准备一些生活必需品好了。
   可惜了开普勒的机甲骑兵内并没有装载GPS地图,陈星空只能用自己记忆中大概的地图进行行动。
   不过可能今天陈星空的运气真的很好,一切都很顺利,可能是所谓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没想到瞎蒙也能到达通辽市,陈星空也是没想到自己真能找到。
   通辽市因为已经被敌人占领过了,所以并无一人,整座城市冷冷清清的,毫无生机,天空仿佛被染上了一层黑色,看上去寂静恐怖,就像一座鬼城。
   比想象中的要更冷清一些。
   陈星空看着道两边的情况,问道:“你今夜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你要做什么!”少女连忙护住了自己的胸前,一脸警惕的看着陈星空。
   “没,只是今天可能要熬夜,我觉得你可以先休息一下,”说完,陈星空转过身抓住了少女,连给少女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将少女敲晕了,至于会不会得脑震荡,这就不关陈星空的事情了。
   陈星空进入超市当中,拿了许多保质期较长的食物,又拿了两箱矿泉水,然后用一个背包塞了几件衣服,想了想,又塞了几件女装进去,总不能让人家堂堂伯爵之女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吧?
   将这些东西都塞进了机甲舱,机甲舱就显得有些拥挤了,至于前驾驶座倒是挺干净,东西都集中在后驾驶座,这样就不会影响操作了。
   弄完这些,已经凌晨三点了。
   少女发出轻微的呼吸声,似乎是睡着了,陈星空做好防护措施,以防少女在自己休息的时候偷袭,这才开始休息。
   直到早上七点,陈星空才醒来,真正的睡眠时间也不过四个小时罢了,但是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通辽市虽然没有北京军区的防御部署,但是终归是北京军区的范围内,说不定会有北京军方的人到通辽市来,要避免战斗。
   后驾驶座的少女抱着背包还在香甜的睡梦当中,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东西,嘴角都流出了口水。
   忽然,机甲骑兵一震,少女惊醒,连忙查看周围的情况:“发生了什么?”
   “……”陈星空对少女这样的反应实在有些无言以对,第一次看到俘虏如此的自然的缘故吧?
   少女看见了前驾驶座的陈星空,才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暗自懊恼自己为何不听血屠的话乖乖呆在房间里,地球真的好可怕,虽然有漂亮的植物。
   啊啊啊,如果可以重来一次,自己一定会乖乖听话!
   只可惜,少女的期盼终将落空,人生不可能再来一次,已成事实的东西也不会改变,她的的确确的成为了俘虏。
   “看什么看!”
   “没,就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俘虏,有些惊讶。”
   少女才想起来自己身为俘虏,好像一点儿俘虏的样子都没有,那么记忆当中的俘虏是什么样子呢?
   “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忽然大叫起来,陈星空手上的动作停止,十分诧异地看着少女。
   少女红着脸指着陈星空骂道:“臭,臭流氓!你竟然想那种事情,我才不会做呢,你还是杀了我吧!”
   “嗯?”陈星空一脸疑惑,完全搞不明白少女到底在想些什么。
   随后,少女也觉得自己失态了,深呼吸几口气,将平时父亲教导自己身为贵族的修养拿了出来,端正坐在后驾驶座上,态度严肃道:“我劝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少女这么严肃的说着,连陈星空都有些好奇,身为俘虏应该是什么样子了,不,是在少女脑中俘虏是什么样子。
   停下了机甲骑兵,陈星空转过头问道:“你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好帅!
   少女心一下子泛滥了出来,少女整张脸都涨红,这并不是生气,而是羞涩,这个地球人竟然如此帅气,怎么办,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等等!这个地球人的眼睛……
   “你也是开普勒帝国的人民!?”
   少女忽然大叫起来,陈星空堵住了耳朵,这个少女为何这么容易激动,真是受灾了。
   “嘘,”少女松了口气,那贵族的修养荡然无存,拍拍陈星空的肩膀道:“真是的,早说啊,何况你这么的帅气,早说自己是开普勒帝国的人民就好了么,害我担心受骗的。”
   陈星空马上将少女的手拍开,然后用枪指着少女:“希望你能认清你自己的立场,你只是俘虏而已。”
   “而且,我并不是开普勒人,我是地球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别开玩……”少女正想反驳一句,但是陈星空的脸异常的坚定,让少女犹豫了,这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卡在喉咙里,然后咽了下去,因为她从陈星空眼中,看到了真实,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眼前这个人是地球人?不可能啊,这眼睛明明是开普勒人!
   少女带着疑惑问道:“那么,请问你今年的岁数是……”
   “十八。”陈星空回答的干脆利落,没有一点儿隐瞒之意。
   伸出手指好好计算了一下,少女的脸当即变得铁青,十八岁,十八年前带着实验成果逃走的爱德华?易斯,眼前这个人,是他的儿子?